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暑期應該儘量尋找機會,增加社會體驗

李開復:大學生怎打工?這6種「最有養分」

我認為暑假無論如何不要閒置著。如果能有機會打工、遊學 ,都應該要爭取。千萬不要就呆在家裡。哪怕是在雜貨店裡打工,或者是做志工,都不要閒者,什麼都不做。學校畢竟和社會脫節,暑期工作是很好了解社會,增加人脈,學習與人相處的機會。另外,年輕是你的本錢,時間無價,所以一定要把時間換成經驗和智慧。

而非暑假而在讀書時,我建議要看情形。一方面不能太負面影響學業,另一方面要看有多少養分。若與專業或興趣相結合,我比較贊成同學們在大學高年級的時候適當兼職、打工,因為這是瞭解社會專業的一個非常好的途徑。但是如果沒有經濟的壓力和原因,諸如發發傳單之類的工作就大可不必去做。並非我蔑視這樣的工作,只是相比之下,專心於校內學習對或許收穫更大一些。普通的打工可以留到暑期再去做。

我認為比較好的幾種「最有養分的打工」包括:

1)尋找與你專業相關的工作,以幫助你學以致用。

2)在進入社會前鎖定自己的興趣。有些同學主修A,但是一直覺得自己對B更有興趣,因此就可以利用打工的機會來更理解A或B。

3)去你心儀的企業打工,深入瞭解和學習它的企業文化;把你崇拜的人當作打工時的老闆,從他那兒學習。

4)用打工來培養自己的人際關係、團隊精神等等素質。

5)最後,對於那些想出國讀研的學生,如果能進像微軟研究院這樣的研究單位打工,而且能夠發表出一兩篇論文,那對你申請博士將非常有用。

6)想創業的同學去創業公司體驗快速成長不斷調整的日子,和嘗試一切自己動手的感覺。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 
標籤: 打工遊學

暑假是學生出國遊學的熱門季節

內地家長都會安排子女到歐美遊學,增廣見聞。惟內地傳媒近日發現,不少內地遊學生遊學之餘,更會被家長要求帶上購物清單及大型行李箱,替家長到各地名店購物,遊學過程不再單純。暑假遊學團

內地傳媒報道,北京首都機場內很多準備出國遊學的學生,均帶着未有裝滿的大型行李箱,稱要「騰出地方裝給媽媽和阿姨買的東西」;他們更帶備寫上各種名牌化妝品、手袋等的購物清單。內地傳媒隨機詢問10名學生後,發現其中7人被託付了「購物任務」。暑假遊學團

一名林姓英國遊學團領隊表示,其遊學團行程原先不包括購物,被接近半數家長要求後,遊學團方面遂增加在機場免稅區停留的時間,更發現部分父母直接將大額信用卡交託給子女購物,對學生遺失信用卡或被騙消費等表示憂慮。暑假遊學團
 
資料來源: 東網

海外遊學何以風靡?

毫無意外,海外遊學又熱了一個暑假。

全球化背景下,青少年學生在假期中背起行囊出國遊學,不僅作為一種很「潮」的度假方式盛行,同時也讓這種國際性跨文化體驗式教學模式的市場逐漸發展壯大,並且增長迅猛。

一個被較多引用的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海外遊學達50萬人次,市場規模超過100億元;2016年,遊學行業市場空間已達300億元,且未來5年還將保持30%至50%的增速,預計10年後出境遊學將成萬億元規模市場。

有關專家表示,普通海外旅遊產品毛利率一般在5%~10%左右,而海外遊學產品則可達到30%~50%,高額利潤空間產生了巨大吸引力,遊學將成為資本投資的下一個「藍海」。旅行社、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留學中介公司,甚至學生就讀的學校,紛紛搶灘這個市場。

海外遊學不能輸在「起跑線」上?

