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楊婉儀預告帶仔女去美國太空總署

前港姐冠軍楊婉儀與老公王瑞勳一同出席荷蘭日活動,並欣賞時裝騷。她表示雖然未去過荷蘭,但知道當地有不少華人居住:「有好多親戚朋友住嗰度,好靚、生活質素高,好想去見識吓。」暑假遊學團

問到復活節假期會否與子女出國旅遊?她表示已有三年沒與仔女去旅行,而暑假會帶遊學團到美國參觀太空總署,同時帶子女順道旅遊:「仔女都會一齊參觀,上吓堂,同時親子活動。
暑假遊學團 (仔女有冇扭計少陪佢哋出國玩?)冇,習慣咗我哋係少去旅行,喺香港有好多活動消磨。(佢哋心情好興奮?)未講,等買晒機票先,佢哋暑假就話放假,但我哋仲要返工,佢哋好乖、好體諒我哋。」她表示10歲兒子志願成為太空人,而12歲女兒就喜歡設計。

 

資料來源:東網 

全球化浪潮,「國際移動」已是不可或缺的能力。據教育部統計,每年出國念大學的應屆高中生逐年增加;留遊學機構也發現,近年留學年齡有降低趨勢。除留學外,寒暑假遊學團 也相當受歡迎,不同於過去以語言學習為主的遊學團,家長現在更青睞「主題營隊」。

教育部統計,出國念大學的應屆高中生逐年增加,近6年已成長近1.6倍,104年人數來到1443人;若從留學簽證申請人數來看,2015年總計有38166人申請,最大宗的國家仍是美國,其次為澳洲、日本。

美加文教總經理叢蓓明觀察,近年留學年齡逐漸降低,以前大學生居多,這幾年已向下至高中升大學、甚至國中升高中。分析留學年齡降低、人數逐年增加的原因,叢蓓明認為,可能與家長對台灣教育體制愈來愈不安有關,教育制度不斷變化,加上各行各業對語言能力的重視,讓家長希望盡早把孩子送至國外,讓孩子能夠提早接觸當地文化、學英文。暑假遊學團

 

有行旅首度推音樂營 有機會獲大師寫推薦信

 

每年定期舉辦各式遊學營隊的聯合報系「有行旅」則觀察,家長過去替孩子找寒暑假遊學團,多以語言學習為主,但近年家長不愛孩子出國還是坐在教室裡上課,會針對孩子的特質找尋適合的「主題營」,讓孩子除累積語言能力,也探索生涯。

有行旅每年都會舉辦各式不同營隊,例如已邁入第15屆的矽谷科技夏令營,帶學生去Yahoo、Google等知名企業,由企業主管來分析產業未來趨勢;另「CSI紐約鑑識營」則帶學生到美國李昌鈺鑑識科學中心,實際模擬刑案現場,教孩子彈道分析、血液分析等,讓學生培養觀察力和探究精神。暑假遊學團

除了鑑識營、矽谷營等熱門營隊,有行旅今年首度為喜歡音樂的學生舉辦「奧斯汀國際音樂營」,以正式管弦樂團編制招生、國際大師親自指導,若學生表現佳,有機會由大師親自寫推薦信,有助未來升學。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暑假STEM夏令營 資優生赴牛劍培訓

【星島日報報道】STEM(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教育最近大熱,除了本地中、小學積極推廣外,也是今年海外遊學團的重點項目,好像Elsie早前介紹過美國及澳洲的遊學團,甚至本地大學的暑期課程,都有STEM元素。暑假遊學團

Elsie知道,有教育機構在今年暑假,亦為中學生首辦「牛津、劍橋2017年STEM資優生夏令營」,讓同學在兩星期內,可分別修讀牛津及劍橋大學內的暑期課程,學習有關數理、科技的科目外,也可了解兩所頂尖大學的學習環境。

  Elsie問過上述夏令營在香港的負責人吳美玲(Lila),她說該機構以往曾舉辦多次頂尖大學的資優暑期培訓課程,例如英國的牛津大學、倫敦帝國學院等,但都是在同一所大學內上課的形式,並未試過在一個夏令營內,同時讓學生參與兩所大學的課程,而今次舉辦牛津和劍橋大學的STEM資優生夏令營,除了是該機構首辦外,在香港也是首次有這類暑期課程。「同學一次過到兩所大學參加夏令營,好處是可以認識兩所大學的環境,好讓日後升學作參考。」

  Lila說,如學生報讀英國的大學,並以牛津或劍橋大學為目標的話,根據當地升學制度,是只可以報讀其中一所,不可以同時報讀兩所學校,故學生如能在報讀前,有機會親身到當地,比較兩所大學的環境,相信有助日後選校。

