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海外遊學收穫幾何

又是一個開學季。在剛剛過去的暑假裡,不少中小學生參加了海外遊學團。海外遊學團能給中小學生帶來什麼?如何看待已經成了一種風潮的學生海外遊學?新華社記者近日對此進行了調查採訪。

今年暑期,武漢各大培訓學校、留學機構、旅行社紛紛推出出國遊學產品,“歐洲名校游”“赴美夏令營”等產品廣受歡迎。
 
一家旅行社負責人說,武漢海外遊學團主要是以小學五、六年級學生和中學生為主。從出國遊學目的地看,大多數機構都鎖定在美國、英國及其他歐洲國家。
 
據瞭解,由於簽證及報名人數多等原因,大多數遊學團需要提前兩三個月進行預訂,知名遊學機構的精品遊學線路甚至需要提前半年報名。
 
記者從一些中介機構和旅行社瞭解到,一般為期半個月左右的遊學團以參觀國外名校為主,並且會包含目的地國家的主要景點,例如到英國會參觀牛津、劍橋等高校及一些特色景點。
 
跟普通旅遊團的行程差不多,但遊學團的價格要高出一兩倍,2周到3周的行程,旅行社、留學中介報價為2萬元到5萬元不等。
 
大連嘉得英語學校校長劉小奇近日剛剛帶領14名11歲到18歲不等的學生團隊結束了美國東部之旅。他表示,遊學過程中的“游”並不是僅僅停留在帶孩子去旅遊,或旅遊加參觀學校。老師和學生的關係和在國內一樣,是把周圍的環境當成大課堂。遊學過程中所做的,實際是學生平時培訓課程的海外延展。
 
“比如在洛杉磯的蓋蒂中心,這是一家藝術博物館。我們不借助導遊,而是給孩子們設計了任務,讓他們自己研究地圖,去跟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充分交流。孩子們還要回答老師提出的問題,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劉小奇說。
 
記者通過參加遊學團的部分學生和家長瞭解到,一些家長希望通過遊學讓孩子儘早真正體驗“全英語環境”,養成語言習慣,同時感受世界著名頂尖學府的學術氛圍,激發他們的上進心,為以後出國留學做準備。
 
海外遊學收穫幾何?
 
一些家長表示,從孩子回來的表現看,出國遊學確實可以增加閲歷和見識,尤其是在一些行為習慣養成方面得到鍛鍊。
 
大連市一位吳姓家長告訴記者,讓孩子參加遊學團的目的,並不在於能學到多少實際知識,關鍵在於能否得到一些鍛鍊。參加完16天的美國遊學後,孩子平時做事拖拉、東西亂放等毛病都有了改善,對英語的興趣也明顯提高。
 
但也有家長認為,半個月左右的遊學效果有限,反倒讓孩子的心飛了,很難安穩地收回來。
 
“21天的歐洲遊學,女兒逛街購物的興趣高漲,眼界也變高了,不知這趟遊學收穫了什麼?”在武漢的一個教育論壇上,一位網名“可朵咪咪”的母親發文吐槽。
 
記者瞭解到,隨著出境遊學人數增長,關於遊學的投訴也逐漸增多。一位家長向記者反映,當時對遊學提供的“大學名師授課”“名校推薦信”等內容感興趣,所以就花錢讓孩子去美國的遊學團,但據女兒回來反映,這些行程基本沒有,因此非常失望。
 
在上海一家出版社工作的潤華一直對孩子遊學心存猶豫。她告訴記者,身邊很多同學家長從小學起就送孩子去遊學,有的純粹是暑期兩個星期把孩子“寄存”一下,很多遊學項目的含金量不高。
 
專家:理性看待 不盲目攀比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目前參加海外遊學的人群呈現低齡化趨勢,中、小學生正逐漸成為出境遊學市場的主要受眾群體。
 
“從大環境來說,國人消費水平在提高,旅遊意識增強,簽證政策利好。就行業自身而言,旅遊業滲透力度增強,遊學產品走向細分化及完善化,也讓家長更放心送低齡孩子出國。”一家旅行社負責人說。
 
一位資深海外教育專家告訴記者,參加遊學團應該有多方綜合考量,以探索文化、教育差異為主,應該把學和玩結合起來,不能光學、光玩,除了看名校,最好和名校的學生有些交流,參加一些課程,才能有所收益。
 
