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俄羅斯暖男 為愛來台當賣菜郎

凌晨2點半,多數人已進入夢鄉,座落在萬華萬大路上的第一果菜批發市場卻正熱鬧著。

小小的拍賣台前擠滿人潮,討價還價聲音此起彼落,「20塊...20塊...20塊半!」拍賣員戲劇感十足地揮著手臂、用台語激昂地喊出價格,等著承銷人或拋或遞的送上承銷章,放上機台掃描、印出交易傳票。

擁擠的人群裡,尤禮一頭棕髮、白皮膚、深凹眼眶、高挺鼻樑的外國人臉孔特別顯眼,他來自俄羅斯,與本土味十足的菜市場有些格格不入,但這裡的遊戲規則他熟得很。

站在拍賣員身後若有所思,突地轉身竄進狹窄的蔬菜箱間小道裡,近190公分高的身影熟門熟路地疾走,飛快看了幾件高麗菜品質,又回到拍賣台前加入競標,想要的貨下手快、狠、準,不枉體內流著戰鬥民族血液。

邊賣菜邊學中文

「如果貨多,先看價錢再決定,如果貨很少不管什麼菜都要搶。夏天空心菜、地瓜葉都很好賣,冬天一定要買菠菜、大陸妹。」分析得頭頭是道,但最初尤禮連看都沒看過這些蔬菜。「我們俄羅斯沒有那個菜,我也不懂怎麼吃。像苦瓜、絲瓜都是到台灣才學的。 」

2012年,22歲的尤禮為了在美國遊學團打工遊學時認識的女友、現在的老婆張又云一句:「我不想要住國外。」他隻身飛了7000多公里,從冰天雪地的莫斯科到達這幾乎沒有冬天的小島。念程式設計的他只學3個月中文,語言不通加上年紀尚輕,找工作頻頻碰壁。「我有心理準備很難找工作,可是我會想辦法。」

那時岳母開設團膳公司,大冰箱裡不時有著批來的蔬果,看到多的貨,他決定要擺攤賣菜。「我疊兩個塑膠籃子,上面放菜就開始賣。」菜名不懂、售價不了解,一開始沒賺錢就算了,甚至還賠本。但也不是沒收穫,市場的婆媽們看見一個少年阿兜仔在賣菜,不管是好奇或好心,多少都會來交關,買的不多,搭訕聊天的倒是不少,3個月後,尤禮中文進步神速,甚至可以用洋腔洋調的台語招呼「來來來,高麗菜10塊!」

但小賣賺得少又不穩定,幾個月後尤禮請老婆帶他到附近餐廳看會用什麼菜,想批貨販售,張又云陪著丈夫四處找機會。「剛開始很多客人會說你們菜很貴、很少,或說沒辦法跟我老公溝通,其實是原本就有配合的廠商,我們只能每天不厭其煩地一直去問、一直去問。」

收入豐但工時長

這幾年經營下來,終於客源固定了,一個月10萬元左右的收入也算穩定。但尤禮幾乎全年無休,「這個工作沒有很多人喜歡做很久,很累啊!我生活只有工作跟睡覺而已。」每日凌晨2點半上工,天亮後四處送菜,颱風天樹都倒了也得使命必達,工時最長曾達15小時。也不是沒想過轉行,但要找到同等薪資養家糊口現在還是有些困難。

這天要送的點少,尤禮預計中午收工,但臨時遇到店家休息,預買的蔬菜得先試著脫手,只能問問其他客戶。「今天的紅蘿蔔不錯,你要不要?還是要菜豆?」從貨車上搬下一箱重達20公斤的高麗菜,再撿些洋蔥、紅蘿蔔放上推車,冒著大雨從後門送進餐廳廚房。

原本敲鍵盤的手,5年來因為每日搬重物結了厚厚的繭,菜的鹼性還有附著的泥土也讓手掌留下洗不掉的黑色污痕。回到家,老婆牽著他的手有些心疼,尤禮卻沒有很在意,這些都是他一個人在陌生國度,撐起屬於他自己的家的印記。

資料來源:台灣壹週刊

一位大學副教授的坎坷人生

四十九年前,太行山區、晉冀豫交界處的一個山村,一個男孩呱呱落地於一戶貧寒之家。身處偏僻山村的他,小時候以為這世界就是自己和臨近的幾個村莊,岳中生童年的記憶就是拾柴禾,給豬挖草,放羊。

