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認識英國的教育體系

英國是一個有著悠久教育傳統的國家,擁有世界上最古老的高等教育學府,是近現代高等教育體制的發源地。英國教育體系與中國不同,中國的學生在考慮到英國留學時,要充分了解這兩種制度的區別。英國教育聯盟專家介紹,英國教育一般分為義務教育階段,繼續教育階段以及高等教育階段。
 1、義務教育階段

  英國學生在經過3-5歲的幼兒園教育之後,一般5歲開始上小學,經過6年的小學學習後進入中學教育,英國中學沒有初中高中之分,從中一到中五共5年時間。完成中學教育的最後兩年後,也就是10年級和11年級。學生參加統一的中等教育水平考試(General Certificate Secondary Education,GCSE),該成績決定學生A-level(General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 Advanced Level)的學習和科目選擇。

  2、繼續教育階段

  學生在獲得GCSE后可以選擇繼續深培養讀A-level課程,或者選擇職業路線就讀職業培訓學校。英國的職業教育種類許多,無奇不有,假如學生動手能力很強,或者有某一非凡專長,可以考慮走職業教育的道路。

  A-level學制一般為兩年,第一年是AS,第二年是A Two。專業分科很細緻,與我國高中學習的課程不同,這種課程類似於大學的基礎課程。學生在第一年可以選讀三至四門。歷史、地理、法律、商學、經濟學、心理學、社會學等文科類課程要求做大量的讀和寫,對言語的要求較高,加上我國中學文史類課程與英國的差別非常大,因此此類課程對中國學生來說是比較難取得好成績的。數學、物理、化學等理科類課程是我們中國學生的專長,在這些課程上中國高中畢業生的程度已經相當於A-Level第一年的程度。因此只要言語水平沒問題,那基本上不會碰到非常困難的境況。所以,數學幾乎成為每一個中國學生必選的課程。

  3、高等教育階段

  大學學制一般為三年,蘇格蘭地區為四年。英國學生在進入大學之前接受了十三年的初級和中級教育,而中國小學階段和中學階段共十二年,比英國少一年。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國內學生去英國留學讀本科時需要在大一之前多讀一年預科課程的緣由,這一年預科主要是言語課程與大學專業基礎課程相結合。畢業后可以升入大一。大學畢業時,學校會依據總成績確定學生的Degree Level,學位劃分為一等榮譽學士學位(First-Class Honors,First),優秀二等榮譽學士學位(Upper Second-Class Honors,2:1),一般二等榮譽學士學位(Lower Second-Class Honors,2:2),三等榮譽學士學位(Third-Class Honors,Third),一般學士學位(Ordinary degree,Pass)。假如學生想繼續讀研究生的話,這將是一個重要的參數。

  英國的碩士階段學制較短,一般只有一年,這也是吸引海外學生之處,節約了寶貴的學生時間。英國碩士分為授課式研究生課程與研究式研究生課程。研究式研究生課程一般需要2年才能完成。中國學生一般會選擇授課式研究生課程。

  博士學位分為PhD和高級博士學位兩種類型。大部分的學科領域頒布的博士學位為PhD。一般需要3年的課程學習和研究,並提交學位論文。另一種為高級博士學位,這種類型的博士學位一再對那些在非凡學科領域內做出了突出貢獻的人予以承認。獲得者通常在學術方面有獨到之處的高水平專家,並曾出版過大量的學術著作。



詳全文 英國教育體制與中國教育體制有什麼不同之處-生活新聞-新浪新聞中心

到新加坡的文化衝擊

阿姊,我明天能不能去找你們,我要拿奶茶。

 

 

選在編輯台最忙碌的星期五下午造訪,只為了拿奶茶,如此膽大包天的,大概也只有萬宗綸(萬小弟)了。2015年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攻讀語言學,短短一年內累積超過20篇關於新加坡的文章;從李光耀的方言政策、小販故事、國家身障政策到新加坡印度社群,萬小弟感興趣的題材幾乎包山包海。但是,以局外人視角對新加坡社會乃至政府作的批判性觀察,卻也招致當地老伯伯私訊怒斥:新加坡遊學團

 

 

吃新加坡奶水還敢批評新加坡,讀完你的書就趕快走!