東北師範大學附屬小學校長於偉表示,相對於普通的旅遊,出國遊學對增加中小學生的體驗和經歷很重要,更具文化屬性和含金量。如何讓遊學更好發揮作用,有賴於旅行社等機構科學合理地組織安排,學校和社會各方都應對此加強引導。
 
長春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院長孫中華認為,家長對於遊學應冷靜對待,家長要確保孩子參與的遊學活動是優質的遊學。應根據是否有專業教師帶隊並指導,主題或內容安排是否有益於青少年身心發展,日常管理是否規範,要求是否嚴格,有無安全保障等進行判斷。
 
專家表示,參加遊學團一般花費較高,對大多數家庭來說,參加遊學是一項發展型消費而非必須消費,應根據經濟情況適當選擇,沒有必要為此盲目攀比。(記者劉碩、王瑩、廖君、仇逸)
 
來源: 新華網 
標籤: 海外遊學
暑假一向是海外遊學的旺季,據調查顯示,大陸今年暑假遊學團天數多為14至20天,家長平均要花1.5萬至3萬元(人民幣,下同),才能送孩子出國。不過專家提醒,大陸遊學亂象多,很多的國外遊學只「遊」不「學」,不過是打著遊學的旗號、提高旅遊的價格罷了。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大陸家庭有能力,也願意為孩子的教育做投資。據《京華時報》報導,攜程遊學業務總監張潔表示,今年暑期遊學團已快額滿,多數的家長為孩子選擇12至16天左右的行程,以歐美國家的遊學團最搶手,與去年同期相比業績可望增長100%。

有人練膽 有人受洋罪

途牛旅遊網主題遊產品總監汪靚芬說:「高考結束,預計今年暑期將在7月中旬、8月上旬迎來兩波出遊高峰,目的地集中在美國、英國、澳洲等三個國家,體驗式遊學產品漸成新寵。」驢媽媽旅遊網出境遊事業部總經理倪佳麗則認為,美、英、澳、紐等國之所以成為暑期遊學熱門目的地,是因為學子們可以更沉浸在英語氛圍中。

不過對於海外遊學的效果,每個人看法卻不盡相同:有些孩子和家長覺得透過遊學確實大有所獲,既鍛鍊了膽量和意志,還開闊了國際視野;但也有些孩子回來以後抱怨連連,什麼都沒有學到不說,還吃不好,睡不好,簡直就是「受洋罪」。

哄抬價格 感覺被忽悠

陸媒發現,很多旅行社和教育機構推出的所謂國外遊學,常常「只遊不學」,打著遊學的旗號,藉機哄抬旅遊價格。瀋陽學生王辰透露,去年暑假遊學團的赴英國專案,21天行程,交了3.6萬元,但海外遊學只遊不學,有種被忽悠的感覺,「21天的行程中只有5天學習,參觀景點安排得滿滿的。」王辰說,只學了5天,並沒有體驗到正規英式教育,「整個行程和旅行團相似,只練了口語。剩下的就是逛景點、逛街購物。」

遼寧騰達律師事務所律師李越表示,從法律法規約束來看,海外遊學尚無法可管,定價體系、制定標準等缺少法律規範。他提醒,有必要加強對遊學市場的監管,合理引導和約束,學生家長也應理性選擇,避免盲從。

(旺報)

美國教育部長將改變校園性侵處理方式

美國教育部長德沃斯(Betsy Devos)表示,美國教育部將改變其處理大學院校校園性侵害案件的方式。美國遊學團

德沃斯週四在位於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喬治梅森大學一場講話中說道,教育部將徵詢公共意見,改變前總統奧巴馬時期處理校園性侵害事件的指導原則。

奧巴馬時期的規定以通稱的同僚書(Dear Colleague Letter)發表,要求學校調查所有的性侵報案。該規定也要求學校依照被指控性侵的學生們犯下性侵行為的可能性高於沒有性侵的可能性(more likely than not)為標準來判斷被指控者是否性侵他人。