  歷史悠久的牛津和劍橋大學,過往均培育出不少科研人才。Lila說,是次以STEM為主題的夏令營,分別會在牛津大學聖安妮學院(St Anne’s College)及劍橋大學Fitzwilliam學院上課和生活一星期,內容圍繞化學、經濟、醫學、物理與工程等範疇。「課題都是近年熱門的主題,例如研究寨卡病毒、跟智能手機輕觸式顯示器(Touch screen)、與科技有關的石墨烯(Graphene)、登陸火星的科技等等。」師資方面,課堂由牛津及劍橋大學的教職員授課,上課模式也跟大學類似,例如同學需分組做專題研習,約三至四人一組,亦需要在課堂上作匯報。暑假遊學團

除了課堂外,夏令營會帶學生到英國核聚變實驗所,以及高頻交易平台參觀。前者是國家級實驗室,後者則可讓學生模擬做交易員,了解金融市場的系統及計算方式,都是屬於STEM下的學習元素;另外,夏令營也有批判思維訓練、參觀倫敦名勝,讓同學參加不同課餘活動的環節,例如有體育、電影觀賞等活動。Lila表示,夏令營畢業學員,將分別獲發牛津和劍橋大學的證書,相信有助日後報讀大學時,豐富個人學習履歷,有助撰寫個人陳述(Personal Statement)。

  雖然夏令營以STEM為重點,但聽Lila講,參加夏令營的學生,並非必須在數理方面曾獲獎項。她指夏令營的報名資格有三項,分別是學生年齡介乎十五至十八歲、具備良好英語能力、曾在任何一季「世界數學測試」的數學或解難分析科測驗中取得優等成績;如未曾參加「世界數學測試」的學生,則須校內成績優異(須經學校推薦)。如有需要,機構或會邀請學生面試。暑假遊學團

 

資料來源:Yahoo新聞 

夏天將至,怎麼安排才好呢?

每年暑假都是遊學團的旺季,有遊學中心首辦航空訓練遊學團,以10萬元去加拿大學飛行,順利完成者可考取「學神牌」,連近視、遠視學生也可參加。也有遊學團和英國知名球會車路士合作,3.6萬元到車路士訓練場「學波」14天。不過這些「貴價遊學團」,難免令人質疑是炫耀多於學習。暑假遊學團

私營飛行訓練學校加拿大環太平洋航空學校(Pacific Rim Aviation Academy),今年首次和香港環凱國際升學中心合作,在8月舉行一連15日的溫哥華航空訓練遊學團,接受14歲或以上學生報名,遠視或近視學生亦可報讀。該團剛截止收生,報名全為16歲以上男生,多數來自國際學校。負責該遊學團的環凱國際升學中心個案主任黎詠雯表示,現時市場上的飛行訓練團以成年人為主,媒體影響力如電視劇《衝上雲霄》吸引年輕人愛上飛行。她指學生完成課程並考試及格,會獲得該學院所發出的Student Pilot Permit(學生飛行駕駛執照,俗稱學神牌),而該證書獲加拿大聯邦航空管理局及私立職業培訓機構局認證。

另外,遊學中心英孚教育(EF)和車路士足球協會合辦兩星期足球訓練班,成功吸引香港的車路士球迷為其兒子報名。該團名額已滿,全團約10多人,主要為13歲的初中生,其次為14至17歲學生。英孚教育語言遊學團課程經理梁皓鈞表示,近年遊學團發展越來越相似,需以新意突圍。香港學生會分成小班,和不同國家學生一齊學足球,他們到車路士位於舒梨郡(Surrey)的訓練場上課,課程由車路士認證的教練負責,學生亦會參觀車路士主場史丹福橋球場。

旅遊業議會總幹事董耀中認為,今年遊學團暢旺,以復活節假期的情況估計,今年暑假遊學團會爆滿。東瀛遊執行董事禤國全指,2011年起政府以關愛基金資助海外交流團,故2011至2014學年報名人數持續上升,本學年因關愛基金暫停資助,遊學團人數增長減慢,預計今年生意和去年相若。
 
來源:新浪香港 

比較市場上的遊學項目,家長的心思會更實際些,希望孩子為以後進入英國大學做好體驗式調研,而還在其次。在我看來,體驗式調研有可能從根本上打破以英國大學排名為主導的擇校觀。不過形式和內容需要升級,也就是遊學專案的2.0——考察英國大學學術文化,以及城市人文氣質、商業環境。

暑假雖然還沒到,針對暑期英國遊學的宣傳已經如火如荼了,旅行社、留學仲介、英國大學都摻和進去了,目的各有不同。暑假遊學團

越來越多的英國大學親自做夏令營,更多的還是從品牌行銷的角度考慮,吸引高中畢業生或大學本科生到學校上英語課,以學術英語內容為主,注重口語和寫作,輔以英國文化內容的講座,有時也會加入少量商科、設計、工程等專業課,週末大學還組織學生去周邊的文化景點參觀,從形式到內容,更像是壓縮版的英國pre-sessional課程(語言提高班)。

 