「這是你第一次離開媽媽去遠行,第一天,我已經開始倒數了。」袁女士的女兒今年10歲,這個暑假跟著學校組織的團參加赴日本的海外遊學。袁女士內心充滿不安,每天都在朋友圈刷屏倒數,畢竟孩子太小。「但如果不讓她去,而其他同學都去,她的見識會不會就輸在了起跑線上,她會不會因此缺少與同學交流的話題?」

李女士也深有感觸,「兒子才上小學五年級,但今年寒假班上將近一半的同學都去了學校組織的澳洲遊學。假期一結束,大家都會在一起討論各自的住宿家庭、新認識的外國小夥伴還有互贈禮品。」 那一次,李女士沒給兒子報名,「他沒去就沒有共同話題,感覺很失落,被問到為什麼沒去甚至有點自卑。」這個暑假,「隨大流」給兒子報名去了美國。為此,收入不高的她足足攢了小半年的錢。

袁女士和李女士的焦慮,普遍存在於中國的普通家庭,並因此支撐起一個龐大的海外遊學市場。

根據途牛旅遊網今年6月份發佈的《在線海外遊學市場消費分析2017》,青少年已成當下海外遊學市場主力,且呈低齡化趨勢。遊學群體中,初中生佔比49%,高中生佔比24%,合計佔比超過73%。同時,越來越多的小學生也開始參加海外遊學,出遊人次佔比為11%。

海外遊學似乎也正在被划入教育的「起跑線」中。在這樣的競爭氛圍下,沒出過國的孩子難免會在心理和經歷上感到「劣勢」,並且越來越多的家長正逐漸形成海外遊學不能「人有我無」的思想。

對此,有評論稱,遊學催生了家長之間的攀比心,看到身邊越來越多的孩子暑期出境遊學,很多家長都坐不住了。迫於周圍環境的壓力,家長們無形中陷入「別人都去了,我也要去」的攀比心態,認為只有這樣才能讓孩子更好地融入學校生活。一哄而上,盲目跟風,成了當前遊學市場的寫照。

海外教育資源成吸金「賣點」

縱觀各大留學機構的熱門海外遊學項目介紹,可以發現世界名校成了計劃中的重頭戲,比如,「探訪哈佛書店」「前往常春藤盟校之一的耶魯大學,深入斯特林紀念圖書館進行參觀」「走進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聆聽留學生活經驗分享」「體驗斯坦福大學創新思維課程」「全部課程均於牛津劍橋大學學院內授課,提前感受名校氛圍」「加拿大六大頂尖學校深度探訪」等等。

孩子「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背後,考驗的是家長的錢包。對比多家機構,遊學項目的費用大致在3.6萬元至4.2萬元不等,行程天數一般在12天到14天。即使價格不菲,家長仍然願意為此埋單,甚至成了對孩子的剛性教育投資。尤其是英國、美國、澳大利亞等名校雲集的熱門國家,許多家長都認為,這些地方的教育資源非常好,孩子可以通過遊學儘早感受與國內不同的學術氛圍,為將來留學打下基礎。

一些短期遊學還有機會和國外學校的師生面對面地進行專業交流,甚至有可能提前鎖定入學機會。這對家長們極具誘惑力。

趙女士的女兒從小便專攻小提琴,高中讀的也是藝術類的國際學校,已經做好本科留學英國的打算。因此,幾乎每個寒暑假趙女士都會為她報名國際遊學。「通過學校內部組織或留學機構報名的都有,海外遊學期間有機會和當地音樂學院的學生一起排練演出,表現突出的話還能拿到專業老師的推薦信,對孩子以後的留學申請幫助太大了。」趙女士認為 ,這錢得花。

「豪華」遊學名不副實?