 

 

在他去年跟編輯們說完老伯伯暴怒事件後,每次來稿我們都憂心忡忡地關心「這樣寫沒事吧?」,但就算文章涉及開國領袖李光耀、或是戳破「新加坡好棒棒」的「保母國家論」,萬小弟依舊聳聳肩,秉持著「到了新加坡就是要說新加坡的事」的精神,繼續寫作,練就一身不怕死的功夫(所以也才敢冒著被喬編怒飆的風險,也要跑到汐止來拿拉茶)。學成歸國後不久,萬小弟就出了《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一書。

 

二十幾篇文章加上一本專書,如此高效率的寫作能量,是很缺錢嗎?他解釋,因為新加坡娛樂活動不多,一到晚上就只能回家,所以有很多的時間可以上網爬新聞跟資料。但包山包海的文章裡,卻又好像少了些什麼。作為語言學系的學生,萬小弟雖然會在文章中探討新加坡當局的華語政策,以及與語言息息相關的底層人民的生活,也會以「在星台人」身分,為讀者抽絲剝繭地剖析台灣人被視為「外來勞力」的處境,但他卻鮮少提及自己的學校生活。新加坡遊學團

 

 

新加坡的大學沒有我原先想像來的自由,而且上課的題材很少會引用當地的例子。

 

 

原本是希望在赴美國攻讀博士前,先到一個能銜接中、英語的「第三地」去試試水溫,但沒想到新加坡大學的學術風氣卻相當保守;在星國政府的主導下,儘管新加坡有六成以上的老師來自國外,但他們卻不如想像中那般能夠帶出批判性思考:老師上課像是在遵循一套SOP,完成每日例行公事,將教學內容、教室氛圍,以及師生互動置入一個依規範畫好的框框內。老師們的謹慎,似乎直接呼應了前面提的那位,新加坡老伯伯的憤怒——外來人來新加坡就好好教書(或讀書),不要沒事對新加坡指指點點的。

 

這或許是為什麼萬小弟會在校園以外的生活,花這麼多力氣在書寫與新加坡當地有關的事物,因為儘管身在新加坡,也未必觸碰的到新加坡,中間總是隔了一塊玻璃,必須自己去敲破。就算是當地土生土長的同學,也總是覺得要「向外看」,就如同台灣人對新加坡的想像——很國際化,但同樣的,因為過去的歷史教育也不強調「在地」,所以他們也不熟悉新加坡的過往。在缺乏一定程度的國家認同下,許多年輕一輩的新加坡人都不想當兵

 

對自己的背景的不熟悉,也反應在部分的語言文化上,年輕一輩的華裔新加坡人,其「華語」能力遠不及李光耀那一代的人;但與此同時,「華人」的身分又緊貼著這地區小國:

 

 

來到新加坡之後,才知道什麼是「華人」。

 

 

萬小弟說,初次入境新加坡時,因為表格上只有「Chinese」的選項,本來想在「其他」選項下補上 「Taiwanese」。以前在台灣,從沒思考過華人是什麼,直到來到新加坡,才發現真有那麼一批在多元的環境裡,承襲著「華人傳統」跟「華人思惟」,以華人作為群體的人存在著;儘管申請表格上只有「Chinese」,但卻又與「PRCs」(新加坡對中國人的簡稱)有著微妙的差異。新加坡遊學團

 

萬小弟去年從新加坡學成歸過後,便轉戰到金門,在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金星」兩地,像是上天刻意結緣似的,讓他碰上了金門的新加坡人,以及新加坡的金門人,意外地發現兩地藕斷絲連的歷史記憶。現在的他每天坐在金門某一小學的辦公室裡,一邊把自己吃的肉肉的,一邊專心地透過文字,牽起「南向始祖」(金門)的過去與現在,但偶爾還是會寫寫新加坡的事(一個編輯催稿的節奏)。

 

被問到書賣得好嗎?還有出書的打算嗎?萬宗綸大笑,自己都不敢問出版社,連他媽媽都再三拜託他不要再出書了,免得還要繼續拜託親朋好友捧場,才不會對不起出版社...xD

 