出身貧寒的岳先生從小就踏實、勤奮,學習成績一直在班裡名列前茅,1986年以優異成績考入鄭州大學,刷新了所在高中的高考紀錄。1993年,岳先生考入天津外國語學院攻讀碩士;並於1996年執教於中國民航學院外語系。

那時候,躊躇滿志的他,正打算大展宏圖,創一番事業,1999年一場突如其來的「運動」從天而降,打破了他平靜的生活。風華正茂的岳先生,就因為堅持講真話,而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挫折、磨難,包括失去教職、生活困頓,幾度漂泊。

2017年7月,他輾轉來到溫哥華遊學。自此,一顆疲憊的心總算安頓了下來。

日前,岳先生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向記者分享了自己坎坷人生背後令人心酸,也讓人感佩的故事。

愛上自己的職業--大學老師
岳先生碩士畢業剛找工作的時候,第一考慮並不是進高校教書,而是進外企掙錢。

當時,每年的碩士生很少,除進重點大學有一定難度外,進普通高校當老師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受商品經濟大潮的影響,岳先生很想憑自己的英語專長,進一家不錯的外企,有一番作為,然而由於各種原因未能如願,於是他決定先進高校,把家庭安頓好,等有合適機會再跳槽。

就這樣,1995年12月,他很不情願到中國民航學院報到,成為外語系的一名教師。

令他欣喜的是,校園裡清靜的環境,以及與學生一起探討知識的氛圍,讓他很滿足。不久,他輔導了外語系三位畢業生的論文,其中一位女生離校前特意把自己的一張照片送給他,並在背面寫下感人的贈言,感謝他的細心指導,稱自己受益匪淺。

學生發自肺腑的話語,讓他深受感動,他心中產生了一種強烈的職業自豪感:原來,當一名老師感覺這麼好啊。從此,他改變心態,再也不想什麼跳槽了,而是潛心於鑽研學術,鍾情於三尺講台。

為了提高自身素養,他一本接一本地閱讀英文原著;通讀《新英漢辭典》;制訂攻讀英語博士的學習計劃,開始涉獵文學、語言學、翻譯學、美學......

如果按照這一條道路發展下去,他應該過一種很愜意的教授生活,甚至很有可能在學術上有所建樹。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接下來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他的人生軌跡,從此劇變。

不願說假話,險被戴手銬抓走
岳先生在安心教學的同時,卻也有兩大苦惱:一是夜裡睡覺多夢,睡眠不好;二是牙疼,不定期會犯,有時半夜睡不著覺,異常痛苦。

後來在別人推薦下,岳先生修煉了法輪功,結果不治自癒,讓他非常意外。從此開始和單位同事一起正式煉功。同時,用「真、善、忍」的標準,不斷地衡量自己,修正自己,努力工作,照顧家人,贏得了周圍人的普遍尊重。

不料,1999年7月,中共當局開始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誣蔑,對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人開始瘋狂的迫害,抓捕。

轉年,各大高校開始在搞人人過關,逼迫所有教職工寫保證,必須表示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當岳先生接到這個通知時,心裡不禁嘀咕:這不「文革」嘛,當年文化大革命不就是這麼搞的嗎?於是就沒寫。這下惹了大禍了。

當天,外語系就把這個情況報告了保衛處。保衛處給岳先生打電話,讓到保衛處一趟。岳先生到院辦公樓三樓的保衛處,看到了處長劉路江。劉陰沉著臉,頗有深意地問:「岳老師,你(對法輪功)什麼態度啊?」雖然岳先生從心眼裡覺得法輪功讓人身心受益,就是好,但當著保衛處長的面,又不好直說,怕發生正面衝突。就說了句:「我沒有態度。」劉說:「沒有態度也是態度嘛。好,你回去吧!」於是,岳先生就回家了,以為這事就過去了。

不料,剛到家一會,接到電話,說讓再去保衛處一趟。岳先生想可能也就是再去當面解釋一下,並沒有當回事。等到走進保衛處的一間辦公室後,進來兩個陌生人。他們先簡單問了一下他情況,然後突然開始高聲訓斥,房間裡的空氣一下子緊張起來。「我們是天津公安局四處的!知道為什麼來了嗎?就是來抓你的!手銬就在樓下的車裡。就看你今天的表現了!」岳先生平時只知道認認真真教書,哪和什麼警察打過交道啊,一下子懵了,突然意識到事態非常嚴重。