但目前的海外遊學尚處於魚龍混雜的階段,市場管理比較混亂,產品質量參差不齊。各種海外遊學機構定製、包裝出一個個「高大上」的項目,但實際過程中「游」與「學」的效果是否值得高額費用也有待考量。

其實,教育部早在2014年就頒布了《中小學學生赴境外研學旅行活動指南(試行)》,對「寓學於游」作出了明確的指導意見,其中包括「境外研學旅行的教育教學內容和學習時長所佔比例一般不少於在境外全部行程計劃的1/2」。

然而,市面上大部分的遊學項目,在14天的行程中,語言學習或學校參觀的時間大致只有5天,剩下的則都是觀光遊玩,與普通旅遊團相似,變成了「上車睡覺、下車拍照」。而 5天的學習時間也存在較大的水分,學校一般每天僅安排半天的課程,這意味著實際上學習的時間更少了,「游」的比例明顯大於「學」。
 
另外,與同類普通旅遊項目比,海外遊學僅僅是加入了英文課程,便一下「身價翻倍」,難免有價格虛高的嫌疑。

有家長反映,國外校園都是免費開放的,老師帶著遊覽一圈,再讓校內招生辦老師宣傳一下,便稱作「參訪」,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而根據一些遊學機構的介紹,僅有一小部分的遊學產品是安排孩子插班到本地生的課堂中體驗原汁原味的外國教育,其餘大部分項目計劃都是請當地的外教給遊學團里的孩子集體上課,這被不少家長吐槽為「換成大洋彼岸的教室上英文課而已」。

還有家長表示,選擇遊學看重的是讓孩子體驗「寄宿家庭」,融入當地人的生活中,比住在酒店或學校宿舍更能深入到國外文化中。但現實情況卻是,一些機構安排的寄宿家庭容納學生的數量多達15~20人,校方表示這樣更便於管理。對此,有家長抱怨,「本以為選擇寄宿家庭能讓孩子在日常生活中更多地接觸外國人,增加語言交流,但沒想到原來整個團20來個學生都住在一家,簡直就是集體民宿短租的模式,這錢花得不舒服。」

當然,更讓家長牽腸掛肚的還有安全問題。海外遊學屬於一個灰色地帶,在實踐中,不少都是由某些諮詢服務公司對接一些海外資源或外包給旅行社組織,很多地陪都是在讀留學生或當地華人,專業化程度較低,素質也良莠不齊,亟須加強監管和規範。

資料來源:新浪新聞中心
標籤: 海外遊學

中國瘋海外遊學營

中國短期海外遊學營十分火熱,十餘天的暑假遊學團,價格動輒數萬人民幣。但北京青年報調查發現,市場上的遊學機構與學校之間有潛在利益鏈,一些遊學機構坦言,學校能從每個學生的花費上得到的提成通常在5%-7%之間,帶隊老師還能獲得免費出境機會。

報導指出,學校組織的暑假遊學團,價格一般在3至4萬元之間(人民幣,下同,約4500至6000美元),時間在10-15天之間。查詢同時段、同時長且行程類似的普通旅行社報價,發現這些遊學項目報價要高出不少。如某中學組織的14日美國東海岸高校遊學項目,花費是3萬2800元,而普通旅行社報價則多維持在2萬出頭,中間價差出了1萬元。

這多出的1萬多元,則以遊學機構打出的五花八門的主題遊學形式出現。如美國東海岸高校暑假遊學團項目中,同樣包含常規旅遊路線,包括參觀自由女神、白宮、第五大道等景點,一般上午去名校進行學術交流、邀請校友座談等,下午則安排去這些景點。

這種以學校為主辦載體、由中介機構組織承辦夏令營的相關活動,成為目前中國市場上最常見的營銷模式。

報導說,一家名為「青青部落」的遊學機構坦言,「我們和學校的合作模式按人頭算,每拉來一個學生之後,學校能得到的提成通常在5%-7%之間」,該工作人員還強調,提成比例區間和學生報名數量有關,報名數量多、規模大的學校提成比例就高。

另一家遊學機構的張老師則說,他們一般採用「報價差歸學校暑假遊學團」的分成模式,即遊學機構會給出兩個價格,一個是結算價報給學校,而另一個則是給學生的報價。遊學機構收取結算價,而學生報價和結算價之間會有一個差價,這個差價就是學校拿到的部分。張老師透露:「我們機構這邊就是按照結算價來走,一般一個人的利潤有三四千塊錢。」