資料來源:轉角國際 

教育能讓貧窮孩子脫離苦境嗎?美國超過1000萬的學童處於貧窮線下生活,而美國遊學團 公立學校中有超過半數的學生被列為低收。日前來台演講的美國專家保羅塔夫(Paul Tough)指出,即使在物質生活上很貧困,如果和父母關係親密、溝通良好,這些孩子還是有可能逆轉人生。但若他們得不到父母的關心,整個社會就要提供更多的支持和保護。


台灣10個窮人中,就有2個是未滿12歲的學童,他們家庭功能可能因貧困而崩壞,學校師長代理父母職。保羅塔夫認為,傳統理想上,社會階級可以透過教育而流動,但事實上,我們卻很少見到貧窮兒透過教育脫貧,主要是貧窮帶給孩子的結構性困境太過強大,家庭教育資源匱乏以外,貧窮可能伴隨著暴力、犯罪的發生。
「貧窮兒童難脫貧,跟政府當局的態度有關,許多人不相信這些孩子會成功,他們認為孩子必須靠自己的力量脫貧,」保羅塔夫指出,當美國超過半數陷入貧窮線下生活時,已非個人之力可以掙脫困境,孩子需要社會幫忙,「美國民間團體透過及早介入,主題式學習,讓孩子脫貧成功。」

他舉例,美國遊學團小學生花80%的時間做記憶力、或背誦練習,但只有不到20%時間在解決問題類型的深刻學習。低收入家庭的學生情況更糟,在學校有超過90%課程時間要求他們做基本背誦,這樣的教學模式帶給學生的訊息是:「你的潛力不夠、對你沒有期望、學校沒有挑戰性、你在這裡做的一切沒有太大的意義」,這些都讓弱勢學生更喪失學習動機。

保羅塔夫表示,身為教育者必須謹慎檢視自己傳遞的訊息,也要思考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為學生創造挑戰,同時讓他們感受到支持與信任,太過聚焦於學業(認知技巧)、標準化測驗有負面影響。

不過,傳統主流教育仍強調學科,不進入主流教育體制,貧窮兒要如何競爭?對於台灣貧窮兒遇到的處境,保羅塔夫則強調,美國的貧窮兒也一樣,現今的美國,能進主流名校的學生清一色都是家庭社經地位良好的孩子,弱勢的孩子必須辛苦爭取極為少數的名額,「但是孩子進入理想的大學,就能代表人生成功嗎?」他認為,考試成功只是「短期成功」,美國許多貧窮兒上了大學卻讀不完大學,「在人生中要長期的成功,必須做不同嘗試與努力」。

他認為,沒有單一完美的解方可以幫助孩子脫貧,但美國研究已經證明,5歲前的貧窮兒,早期發育就比一般孩子來得差,他們吃的食物營養較差,醫療照護也不足,還有神經科學家、心理學家也都發現到一項新的變數,那就是壓力會影響貧窮兒的腦部發育,因為環境中的不安定因素,會造成孩子累積壓力。

保羅塔夫表示,孩子起跑點就不同,政府與社會不應該用「同等」的教育方式對待他們,「否則貧富差距帶來的不平等問題,就會像現在的美國一樣,到處充滿危機。」他也希望台灣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孩子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留學溫哥華很貴? 仲介飽私囊 政府無監管