而那一邊,保衛處則把岳先生的太太也從她工作的小學校叫過來,在旁邊一間辦公室裡對她威脅、恐嚇。岳太太哪見過這陣勢,當時被嚇哭了。

最後,在天津市公安局、校保衛處的軟硬兼施下,岳先生被迫違心地寫了一個不再煉功的所謂保證,才被放過。因為第二天全校正好開始「五一」放假,校保衛處又給他一個人專門辦了一週的洗腦「學習班」,這才算勉強「過關」。

在中國講真話的後果
上次的事情雖然過去了,但岳先生卻為自己未能頂住壓力,違心寫了保證而深感後悔,認為那是自己一生的恥辱,因為做人應該誠實。

2005年初,當他教的英語大專生即將畢業時,他想:師生一場,畢業之後各奔東西,可能後半輩子連見面都很困難了;作為教師,如果不把真相告訴他們,如果任由中共對法輪功誣蔑式的宣傳毒害學生的心靈,那是自己的失職。 於是,他利用最後一次上課的機會,把真相光盤等資料給了部分學生。不料被一些不明真相的學生舉報,2005年1月12日,岳先生被當地新立村派出所拘留,第二天被關進天津市拘留所。

這是岳先生有生以來第一次失去人身自由。在戒備森嚴的拘留所裡,岳先生內心非常恐懼。高高的圍牆,厚重的鐵門,嚴厲的管教,同屋被關押的臉色蠟黃、下手很重的吸毒犯,讓人心驚膽戰。

警察:律師敢辯護 我們就抓律師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但中共並未停止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蔑,並未停止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同時,很多人被中共的虛假宣傳所迷惑。而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的推出,從根本上闡述了共產黨到底是怎麼回事。岳先生認為,《九評》可以讓迷信中共的人頭腦清醒起來。於是,他匿名將《九評》寄給校領導,希望他們了解真相。不料,被校保衛處長、教務處長舉報。2006年2月16日,岳先生再次遭到非法抓捕、抄家,並被關進東麗區看守所。

當東麗公安分局提審時,岳先生鄭重提出要請律師為自己辯護,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現場的警察李偉當即回應:「如果律師敢給你辯護,我們先把律師抓起來,」氣焰十分囂張。

東麗公安分局決定對岳先生進行勞教處罰。在天津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聆訊時,岳先生表示對勞教決定不服。他指出,如果東麗公安分局認為本人確實擾亂了法律實施,則必須出示自己違法行為的證據,應指證校領導收到的信件內容中哪些是憑空捏造、違背事實的,或違反了國家什麼法律,哪些條款。然而,在場人員連原始證據都不出示,也不說明岳先生究竟違反了什麼法律條款。就這樣,岳先生被誣判勞教一年零三個月。不久,被轉到天津市清泊窪勞教所。3月7日,又被轉到天津市雙口勞教所。

此時,他沒有想到,一場更大的災難在等著他。

拒絕「悔過」 被打斷九根肋骨
在雙口勞教所的當天,岳先生就感受到了高壓、恐怖的氣氛。

新進人員需辦理入所手續,幹警逐個登記個人信息。當有的人動作慢了一點的時候,幫著幹警維持秩序的勞教人員(也被叫做包夾)就會大聲叫罵,或過去抬腿就踢一腳。而現場幹警則聽之任之,根本不管,彷彿什麼也沒發生。

辦完登記,新來人員分成幾個班,被命令進房間坐馬扎(一種可折疊的簡易小木凳)。包夾人員史書澤挨個問因為什麼進來的。當問到岳先生的時候,他回答是因為煉法輪功被抓的。史問要不要寫悔過書,岳先生回答自己是冤枉的,還想復議。史當即罵了一句,隨之一拳就打過去,正打在岳先生的臉上。

後來,負責看岳先生的包夾李斌見他不想寫悔過書,就把他單獨叫到水房,對他「做工作」。威脅說:「在這裡煉法輪功的,都得寫悔過書。否則,就一個字:死!」岳先生聽了,心裡非常害怕。