德沃斯對聽眾們說: "前政府把民權辦公室(Office for Civil Rights)當成對付學校和學生們的武器,而非為學生們喉舌,與學校們合作。" 德沃斯演講場外圍聚集了抗議人士,只有受邀的民眾才能進入會場。

批評奧巴馬時期規定的人士指控,這些規定迫使大學院校對於被指控性侵的行為人採取嚴厲的行動,而且沒有提供他們正當程序(due process)保障。德沃斯批評證據標準,並且認為該系統導致學校創設"袋鼠法院"("kangaroo courts"),由沒有受過法律專業訓練的學校人員掌管。

但是支持奧巴馬時期規範的人士擔憂德沃斯的言論顯示著性侵受害者權利保障的退步。美國遊學團

全國女性法律中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法提瑪.戈斯.格雷夫斯(Fatima Goss Graves)發表了一份聲明,她認為,德沃斯的講話"顯示著(學校對)性侵案件可以充耳不聞。" "這將遏止學校採取行動來遵守法律-就在他們終於努力走向正軌的時候。 "

資料來源:美國之音中文網

加拿大孩子多大才可獨自乘公交車?

當教育界正在討論父母們如何避免成為「直昇機」父母的時候,發生在溫哥華的這個故事,讓人們現在必須擔心「直昇機」政府逼迫父母每天圍著孩子嗡嗡轉。對父母來說,如何養育孩子,什麼時候給他們責任和自由以及多少?這應該是個人的決定,但這必須由政府決定,比如,當你讓孩子們單獨呆在家裡或者獨自乘公交,無意間就觸犯了法律,從而可能失去對孩子的監護權。溫哥華遊學
溫哥華居民克魯克(Adrian Crook)為培養孩子的獨立性,從去年春開始,讓其4個年齡分別為7歲、8歲、9歲及11歲的孩子自己乘公交車去上學。但他的做法被投訴後,現在卑詩省兒童與家庭發展廳(MCFD),禁止克魯克讓孩子們獨自乘公交去上學。
克魯克在5kids1condo的博客文章裡,非常詳細地介紹,自己花了數月教會孩子們如何乘公車去學校。據他說,從他家到學校是45分鐘的直線車程,而且車站就位於他的客廳窗戶可以看到的位置,孩子們下車的地方就在學校前面。他說過去的兩年裡,只出現過一次丟手機和提早下車的狀況,而且他給孩子們的手機是具有GPS功能的。