除此之外,幾乎所有遊學機構都保證可以免去學校帶隊老師的費用,並平攤在學生報價中,「帶隊老師的話我們會把他的價格也核算進報價中去」。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英國是一個有著悠久教育傳統的國家,擁有世界上最古老的高等教育學府,是近現代高等教育體制的發源地。英國教育體系與中國不同,中國的學生在考慮到英國留學時,要充分了解這兩種制度的區別。英國教育聯盟專家介紹,英國教育一般分為義務教育階段,繼續教育階段以及高等教育階段。
 1、義務教育階段

  英國學生在經過3-5歲的幼兒園教育之後,一般5歲開始上小學,經過6年的小學學習後進入中學教育,英國中學沒有初中高中之分,從中一到中五共5年時間。完成中學教育的最後兩年後,也就是10年級和11年級。學生參加統一的中等教育水平考試(General Certificate Secondary Education,GCSE),該成績決定學生A-level(General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 Advanced Level)的學習和科目選擇。

  2、繼續教育階段

  學生在獲得GCSE后可以選擇繼續深培養讀A-level課程,或者選擇職業路線就讀職業培訓學校。英國的職業教育種類許多,無奇不有,假如學生動手能力很強,或者有某一非凡專長,可以考慮走職業教育的道路。

  A-level學制一般為兩年,第一年是AS,第二年是A Two。專業分科很細緻,與我國高中學習的課程不同,這種課程類似於大學的基礎課程。學生在第一年可以選讀三至四門。歷史、地理、法律、商學、經濟學、心理學、社會學等文科類課程要求做大量的讀和寫,對言語的要求較高,加上我國中學文史類課程與英國的差別非常大,因此此類課程對中國學生來說是比較難取得好成績的。數學、物理、化學等理科類課程是我們中國學生的專長,在這些課程上中國高中畢業生的程度已經相當於A-Level第一年的程度。因此只要言語水平沒問題,那基本上不會碰到非常困難的境況。所以,數學幾乎成為每一個中國學生必選的課程。

  3、高等教育階段

  大學學制一般為三年,蘇格蘭地區為四年。英國學生在進入大學之前接受了十三年的初級和中級教育,而中國小學階段和中學階段共十二年,比英國少一年。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國內學生去英國留學讀本科時需要在大一之前多讀一年預科課程的緣由,這一年預科主要是言語課程與大學專業基礎課程相結合。畢業后可以升入大一。大學畢業時,學校會依據總成績確定學生的Degree Level,學位劃分為一等榮譽學士學位(First-Class Honors,First),優秀二等榮譽學士學位(Upper Second-Class Honors,2:1),一般二等榮譽學士學位(Lower Second-Class Honors,2:2),三等榮譽學士學位(Third-Class Honors,Third),一般學士學位(Ordinary degree,Pass)。假如學生想繼續讀研究生的話,這將是一個重要的參數。

  英國的碩士階段學制較短,一般只有一年,這也是吸引海外學生之處,節約了寶貴的學生時間。英國碩士分為授課式研究生課程與研究式研究生課程。研究式研究生課程一般需要2年才能完成。中國學生一般會選擇授課式研究生課程。

  博士學位分為PhD和高級博士學位兩種類型。大部分的學科領域頒布的博士學位為PhD。一般需要3年的課程學習和研究,並提交學位論文。另一種為高級博士學位,這種類型的博士學位一再對那些在非凡學科領域內做出了突出貢獻的人予以承認。獲得者通常在學術方面有獨到之處的高水平專家,並曾出版過大量的學術著作。



詳全文 英國教育體制與中國教育體制有什麼不同之處-生活新聞-新浪新聞中心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70814/23450568.html
福建話連續劇 破天荒准播
紐約時報報導,新加坡政府近40年來限制中國方言的政策最近悄悄鬆綁,政府近日允許一齣電視連續劇以福建話(新加坡閩南話)播出,是1970年代末以來首次,此外,許多年輕華人開始自力學習方言,冀望跟只會說方言的祖父母溝通,並與家族歷史重新連結。