因岳先生不願寫悔過書,被嚴加看管,每天被罰坐,就是按規定姿勢長時間坐馬扎。時間一長,非常難受。

到了第三天,岳先生拒絕再坐這種懲罰性馬扎。李斌去叫來其同夥史書澤等四五個人對岳先生瘋狂地拳打腳踢,有的抄起馬扎猛砸,直到打累了才住手。

遭受這番嚴重毆打後,岳先生疼痛難忍,坐都坐不起來。除一隻胳膊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痛的。晚上躺在床上,連翻身都非常困難,都得咬著牙,用盡全身力氣。

因為連續好些天疼痛未消,岳先生要求去醫院做體檢。經多次要求,大隊長吳明星終於答應了。體檢地點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體檢結束後,醫生告訴隨行幹警 「不能再讓這個人幹活了」。回到所裡,隊裡讓岳先生休息,生活上也有所照顧。但奇怪的是,雖然岳先生多次提出要看看自己的體檢報告,但幹警遲遲不給看,總是敷衍他,說「沒事,只是受了皮肉傷,很快就會好」,並稱體檢報告由隊裡保管,勞教期滿時都會交還本人。

可是,兩個月過去了,岳先生的身體雖然好了很多,但還是沒好徹底。又過了些日子,身體才不疼了。獲釋那天,岳先生提出把自己的看病記錄帶走,勞教所卻說找不到了。

岳先生獲釋後,於2007年3月2日再次到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體檢,找骨科同一位醫生複查。這時,才看到當時被天津市雙口勞教所隱瞞的病情:「左側第8-10肋骨及右側第7-12肋骨陳舊骨折。」即當時岳先生共有9根肋骨骨折。

因書獲罪
岳先生獲釋後,轉年去找原單位,希望恢復工作。然而經過與學校的一番交涉,校方罔顧岳先生被勞教是被公安非法迫害的事實,最終在2007年9月無理開除了岳先生。

二零零八年,岳先生向原學校的上級單位中國民用航空總局反映情況,但遭推諉,不了了之。為了維持生活,岳先生做起了自由譯者,在北京開了一個小翻譯公司。

2009年2月的一天,岳先生租住的招待所在整理其房間時,在枕頭下面發現了岳先生的法輪功書籍,並向公安舉報。北京市海淀公安分局曙光派出所晚上去他的房間搜查。在未出示任何警官證件,未出示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僅憑房間裡有一本《轉法輪》,他們就將其帶走,關押在海淀看守所。一個多月後,轉入海淀區拘留所。幾天后轉入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約三週後,轉入河北省第一勞教所(唐山)。

在唐山被關押期間,岳先生繼續申請行政復議。後來,他又委託律師向北京市宣武區法院提起訴訟,控告北京市海淀公安分局與北京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但後來被律師告知,宣武區法院拒絕受理案件,也不開具《不受理通知書》。岳先生狀告無門,心情極度低落。

在河北省第一勞教所,在很多個漫漫長夜裡,岳先生回想自己的遭遇,怎麼也想不通:難道做好人有錯,講真話有罪?為什麼僅憑自己帶了一本書,就被勞教兩年半,天理何在?

為什麼辦案警察搜查時不出示警官證,不出示法律依據,不顧事實,就隨便抓人?如果首都警察都這麼膽大妄為,那麼外地警察又會猖狂到何種程度?根據行政訴訟法第十一條第二款,涉及限制人身自由的案件,明確屬於法院的受案範圍,為什麼宣武區法院不受理?而他們不受理,為什麼又不按規定出具《不受理通知書》?如果執法機關都這麼無法無天,人民會不會遭殃,國家會不會大亂?究竟是誰在禍害中華?

想到這裡,岳先生坐不住了。他毅然決定向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寫信,反映情況。在信中,他指出司法不公是對人最大的不公正,希望糾正對自己的錯誤處罰,呼籲中國實現真正的法治。後來,這封信委託一位先行獲釋的可靠的朋友,按國務院地址寄給了溫家寶。但此後未收到任何回覆。

盼星星,盼月亮。在被囚禁了九百三十天之後,岳先生終於盼到了獲釋的那一天。這一天,他的太太也特意從天津過來接他。夫婦兩人在回程途中,才發現岳先生記載了被關押期間真實經歷的三本日記竟然被勞教所偷走了。