隨著國際學生近年加速流入大溫哥華高等院校,不少從學校及學生處兩頭獲利的國際留學仲介收入頗豐。然而,加拿大政府對溫哥華遊學留學仲介的管轄空白使得這一行業醜聞頻出,過高收費甚至敲詐勒索客戶的現象時有發生。
國際留學仲介通常同時與多家大學或學院簽訂合約為其招募國際學生,並獲得所招募學生的第一年的部分學費作為佣金。佣金占學費的比例根據學校、合約規定和學生來源國不同而通常在10%~40%不等。
據溫哥華太陽報報導,美國語言學校Bridge Education Group於2016年推出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有高達41%的加拿大國際學生在入學時藉助了第三方仲介。
大溫院校重視國際招生
溫哥華蘭加拉學院(Langara College)在其2017~2018財政年度預算中,分派167萬加元用於支付國際招生仲介的費用,與兩年前相比上升了二倍多。道格拉斯學院(Douglas College)則在2015~2016財政年度中支出逾110萬加元,用於支付國際招生仲介的佣金,相比前一年度的開支(57.5萬加元)幾乎翻倍;2014-2016年間,負責招募溫哥華遊學國際新生的道格拉斯學院國際學生部的旅行預算從12.2萬加元增至30萬加元。
蘭加拉學院對外發展部副主席Ajay Patel指出,學院內當前的國際學生中,有六成在入學時利用了招生仲介提供的服務。
但如卑詩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西蒙菲莎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和維多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ctoria)等研究性大學則較少依賴仲介招募國際學生。此類大學一般憑藉自身雄厚的宣傳資源、品牌效應和校內招生部門便可吸引足夠的國際學生前來就學。
但與西蒙菲莎大學合作的轉分制學院──菲莎國際學院(Fraser International College)則同樣廣泛利用第三方仲介招收國際學生。菲莎國際學院創辦方之一、國際教育集團Navitas旗下有180名簽約仲介,分布在全球130個國家內。
留學仲介貓膩多
來自阿爾巴尼亞的國際學生Elsa Leraj於2014年登陸溫哥華,在一所私人語言學校內學習英文。她表示,在出國前,阿爾巴尼亞的一名仲介曾為幫助自己和姐姐辦理旅遊及留學簽證開價1萬5千加元,而阿爾巴尼亞的平均月工資不到五百加元,且加拿大聯邦政府收取的旅遊簽證和留學簽證的手續費用分別為100和150加元。「我不知道這些錢都到哪裡去了。」Leraj說。
曾為Leraj姐妹辦理簽證的仲介名為Luli Makashi,屬於阿爾巴尼亞ANDE-LM Ltd.公司。該仲介在2016年4月因有關簽證詐騙的指控而遭阿爾巴尼亞警方逮捕,該案件目前仍在當地法院處理中。
另一名來自印度的留學生Rishikesh Bala在接到蘭加拉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後,其家人僱用了印度Eduwings Career Consultants顧問公司的一名留學仲介為其申請留學簽證,並按加拿大政府的要求在擔保投資證明(Guaranteed Investment Certificate,簡稱GIC)帳戶內存入了1萬加元,作為申請人有能力負擔加拿大生活開支的證明。然而,Bala的留學簽證被拒後,該仲介卻拒絕將GIC帳戶的密碼告訴給Bala一家人,直到Bala的父親付給仲介100加元「賄賂」。
Bala隨後找到了另一家名為CANAM Consulting的仲介公司為自己申請留學簽證。雖然簽證最終獲批,但Bala一家向該公司支付的500加元「處理費」依然遠遠高出普通印度留學仲介收取的費用。
蘭加拉學院對外發展部副主席Ajay Patel表示,學院近段時間沒有收到與學院簽約仲介相關的投訴。「我們的仲介批准程序包括一份完整的申請,包括要有推薦人,還有直接面對面的訓練以及仔細的審核。蘭加拉的工作人員每年都會審核所有仲介。仲介還需要簽一份寫有我們相互義務的合約。」
但他也表示,學院對仲介在收取學校一方佣金以外另向學生收取費用的做法沒有限制,但蘭加拉學院並未要求國際學生必須通過仲介申請入學,有越來越多的國際學生已開始直接向學院申請就讀。
道格拉斯學院則表示,其簽約的大部分仲介都不會為幫助申請留學簽證而額外向學生收取費用。
仲介起到了重要作用
雖然留學仲介行業名聲不佳,但行業內人士堅持認為,第三方仲介在國際學生進入加拿大溫哥華遊學的過程中扮演了非常關鍵的角色。國際教育事務顧問公司(International Consultants for Education and Fairs)市場部副總裁Mike Henniger指出,來自印度和中國等國家偏遠地區的學生的家人並不通曉英文,但卻要做出有關留學這一將對人生產生重大影響的決定,此時仲介便起到了學生家庭和學校之間的橋梁作用。
「他們花了大錢,對這件事投入了極大的信任。他們需要找人了解信息,而這些學校並不能(在海外)提供這樣的顧問服務。仲介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這個作用往往被低估了。」
加國政府監管空白
印度留學仲介公司AKC consultants的創始人Aladi Arun承認,國際留學仲介行業內確實有部分「壞傢伙」,但加拿大政府也對此有部分責任。他指出,與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等國家相比,加拿大聯邦政府對留學仲介沒有制定任何具體規則,幾乎不存在任何監管。
目前,加拿大境內唯一對國際留學仲介採取監管手段的省份為曼尼托巴省(Manitoba)。2013年,曼省立法要求只有簽署行為規章、保證不欺騙或誤導客戶的留學仲介才可從業,並在曼省省府中新設國際學生主管一職。