直到有一天,有個陌生人投訴了克魯克的孩子們獨自乘公交車去學校,令克魯克感到驕傲的孩子們自己乘車上學的經歷必須結束了。
克魯克面臨了一系列的調查包括家訪和問詢,每個孩子也被單獨問話。克魯克表示如果他質疑或者反對卑詩省兒童與家庭發展廳的調查,他們會把孩子們帶走,「這不是一個明智的做法。我快速回應他們的要求,積極配合他們的調查。因為沒什麼可以被隱瞞的,孩子們乘公車做的很好這一點無需隱瞞。」
克魯克說,結果是,最後他收到了兒童與家庭發展廳的一封信,內容說他們諮詢了全加拿大範圍的律師和總檢察長,最後決定,10歲以下的孩子不管多長時間都不能獨自待在家裡或者外面;孩子到12歲時,才能獨自照顧年幼的弟妹。
克魯克表示,過去他的孩子們常自己過馬路去家對面的食雜店買東西,現在這也被禁止了。即使在他們生活的公寓,如果有人報告他的孩子們單獨在那裡公園玩的話,都將會被視為非法行為。
克魯克打算挑戰這個法律裁決,但是同時他不得不變成一個直昇機父親,必須時刻陪伴在孩子身邊,否則兒童與家庭發展廳將對父母進行更嚴厲的處罰,比如把孩子從他身邊帶走。
再次成為直昇機父母?
克魯克的博客文章後面,有100多個讀者留言。很多父母都贊成克魯克和MCFD打官司,他們也分享了他們的孩子幾歲開始獨自騎車、走路、坐公車上學、去商店等。
有三個孩子的多倫多專欄作者基南(EDWARD KEENAN)在星報撰文說,他有三個7歲到11歲之間的孩子,他每天送孩子們到校車站,如果他和妻子都不在家的時候,他們也會請保姆來照看孩子。他說他也不打算讓孩子們去坐TTC公交車,他表示,他們這樣做的部分原因是評估過孩子們的個人成熟度,還有部分原因是擔心繁忙的十字路口的車禍的風險。溫哥華遊學 
基南在文章中說,他和所有的父母都一樣,心中都有恐懼,擔心真實世界裡每天發生的恐怖事件,擔心孩子們會被綁架。雖然孩子們在車禍中受傷的可能性,遠遠大於沒大人看管他們在公園玩時,但是父母心中就是有這個恐懼和擔心。
他還提到,現在他特別恐懼的陌生人不是綁架者,而是隨時有機會把孩子們獨自在公園裡玩的行為匯報給當局的人,他還特別害怕這個國家兒童保護組織的巨大權力。因為很多人其實都沒有按法定要求在做,但是一旦被當局知道了,那就失去了所有的自由。
基南認為在沒有實際忽視或危害的情況下,如何養育孩子,什麼時候給他們責任和自由以及多少應該由父母負責,而不是受到當局的威脅。
基南表示,培養孩子們的獨立性,克服他們的緊張和恐懼心,學習如何在沒有大人的情況下和其它孩子互動,擺脫「直昇機小孩」的個性,讓他們乘公車上學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
安省16歲以下兒童獨自在家違法
一份來自加拿大兒童福利研究的報告「加拿大兒童可以獨立留在家裡的法定年齡」顯示,加拿大有三個省份對孩子可獨自留在家裡或者車裡的年齡做了規定:曼省及新不倫瑞克省是12歲,安省則是16歲。只有魁北克省允許7歲的孩子可以獨自呆在車裡。該報告提到,年齡是法庭在考慮父母是否提供合適的監督和照顧的其中一個因素。加拿大兒童組織建議,12歲以下的孩子不應該單獨留在家裡。
雖然安省規定16歲以下的孩子不能獨自呆在家裡,但是正如克魯克說的,「真的有人認為安省沒有16歲以下的孩子被單獨留在家裡嗎?」
就此問題,記者詢問了家有適齡兒童的兩個多倫多華裔家長。大兒子上大學,小兒子還在小學的黃女士說,不知道安省的規定是16歲,一直以為是12歲呢。
女兒在高中,兒子還在初中的盧女士談到這個問題顯得心有餘悸。她說幾年前,兒子身體不適在家沒去上學,她就送女兒去學校,因為只有5分鐘的車程,兒子又在家裡睡覺,她沒想到會因此引來一堆麻煩。女兒不經意告訴同學弟弟在家裡睡覺,媽媽送自己來上學,結果被老師聽到後,報告給校長,校長又逐級上報。盧女士因此面對兒童保護組織上門家訪,談話等等一系列調查之後,好在沒有認定她有故意忽視兒童的嫌疑,最後讓她參加社區學習了事。「可是讓我平白擔心了很長時間,還留下了記錄,以後一有風吹草動都麻煩」,一向對兒女關愛無比的盧女士顯得很無奈。
公交公司可以規定孩子乘車年齡
根據這份研究報告,卑詩省沒有對孩子單獨呆在家裡或者車裡有年齡限制或者規定,但為何兒童與家庭發展廳(MCFD)就可禁止克魯克的做法呢?
多倫多律師Jordan Donich對GlobalNews說,這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法律問題。他表示,如果沒有相關法律規定,各地的兒童保護協會(CAS)或卑詩省的MCFD可以自己做決定。他們可以說:即使你是合法的,但你不是一個合適的父母,我們也能把你帶上法庭。
Donich補充說,即使不是每個省份都有這個法定年齡的規定,但是做父母的還是要懂得一些常識。「即使當地沒有相關法律規定,但如果允許一個四歲的孩子獨自乘公車,就是一個明顯的錯誤。你可以被指控為遺棄孩子這樣的罪名。」
Donich表示,公交公司可以制定孩子獨自乘車的年齡限制,但大多是讓父母或監護人自行決定。多倫多公車局TTC及溫哥華的Translink就沒有相關規定。
溫哥華的克魯克說他在允許孩子單獨乘公交車之前曾經諮詢過TransLink ,關於多大的孩子可以乘公交車,對方回覆說沒有這個規定,主要是由父母來決定。
孩子獨自乘車有安全年齡嗎?溫哥華遊學 
心理學家helpmesara.com網站的作者和創建者Sara Dimerman認為,孩子是否可獨自乘車,取決於孩子的成熟程度,經驗及父母的自行判斷。在孩子12或13歲可以獨自乘車前,最好先與朋友一起。
加拿大安全協會(CSC)表示,通常孩子到10歲時,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到12歲時,可同時照顧年幼的孩子。兒童獨立非常重要,但希望家長在讓孩子獨立行事時,孩子能把事情做好。這有很多因素要考慮,如孩子的成熟度及其性格等。家長要確保孩子獨自乘車時有自信不害怕,所以父母在讓孩子獨自乘車前,應至少陪他們同乘幾次,以確保孩子知道出現一些情況時要如何處理。