走進楓葉之國,擁抱平靜生活
恢復人身自由後,岳先生繼續堅持自己的信仰與修煉。但是,家裡人卻一直在為他的安全擔心。

2017年7月20日,岳先生輾轉來到加拿大這片自由的土地,來到溫哥華遊學 。在這裡,他感受到了西人的禮貌,和善,感受到了信仰自由帶來的那份美好,感受到了挺直腰桿做人的尊嚴。

但是,另一方面,令人遺憾的是,他也感受到大溫地區還有不少人,尤其是一些華人朋友依然迷信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抱有敵意。

岳先生自己的親身經歷,無可辯駁的證明:中共所宣傳的「依法治國」,「以法律為依據,以事實為準繩」,等等,不過是粉飾太平、給人洗腦的謊言而已。

而且,岳先生的個人遭遇絕非個案。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已長達十八年,這十八年裡又發生了多少人間悲劇?僅岳先生自己在被關押期間所見所聞的悲劇就很多。這其中,既有法輪功修煉者,也有沒修煉法輪功的民眾,比如一些維權人士,等等。他們每個人的經歷寫出來,都會是一個很長的故事。如果不是身臨其境,你真的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正在發生著。

岳先生最後想與讀者朋友們分享自己的一點感慨:一切罪惡都會大白於天下,並得到它應有的下場。正如印度詩人泰戈爾所說:人類的歷史在耐心地等待著被侮辱者的勝利。

願一切善良的人都能了解真相,站在正義的一邊。願一切善良的人都能得到上天的保佑,擁抱幸福的未來。


資料來源:大紀元

澳洲廣播公司16日曝光中共高級外交官,他們聲稱中共在澳只有三名教育官員,極力否認他們試圖對澳洲的中國留學生施加控制。在澳華人學者表示,「中共對海外澳洲遊學團學生的控制是通過學生聯誼會之類的組織進行的,所以不在於其文教官員的人數。」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去年10月,在中共駐堪培拉大使館舉行的一次晚宴上,中共駐澳洲副大使蔡偉和一等祕書劉威主持招待約12位首次當選的工黨眾議員和參議員們。晚宴上,出席者們針對中共在澳洲的活動進行了「強烈的」討論。就在這次晚宴舉行的幾天前,澳洲外交部次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曾罕見地發表公開講話,敦促澳洲遊學團澳洲的大學更好地保護自己免受日益上升的中共影響力的影響。

出席晚宴的一名議員表示,中共大使館當晚極力向賓客們強調,北京政府並沒有監視澳洲的澳洲遊學團中國學生,或對他們施壓。據信,蔡偉還告訴受邀工黨議員,「大使館只有三名教育領事官員,我們怎麼能對成千上萬在澳洲大學學習的中國籍留學生進行控制?」這位議員說,他和其他賓客注意到,至少有兩部攝像機錄下了當晚的活動。

來源:大紀元

加拿大無方言 到哪學英文都一樣

加拿大國慶日慶祝肯定每個社區都看起來不一樣,但有一樣事情是肯定的,那就是大家聽起來都差不多。維多利亞大學語言學博士後研究員德里克·丹尼斯(Derek Denis)比較了50年前記錄的口述歷史和最近的採訪,發現從安省到魁省到溫哥華島,加拿大人的英語口音居然差不多,加拿大遊學不論到哪裡都沒有什麼方言。

而美國甚至英國很小的地方,走出一定範圍就出現了方言差異。丹尼斯博士說,移民和定居模式是造成口音一致的原因。南安省是英國保皇派最先定居,他們在向西發展的過程中,把語言特色也帶到了那裡,形成了「創始人效應」。加拿大遊學多倫多大學博士生加德納(Matt Hunt Gardner)說:「第一批操英語的移民是最重要的,他們為所有後來的人設定了說話的基調」。

來自英國內陸的移民去了安省,很多蘇格蘭移民去了布雷頓角(Cape Breton)和愛德華王子島,影響了那裡的語言。獨特的紐芬蘭口音是英格蘭西南部和愛爾蘭東南部移民的結果。因為紐芬蘭最後加入聯邦並保持相對孤立,其獨特的口音也得到保留。儘管許多加拿大人說,他們還是可以根據口音判斷出某人是來自東海岸還是西海岸,但口音差異正在縮小。大西洋省府居民正在越來越聽起來像安省人,原因是經濟發展,人們都想向外走走,工作和生活,也影響著他們的語言表達。