資料來源:大紀元

全球最適合留學國家,加拿大留學第三,學費第二! 加拿大遊學正夯

最近匯豐銀行發表了一份最新的教育調查報告,相關數據來自全球15個國家和各地6,241位受訪父母。報告指出,在家長心目中,加拿大留學的教育,生活品質和就業方面均十分出色,因此與日本並列全球第三名;父母心中首選的留學國家排名中,排在第四位。因此加拿大留學越來越熱門,而選擇哪個城市留學也成為眾多學生和家長關注的問題。其實很多人對於加拿大的印象都是多倫多和溫哥華,對其他城市卻完全沒有一點印象,其實不論是選擇大城市或是遠離喧囂的偏鄉城市,都有其優缺點,建議做好詳細事前調查再出發。加拿大遊學

住宿費最省的城市-巴瑟斯特Bathurst
巴瑟斯特,位於新不倫瑞克省格洛斯特省,靠近沙勒爾灣 (Chaleur Bay) 邊,是著名的海邊城市,更是旅遊聖地,來到此地,幾乎任何活動都與水有關,這也是這座城市的迷人之處。海灣的閃爍的海流和波光粼粼的水花看得人目不轉睛。而這裡的平均房價與大城市多倫多約相距6倍。不少加拿大留學者會因為經費問題而選擇此地。加拿大遊學

最乾淨的城市-卡加利Calgary
卡加利曾舉辦過世界冬奧,它坐落於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倫多和第三大城市溫哥華之間。卡加利主要發展金融與文化中心。在氣候方面,四季雖分明,但日溫差相當大,一天即可感受四季,但它擁有「世界上最乾淨的城市」稱號加上平均日照居全國之首,因此城市人口相當多,適合居住。目前有相當打工旅遊者選擇此地當做第一站。加拿大遊學

擁有驚人房價的城市-多倫多Toronto
加拿大遊學城市城市多倫多排名相當後面,最主要就是因為太過高昂的房價,讓外國學生無法負擔,但儘管如此,仍有相當多人對此地有著憧憬。迷人的城市小徑,多倫多擁有多元的文化,好似少女既樸素卻又風情萬種具備一身。不只美國越來越多電影選擇在此處取景,就連知名韓劇的結局拍攝地最後都選擇在此拍攝,可見多倫多的魅力不容質疑。姑且不論加拿大留學城市評價為何,多倫多依舊是眾多留學生心目中唯一不變的選擇。

坎培拉榮登澳洲全國最健康的城市

根據最新統計報告,澳洲坎培拉(Canberra)居民相比其他澳大利亞人更少吸菸,更少飲酒,也更少使用違禁藥品。可見除公認為澳洲收入最高和受過教育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外,首都還可稱為全國最健康的城市之一。澳洲健康與福利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Health and Welfare)發佈的報告是基於2016全年度的全國藥物策略家庭調查(National Drug Strategy Household Survey)。報告顯示,依據人口規模和澳洲遊學團年齡調整後,首都在吸菸、飲酒和藥物使用這些指標上相較其它州和地區低。

14歲以上的首都居民每天吸菸的比例為9.4%,而全澳的平均水準為12.4%。北領地每天吸菸者比例最高,達16.9%。自2013年以來,每天喝酒的首都澳洲遊學團居民人數幾乎減少了一半,從6.6%降至2016年的3.6%。平均而言,5.9%澳洲人每天喝酒。該數據和2013年的6.5%相比,已經有所下降。