今年五月,新加坡政府支持一個多種方言的影片拍攝計畫,教育部長還以個人身分參加影片發行活動,這在幾年前不可想像。新加坡遊學團

40年的打壓方言政策
1970年代末,新加坡政府開始禁說中國方言,提倡華語,而方言卻是約七成五新加坡公民的母語。幾年後,新加坡政府連華語都抑制,要全民說英語。

18歲新加坡華人李軒進說:「我開始體認到,福建話才是我真正的母語,華語則是繼母語,我想認識真正的母親。」為了保存福建話,他開了一個臉書專頁。

新加坡語言學家陳丹峰(音譯)說:「新加坡本來是語言的熱帶雨林,繁盛茂密、有點雜亂但活力十足,經過數十年的修剪砍伐,現在成了一片只種植經濟作物的花園:學英語或華語,其他沒有用,剪了吧。」
 
 
 祖孫交談 永遠不超過幾個字
禁說方言導致新加坡三代同堂家庭的祖輩和孫輩很難溝通,華人普遍對這個政策反感。7歲的拉葳英語流利,略通華語,她的祖母劉娥嬌偏好講福建話,結果祖孫的交談永遠不超過幾個字。

新加坡已故建國總理李光耀是操英語的菁英政治人物,絕少說華語和中國方言,他認為一個人越常說某種語言,對其他語言就會越來越不熟悉,方言會占用大腦有限的儲存空間,不如讓給實用的英語。

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語言歷史學家李子玲說:「李光耀以為他自己做不到的,別人也做不到,他以為學方言會讓兒童糊塗。」新加坡遊學團

新加坡政府選擇提倡華語和英語,並不難理解,不過,當時這兩種語言跟大多數人民幾乎沒有關係,占人口四分之三的華人幾乎都說福建、廣東、潮州或客家話,新加坡只有百分之二的人說華語。

童年被罰寫「我不再說方言」
1979年,新加坡政府展開「說華語」運動,在一些學校,說方言的學生會被罰款和罰寫「我不再說方言」幾百次。全新加坡人都被灌輸這個觀念——「說方言的沒前途」。

1981年,新加坡政府禁止電視和電台播放幾乎所有的方言節目,包括方言流行音樂,許多不懂華語的華人就此與社會隔絕。

1987年,為了促進新加坡三大族群華人、印度人與馬來人的團結,政府將英語定為所有學校的教學用語言,華人學生只能在一堂母語課上學到華語。
 
 淡出的母語 尋根的欲望
在二○一○的調查中,新加坡人最常在家使用的語言,華語比率甚至略高於英語,但最近一份官方調查顯示,英語已是新加坡人最常在家使用的語言,其次依序是華語、馬來語和塔米爾語。在家說中國方言的新加坡人僅占一成二,一個世代前卻估計有五成。
 
 
 不過,自從2015年李光耀過世後,許多新加坡人開始找尋自己的文化根源,包括學習祖先的語言。最近一個周五下午,20來人聚在一間小教室學習福建話的「團圓飯」、「祈福」和「舞龍」。其中有三名學員是專長老年醫學的醫生,希望與年長病患溝通,其他人純粹好奇。34歲學員伊凡‧張說:「我們想了解自己的根,這就必須學方言。」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巴拿馬與台灣斷交,多倫多台僑社團都感到遺憾。而在同聲表明堅定支持自由民主台灣的同時,也有人主張,該是務實用「台灣」名義走向世界的時候了。

加拿大多倫多台灣商會今天在每月例行理監事會議上發表聲明指出,巴拿馬不顧百年邦誼、背棄老朋友,多倫多商會感到遺憾、憤怒和失望。他們呼籲國際正視並支持台灣的民主政治與法治社會。今後他們也將堅定支持自由民主的台灣。加拿大遊學