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是,雖然70年來加拿大電視台每天播放大量美國電視節目,卻沒有影響到加拿大的口音,反而美國英語和加拿大英語的差別還在擴大。加德納說,也許是因為很多加拿大人對加拿大遊學的定義是:我們不是美國人。

來源:大紀元

留遊學生為英國帶來巨大經濟效益

根據最新研究報告顯示,英國招收英國遊學團國際學生對英國的經濟貢獻是成本的10倍。非歐盟國家來的學生給英國帶來的收益比歐盟國家的學生更多。
 
英國接受國際學生利大於弊
近期,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Higher Education Policy Institute,HEPI)委託London Economics諮詢公司對英國招收海外學生的收益和成本進行研究分析。據《金融時報》報導,諮詢公司London Economics對英國2015-2016學年接待231,000名國際學生的成本和收益進行了核算。其中,來自歐盟國家的學生有58,960名,非歐盟國家的學生有172,105名。在非歐盟學生中,中國學生人數最多。
 
研究人員得出結論,每年招收的國際學生在學習期間通過學費、住宿費和其他形式的支出為英國帶來了總共226億英鎊的經濟利益,平均為每個英國居民帶來310英鎊的收益。研究人員估計,接待這些海外英國遊學團學生的成本約為23億英鎊,即平均每個歐盟學生給英國帶來的收益為87,000英鎊,而平均成本僅為19,000英鎊。平均每個非歐盟學生所帶來的收益為102,000英鎊,平均成本為僅7,000英鎊。
 
相對於歐盟學生,非歐盟國家的學生因為沒有申請學生貸款和英國遊學團助學金的權力而使英國的接待成本更低。HEPI的經理Nick Hillman認為:「這項研究表明,效益與成本的比率大約是10比1,這比我們之前預想的更為樂觀。」
 
學生是否為「淨移民」仍有爭論
HEPI表示將把London Economics研究所的這份報告提交給移民諮詢委員會(Migration Advisory Council),預計這份報告將給政府關於是否將學生從政府的淨移民數字中移除提供建議。《金融時報》報導,此前內政大臣安珀•拉德(Amber Rudd)一直催促內閣將學生排除在淨移民數字之外,但首相梅反對,並表示她將實現之前制定的減少英國 「數萬」淨移民的目標。
 
首相梅曾在去年表示:「根據國際上對淨移民的定義,學生也在其中,我們應該遵守世界上其他國家都使用的定義。」公益機構Universities UK的經理Alistair Jarvis表示:「如果英國想要成為英國遊學團國際學生和工作人員的首選目的地,我們需要一個新的移民政策來鼓勵他們選擇英國。」
另外,內政部表示:「真正到英國學習的國際學生數量是沒有限制的,我們非常重視他們所做的貢獻。」

來源:大紀元

新加坡跨海徵才 台人英文差恐須加強

新加坡「8頻道新聞」報導,12日起,從台灣聘請的「輔助警察」開始在兩個陸路關卡執勤。而本地兩家保全公司在回覆8頻道新聞詢問時表示,這些輔警都經過嚴格的篩選及測試,包括英語水平測試,才能獲聘。翔鷹保全公司(AETOS)表示,該公司的招聘及篩選人員的過程十分嚴謹,要成為配槍或非配槍的輔助警察,須先通過有關當局的安全檢查。此外,應聘者也須通過各類測試,包括體能、個人品性,以及英語水平等測試,才能被公司聘請。

不僅如此,所有剛加入的輔警還要經過11周的嚴格訓練,通過後才會被部署至相關關卡。值得一提的是,來自台灣的輔警還要再新加坡遊學團補修額外的語言課程,確保他們的英語水平足夠與本地公眾交流。

而另一家保全公司,也是本地最大私人保全業者策安保全機構(Certis Cisco)的輔警招聘篩選過程,同樣嚴謹。公司內的所有輔警都要通過醫療和心理測試,確保他們適合勝任佩槍的工作。

新加坡內政兼律政部長尚穆根先前指出,未來幾年,本地的輔警人數將無法應付日益增長的需求,尤其是在通關人數增加和恐怖威脅大幅提高後,保安情況變得更復雜,需要更多人手來執行任務。