去年,首都14歲以上使用違禁藥物人數最少的。資料顯示,首都人口中只有12.9%使用禁藥,而全澳大利亞人口中則為15.6%。該報告也強調了一些新出現的趨勢。在過去12個月內使用違禁藥物的人中,有27%被報告已診斷出或治療過精神疾病。2013年,該數據是21%。澳洲遊學團

澳大利亞健康與福利研究所的發言人說:「藥物使用是一個複雜的問題,難以確定藥物使用到何等程度會導致心理健康問題,以及何種程度的心理健康問題會引發藥物使用加劇。」報告也顯示,在受訪者中,男同性戀、女同性戀或雙性戀者的藥物使用率更高,他們使用迷幻藥和冰毒的比率明顯高。發言人說:「使用這些藥物的同性戀和雙性戀者的人數幾乎是異性戀者的六倍,他們使用可卡因的人數是異性戀者的四倍。」

澳大利亞人對藥用大麻的態度也是報告的重點。報告顯示,更多的澳大利亞人讚成在臨床中嚐試使用大麻治療疾病——從2013年的75%上升到現在有87%的人支持。現在,85%的人支持修改立法,以允許其用於醫療用途,高於2013年的69%

來源:大紀元

加拿大留學生越多移民機會越小

加拿大政府鼓勵留學畢業生移民,是政府招攬國際學生的重要策略之一。不過,留學生越多,他們能移民的機會越小。
多倫多大學去年有17,452名註冊的國際學生就讀本科和研究生,占其學生總數的20%。排第二的卑詩大學,國際學生人數從2012年的9,144名,勁升至2016年的14,433名。
最後能成功移民的國際學生人數比例卻不如人意,據溫哥華太陽報報導,政府統計數據顯示,2004年至2013年間,留學畢業生中,只有25%獲得了永久居民身分。
加拿大國際教育局2015年的一項調查,以及卑詩省的另一項調查都發現,約60%的國際學生認為,移民是他們來加拿大遊學 的決定性因素之一。
上屆聯邦政府在2008年設立針對國際學生的加拿大經驗類別移民計劃(CEC)後,該計劃接收的移民人數直線上升,但都沒達到政府期望的水平。業界的解釋包括,國際學生對移民計劃不了解;有些學生上了不合格的學校。
多倫多資深移民顧問黃國為認為,現在這些障礙沒有了,政府關於移民的信息都在網上,學生要是找錯了學校,連學簽都拿不到。他說,移民比例低的一個可能,是移民部的資源有限,不能處理完所有的申請。「現在的情況,看起來不是沒人申請,而是挑選很嚴格。」
2015年政府啟用快速通道挑選移民,就是對名額供不應求的一種反應。該系統增加了一次打分,挑出政府認為更好的候選人。一些滿足經驗類別計劃要求的留學畢業生,不能申請移民了。
黃國為稱,政府要增加國際學生移民很容易,增加每年的接收名額就行。但移民名額的增加速度,顯然趕不上國際學生人數的增加速度。
成了開發留學市場推手
加拿大在2010年曾接收28萬移民,目前的移民名額也只有30萬。不過,政府對招收國際學生的態度是多多益善。去年移民部長甚至總理去中國訪問,都提到吸引中國學生來加拿大遊學的事。2015年加拿大有353,000名國際學生,其中34%來自中國。
政府去年中公佈的一份報告稱,2014年加拿大國際學生在學費、住宿及其它支出方面花費了約114億加元。
黃國為認為,國際學生選擇國家時,會考慮畢業後的移民機會,聯邦政府的移民政策增加了加拿大學校的競爭力。政府採用的像是一種「無限收國際學生,有限度收移民」的政策。
政府對留學畢業生的移民要求不高,這被認為成功吸引了大量國際學生。隨之帶來的移民名額供不應求,政府看起來是以快速通道系統應對,使符合移民條件的人不一定有申請移民的機會。
黃國為稱,政府控制移民數量,是因為它會影響醫療、教育及其它城市設施的承受能力。不過,越多人競爭移民名額,說明政府挑選的移民質量越高。