資料來源:大紀元

澳洲遊學團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 National University,ANU)將進行教育改革,以因應目前國內外瞬息萬變的情勢。副校長施密特教授(Brian Paul Schmidt)上週四在校內重要會議上宣佈了具體變革內容。據堪培拉時報報導,施密特在ANU大學盧埃林禮堂(Llewellyn Hall)對1000名校園職員演講中列舉了ANU未來的教學戰略方向,包括:

為五個全球重點研究項目提供資金;
一個「招收人才」計劃,即將招聘比例至少50%為女性員工的世界級科研人才計劃;
改變ANU招生澳洲遊學團程序,減少對ATAR(澳洲高等教育入學標準)結果重視程度;
創建一個「政策智囊團」,研究制定政府公共政策風險解決方案;
成為澳洲調解原住民與非原住民關係的主導角色。

施密特教授曾獲得諾貝爾獎,他在接受堪培拉時報採訪時表示,ANU部門之間過於獨立已導致聯邦政府資金資助減少的問題。他說:「我們是國立大學,必須提醒自己擔任的特殊角色及重大的責任。這個大學應該像一個大家庭一樣,相互合作是ANU建校時的宗旨,我們必須保證不失去這個傳統。」澳洲遊學團

他還說,目前ANU通過與工業界合作以及其它替代基金來源彌補了大學從政府獲得的資金不足問題。但是,他表示澳洲政府對高等教育還是極為重視的,並已經投入了大量的資助。
施密特還強調了ANU其它重要改革,包括吸引更多澳洲遊學團人才和促進學術多元化等方面。


來源:大紀元
2017年7月到8月間,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英文: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簡稱CIBC)的一份報告指出,加拿大的高等教育機構必須做出改變,以培養出真正能夠驅動未來經濟發展的人才。CIBC的這份網上調查顯示,在加拿大遊學代辦擇業的時候,學生們變得越來越實際。加拿大遊學大學錄取的學生數量在一些高收入的行業,例如金融和STEM領域(科學,技術,工程,數學)有大約30%的增長。這些課程學費增長的速度幾乎也是其他課程的兩倍,這也導致學生在進入職場時的負債水平較高。

這份報告還建議,加拿大的高等教育體系不夠靈活,因為它往往迫使加拿大遊學代辦學生在大學和學院之間做出二選一的選擇。儘管在安省有45個學院和大學的聯合項目,但實際上只有8%的加拿大學生在這樣的雙項目中學習。“供需之間的錯配成本已經顯現,我們可以看到當下年輕人的就業情況並不理想,而且加拿大低於平均水平的收入段比例正在上升。“報告中說道。CIBC的這份報告是在今年7月27日和8月2日之間做的,有1506個全職和兼職的學生參與了此次調查。加拿大遊學
 
來源:星島日報
在台中擁有19年的歷史、秉持著「語言,是文化交流的第一步」的理念,打破市場上既有的補教業制式教學模式,採語言諮詢的方式,成為台灣外語諮詢的先驅。在歌倫比亞美語,不只會員來自不同領域,外籍顧問們也各有專精,能夠暢談各種產業、專業議題。在這樣的組合下,會員們除了在諮詢時可以學到與自身背景相關的內容,更可以透過多方討論,自然地認識不同領域的字彙及語法使用。遊學代辦