以往當局規定,部署在兩個陸路關卡的輔警必須是本地人。不過,本地保安公司表示,由於人手短缺,因此開始在台灣物色人選。

新加坡輔助警察負責協助正規警務人員執行任務,包括在新加坡遊學團新加坡樟宜機場檢查證件、在大型活動中管制人群,或受聘於銀行,負責警衛及押運等工作。根據翔鷹保全張貼的徵才啟事,月薪為5萬至6萬5000元。

中央社報導,這兩個關卡是北部的兀蘭(Woodlands)和西部的大士(Tuas)關卡。

來源:聯合新聞網

台灣警校生遊學休市 首次受訓實戰課程

今天上午,40名來自台灣中央警察大學的學生,來到了休斯頓大學城校區,開始為期三週的遊學代辦體驗。這個舉辦了13年的遊學項目,今年將帶台灣的學生們,首次與美國的警校生一起受訓,學習實戰課程。

遊學代辦項目名為「百優計劃」,由休斯頓大學王曉明教授於2005年創辦。每年都有一個遊學團從台灣來到休斯頓。遊學內容主要包括學習英語交流,以及參觀警校訓練中心、警察局、消防局等。今年,主辦方首次為學生們量身定製了警校實戰課程。

休斯頓大學教授王曉明:「這一團跟過去不一樣的地方,是由我們刑事司法培訓中心,就是我們的警察學校來訓練。他們要跟美國的警校學生一起受訓,訓練課程完全和美國警校接軌,包括了槍械使用,駕駛安全,以及危機的處理,還有多元文化的了解。」

本次遊學團共有40名學生和2位帶隊老師,是歷年人數最多的。他們希望能夠通過遊學,互相交流經驗與文化。

遊學團領隊老師施志鴻:「透過這個機會,可以交換兩國警察的經驗知識,分享彼此的文化。能夠幫助我們的執法,能夠讓這個社會更好。」

遊學團內除本科生、研究生以外,也有現役警察,他們為了提升技能水平而回到學校深造。高子庭就是其中一位,他在海岸巡防署已經做了四年的水上警察。

台灣海岸巡防署水上警察高子庭:「台灣海域執法方面,目前是逐步地進步當中。希望能夠將美國在水上執法的經驗帶回台灣,與其他同事作交流。」

資料來源:新唐人

標籤: 遊學代辦
教育部今天舉行106年夏日樂學紀錄片發表暨成果分享記者會,今年夏日樂學夏日樂學共491校、611班辦理,參與學生人數達1萬2220人,3年來參加人數呈現倍數成長。

教育部次長林騰蛟表示,母語學習主要在家裡進行,但因為社會變遷大,學校如果也能扮演一些功能,將讓小朋友學習母語更順利。因此,教育部從104年起開始辦理夏日樂學暑假遊學團計畫,鼓勵學校依在地特色、學生需求及社區資源,於暑假期間規畫2週至4周的母語學習課程。

106年夏日樂學紀錄片記錄了13所學校辦理夏日樂學暑假遊學團過程,也呈現學生「做中學、樂中學」的學習熱情。新北市積穗國中以貼近在地文化,結合閩南語為教學語言課程,讓孩子成為講台上的主角,藉由「積穗特派員」的採訪課程,進行人物、景點採訪。

積穗國中以課程「畫中有話」讓孩子畫出廣濟宮建築之美;「肖像畫」讓孩子繪出長輩神采;而「長輩的手路菜」則讓孩子走進社區,踏入菜市場,化身大廚,烹調一道美味的臺灣小吃。

雲林縣豐榮國小連結在地產業特色,設計夏日樂學特色課程「i在豐榮.食在幸福」。廚藝課程特別規劃社區走讀文化,拜訪社區耆老,學習耆老客家傳統美食,及拍攝客家文化美食紀錄片,將家鄉最美的風景記錄拍攝下來。

豐榮國小課程中還有家長帶著孩子到菜市場買菜,利用在地栽種蔬果,親子共學增添親子共煮趣味,料理一道道佳餚,讓孩子學會生活自理能力,也能體會到食材從土地到餐桌過程,學會感恩大地。

此外,教育部邀請106年夏日樂學課程模組獲獎「特優」學校出席發表會,包括方案一:新北市成功國小、臺中市梧棲國小、雲林縣仁和國小;方案二:新北市瑞芳國中、彰化縣溪陽國中、南投縣僑光國小,皆可獲新臺幣10萬元獎助金及獎狀1紙鼓勵。

(中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