資料來源:大紀元

郭書瑤透過經紀公司認了4年情斷,「和平分手,謝謝大家」。兩人感情最好的時候則是在二○一五年,一起到紐約暑假遊學團

27歲的郭書瑤(瑤瑤)和小她2歲的金陽相戀4年,她陪他挺過「呼麻風波」低潮,上月她以《通靈少女》入圍金鐘迷你劇集女主角,挽著手一起走紅毯的不是正宮男友,而是合作《通靈》傳出緋聞的20歲鮮肉蔡凡熙。本刊掌握獨家消息,「金瑤戀」因聚少離多,已在5月時畫下句點,金陽也悄悄搬出兩人愛巢。

去年9月瑤瑤就被爆和金陽的感情處於冷靜期,當時她回應「誰說的」,本刊也在去年中秋節直擊兩人在瑤瑤舊家烤完肉後,抱著愛犬回她新家共度兩人世界。只是今年中秋夜,一樣的月光、一樣的烤肉,身邊的男伴卻換成女性友人,瑤瑤還在臉書暱稱她「小三」。

瑤瑤趁大家酒酣耳熱之際,與「小三」牽手外出散步,一起到便利店買冰淇淋消暑。烤肉趴於晚間近十點結束,瑤瑤從老家拎著大包小包,由妹妹騎機車載她直奔新家,下機車時頭髮凌亂,她帥氣撇頭甩髮,彷彿在告訴大家「女人當自強」!

早在中秋節前夕,十月二日下午近一點,本刊就直擊本屆金鐘落馬的瑤瑤一臉剛睡醒的模樣,獨自抱著愛犬「哈哈」,搭計程車到仁愛路上「蒔蘿心靈工作坊」做美體SPA,隨後又到髮廊美髮,再現身時容光煥發,與剛出門時狼狽的模樣判若兩人。

翌日晚間七點半,瑤瑤一身愛迪達黑衣黑帽運動裝扮,前往「洛克餐酒館」和姊妹淘聚餐,席間一群女生有說有笑,瑤瑤不時露出誇張表情、加上大口吃飯的動作,自然不做作,絲毫不在意自己是知名女星。

一群人聊得意猶未盡,直到晚間十點左右,瑤瑤才步出餐館與友人們道別,獨自搭計程車離去,臨別前還向友人說急著要去接「哈哈」。看來與金陽分手後,姊妹淘與「哈哈」已成她情感的依歸。

瑤瑤與金陽二○一三年合拍電影《舞鬥》展開交往,她在電影宣傳期大方認愛:「拍攝時常常因為一些事情低落心情沮喪,金陽都是那個不斷鼓勵我、在我身邊給我依靠的人,因此產生感情。」二○一五年,他被臨檢出攜帶大麻、驗尿呈陽性反應,正要起飛的演藝事業戛然而止,當時她對男友一路力挺,表示:「不能因為他做錯一件事,就否定他的人。」

她欣賞他的高學歷、跳舞又厲害,曾說對方是她「心目中的大咖」,也透露自己私下很任性,男友總是耐心包容;金陽則表示瑤瑤除了長得很漂亮外,最欣賞的是她努力不懈的上進心。

兩人感情最好的時候則是在二○一五年暑假,一起到紐約暑假遊學團 :她學英文、他進修舞蹈。熟悉兩人的好友透露,去美國的日子,因為金陽英文比較好,都是他帶著瑤瑤打點生活,還帶她和外國人一起跳舞,鼓勵她和老外Battle,讓她之後在表演時更有自信。

但從去年秋天起,「金瑤戀」分手的傳聞就不時出現,她受訪時總是說:「我們本來就是分開玩,在台灣生活就像老夫老妻過日子,出國感情就會變好,所以大家這樣猜測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解釋。」但據了解,就在五月她去雲南拍《狼殿下》因相隔兩地聚少離多,小爭執不斷出現,最後協議和平分手。

對於情變瑤瑤經紀公司回應:「藝人私事不過問。」記者九日晚間前往金陽教課的舞蹈教向他求證分手一事,他欲言又止,身為當事人竟要記者詢問他的經紀人。之後他打電話與經紀人討論,半小時過後,經紀人稱爆料「莫名奇妙」,但也不敢否認分手一事。有別於過去高調曬愛,金陽這晚絕口不提感情,「金瑤戀」情逝已不言可喻。


資料來源:壹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