加拿大多倫多台灣商會名譽會長游宗熙表示,理監事會一致認為,北京用金錢外交破壞台灣與邦交國關係,這種做法衝擊兩岸穩定現狀,而打壓和威脅也將摧毀兩岸關係,台灣人民將因此極度反彈。

多倫多台灣商會會長、僑務委員黃麗美則說,台商在海外遍布世界各地,全球台商在各國都有貢獻,今後台商必須更加努力拚經濟,讓世界看到台灣小而美的經濟實力,才不會被輕易拋棄,不再害怕失去邦交國。加拿大遊學

多倫多台灣人社團聯誼會召集人鍾雅澤表示,在加拿大的海外台灣人,能為台灣做的就是繼續做好加拿大公民本分,服務當地社會、為台灣建立聲譽,讓加拿大友人願意幫助台灣做更多事。

世界台灣同鄉會聯合會前會長葉國基則認為,當前國際轉向日益強大的中國,與之建立關係是大勢所趨;對巴拿馬來說,也很難與仍在憲法上聲稱擁有全中國的中華民國繼續邦交。

他認為,未來台灣應務實放棄宣稱代表全中國,以「只代表台灣」的立場與國際往來,以台灣名義走出世界,才能有嶄新的外交經驗。

葉國基說,在現實上,有些事能做不能說,但至少凡事應以台灣為主體正名。海外台灣人也會與國內台灣人相互呼應,協助台灣發展外交關係。



來源:中央通訊社
澳洲教育部(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的最新數據顯示,2015年澳洲遊學團澳洲大學有將近5成6的學生並非以ATAR(大學入學排名積分)分數、而是使用其它條件進入的大學,這一比例創下過去10年新高。而這ㄧ族群的輟學也在上升中。據雪梨晨鋒報報導,一份高等教育標準委員會的討論文件指出:「輟學通常和ATAR分數有關。」2015年,ATAR分數在91分以上的學生佔本科生人數的10%,比2005年的13.4%下降了不少。2014年的數據顯示,ATAR分數在30至49之間的澳洲遊學團學生群體輟學率最高,為24%;ATAR分數在50至59的學生輟學率為20%,排在第二位。而沒有用ATAR分數入學的學生群體輟學率上升到了近18%。取代了之前排在第三位的ATAR分數在60至69的學生。

而2011年的時候,沒有ATAR分數的澳洲遊學團學生輟學率還衹有15%。
2014年澳洲大學的平均輟學率為21.01%, 比2005年的18.86%有所上升。如果把轉專業但繼續學習的學生計入進去,總輟學率為15.18 %,高於2011年的這一數據12.79%。討論文件稱,雖然澳洲遊學代辦學生的ATAR分數和入學基礎是他們能否完成學業的重要指標,但是其它因素,如在哪個大學學習、是否遠程學習、是否全日制學生以及年齡對他們是否能完成學業有更大的影響。例如,非全日制學生和澳洲遊學團遠程學習的學生不能拿到學位證書的幾率和ATAR分數在50分以下的學生是一樣的。

澳洲大學聯合會(Universities Australia)會長羅賓遜(Belinda Robinson)說:「(討論文件)指出,輟學並不是因為入學標準低或者學生人數上升。大量澳洲遊學團學生沒有選擇通過ATAR分數入學,這不是個壞事。」他還說:「許多調查顯示,許多學生輟學的原因是不受大學控制的,屬於個人原因,如經濟壓力或者家庭責任。」討論文件稱沒有發現「輟學率危機」,並推薦高等教育學校通過提高入學流程的透明度來提高學位完成率,並為那些有輟學風險的澳洲遊學團學生提供早期支持。根據2014年的數據,在新州,澳洲南十字星大學(SCU)的輟學率最高,達24.54%。全澳輟學率最高的是塔斯馬尼亞大學,高達38.13%。而知名學府墨爾本大學的輟學率衹有3.74%。

來源: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