從基層客服人員入門,受到工作環境所需,不得不硬著頭皮和外國顧問進行相關事務的接洽。久而久之,她從操著一口不輪轉英語的基層客服,成為能夠流利使用英語和外籍人士溝通的業務部經理。這樣的轉變不但為她的事業創造高峰,更獲得公司高層的賞識,將她派至海外,成為駐點國外的業務負責人。

旅居海外近兩年的時間,回到台灣接下總經理一職。她發現,台灣的人才其實並不亞於國外。就工作型態及危機處理能力來說,台灣人才在國際市場上是有極大優勢的,唯一欠缺的就是透過語言來掌握更多的海外工作機會。英語能力的提升一定能夠為自己帶來更多的機會,因此,也於今年開始將版圖擴張至海外就業媒合與海外留遊學代辦 ,希望能夠協助更多人提升自我、創造更多知識與文化的交流。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
標籤: 遊學代辦

打工度假何其多?年輕人就是愛澳洲

根據外交部資料顯示,台灣從2004年與紐西蘭及澳洲簽定打工度假協定開始,至今已有包含日本、加拿大、德國、南韓、英國、愛爾蘭、比利時,及最新的匈牙利、斯洛伐克等11個國家陸續對台開放打工度假。

然而,統計到2013年底,共有超過12.8萬人次的台灣青年參與打工度假,其中前往澳洲的人數就超過10萬人,比例高達近8成。讓人不禁好奇,台灣年輕人到底為何獨愛澳洲?

倘若深究其原因,可以發現澳洲受大家青睞不是沒有道理。
 
首先澳洲政府對於打工度假簽證名額並沒有限制,因此只要體檢沒問題,可說是有申請就會過。打工遊學
 
再來是澳洲官方語言是英文,對於多數台灣人而言,英文可說是除了母語外,最熟悉的第二語言,雖然每個人程度不同,但相較於其他歐陸國家可能得需要學會德語、法語而言,到澳洲打工度假的語言障礙門檻也稍微降低。
 
最後當然就是勞動條件較佳,澳洲合法工資每小時最低來到新台幣近500元(依匯率波動而有不同),加上地廣人稀導致勞力缺口,也讓打工族更有機會找到工作。
 
哪些人去打工度假?輕熟齡、女多於男
 
曾經出國打工度假的人應該會有相同感受,那就是一樣是去打工度假,「在國外遇到的洋人背包客,多半都是比台灣人更年輕的肉體」。
 
由於東、西方社會民情不同,外國人鼓勵趁還年輕時,多出去走闖、看看這世界,很早就會有「Gap Year」概念並付諸實行;台灣社會相對保守,父母擔心子女出門在外受欺負、或無法自主,甚至負面地認為出國打工就是去當「台勞」,這些觀念差異讓台灣青年出國打工度假的平均年齡較長,根據調查,台灣青年打工度假平均年齡超過26歲,是世界各國中年紀最大的。
 
此外,調查也顯示,台灣打工度假族女生占7成,男生只占3成,這種「女多於男」的打工度假現象相信也是每個過來人的共同經驗,然而,為何會有如此情況?有人認為,「女生對於國外生活容易有所憧憬」、「男生較甩不開傳統社會包袱」等等,總之,對於出發打工度假這檔事,女生可能比男生想像中來得有勇氣喔。
打工度假=淘金?沒賺到一桶金的才是多數
 
台灣媒體在報導打工度假時,切入角度不外乎就是出賣勞力當「台勞」,然後就能「賺到人生第一桶金」。老實說,這裡犯了很嚴重的兩個謬誤。首先,「只打工、不度假」的台勞確實存在,但也有不少台青是選擇「work hard, play harder」,認真工作存到旅費後,好好把澳洲玩遍,這種「以偏概全」的片面式報導,就犯了議題設定的嚴重錯誤;話說回來,「台勞本身有什麼問題嗎?」,當社會大眾熱烈討論台勞這件事的同時,潛意識隱含著一種對於職業的歧視。
 
最後,打工度假能存到一桶金的人絕對有,但恐怕是少數,因為那必須除了本身有實力、也要有找工作的好運氣,加上這幾年澳洲整體經濟疲弱,當地又有各國打工族、中國留學生一同競爭職缺,背包客抱怨找不到工作時有所聞,所以千萬別再認為澳洲錢好賺了。打工遊學
標籤: 打工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