這樣的好處是比較實在,以上課為主,符合家長的預期,所有資源(師資、住宿、旅行等)均來自大學本身,但課程不夠市場化,課上時間較長,學生比較疲勞。

另外,英國大學遵守有關政府規定,一般不接收低齡學生在校上課,如果有,也是配備了具有國家資質的、為低齡人群授課的師資,或者形式上國內中小學生在大學校園上課,實際操盤的多是校外教育集團(租用場地等)。

旅行社和留學仲介組織的遊學要靈活很多。年齡上沒有限制,一般要走上五六個英國大學,五六個英國城市,也會安排上課,但地點和內容並不固定。

 

簡單比較一下,就可以看得很清楚。英國大學的遊學是以為主,更像是語言培訓班;而其它機構的遊學則是以為主,更像是英國名校十日遊之類的深度、微觀的旅遊項目。

當前遊學的目的貌似把結合起來,有些廣告也會標榜體驗式學習寓教於樂,而實際上未必能達到預期。暑假遊學團

培訓班的模式營造深度學習環境,而語言的學習與進入英國學位課程的課堂還是兩回事,況且語言類的師資、硬體各大學差別不大,無法反映真實的教學品質和實力,而且局限在一個大學,視野比較狹小。

旅遊團的模式擴大了選擇範圍,但蜻蜓點水,得有些淺顯。

其實家長的心思會更實際些,希望孩子為以後進入英國大學做好體驗式調研,而還在其次。暑假遊學團

 

資料來源:搜狐教育

客家文化發光發熱!客家事務局去年推出114線客庄遊學計畫,廣受好評,今年持續擴大舉辦。深入校園的「桃園客庄聚落主題遊學」,自48日至6月底的每個周末,以及暑假期間,共開辦40場。暑假遊學團

 

除了原先的114線,今年新增台3線,從6校拓展到沿線的17校,以社區秘境、創意手作等為概念,開發出獨具在地特色的客庄主題遊程,邀請親子共遊。

桃園市長鄭文燦表示,114線以全台唯一的客家漁港「崁頭厝(今為永安漁港)」為港口,沿著有「米倉」、「魚米之鄉」之稱的社子溪,一路到楊梅、中壢,是客家先民開墾遷徙的重要路線。

3線,則是另一條見證客家文化歷代風華轉變,從大溪、龍潭一路延伸,市府串聯桃114線及台3線上的17所學校,共同推出「桃園客庄聚落主題遊學」,呈現客家產業、人文及生態主題特色。

「桃園客庄聚落主題遊學」,是以在地客庄特色學校為核心,向外延伸到周圍社區的客家人文景點,並加入手作DIY課程,6個小時的1日遊輕旅行,進行深度知性之旅。

鄭文燦補充,客家人口若達該區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一,就是《客家基本法》的「客家文化重點發展區」。因此,除了熟知的中壢、楊梅、龍潭、平鎮、新屋、觀音外,大園和大溪也因客家人口比例逾三成而成為客家重點發展區。其他像是八德霄裡的客家聚落、新屋蚵間的閩南聚落,顛覆過去「北閩南客」的二分法,希望透過桃園的多元文化帶領大家認識文化價值。暑假遊學團

 資料來源:新頭殼 

周曉輝:共產黨「五大導師」之毛澤東

一則笑話是這樣的:話說毛澤東拍了一些政令宣導的影片,並強迫人民觀看。他很想知道人民的反應是什麼,于是便「微服出巡」。他來到了北京一家電影院觀看……當影片結束時,全場的觀眾都站了起來熱情地鼓掌。毛看到此景,心裏相當滿意。這時,旁邊的人突然推他的肩膀,小聲的說道:「餵!你不要命了嗎?還不趕快站起來鼓掌!這附近有很多公安啊!」

還有這樣一則笑話: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被毛澤東關進大獄,受盡刑罰,活活凍餓而死,送到火葬場時身上連一件囫圇衣服都沒有。死後,牛頭把劉少奇領到火坑地獄。望著下面熊熊烈火,劉少奇說:「天啊,真高興我升天堂了。」「嘿,嘿,你不要搞錯,」牛頭說,「這裡是地獄呀。」「那是你那麼以為,」劉少奇一邊烤火一邊說:「我可是從毛澤東的監獄裡出來的。」暑假遊學團

無疑,兩則笑話已經清楚地告訴了我們毛治下的中國,是一個人間地獄。

從相信神佛到拋棄信仰


毛澤東的母親篤信佛教,幼時的毛跟隨母親也虔誠信佛。據中共史料披露,母親曾患病,毛就四處求神拜佛,而每逢初一、十五,向擺在堂屋中的神龕頂禮膜拜,更是他必做的功課。1959年6月,毛回韶山時,還對著堂屋中的神龕作了個揖,說:「這是我小時候初一、十五工作的地方。」

1936年,毛在延安接受美國記者斯諾採訪時,提到了自己與佛教的一些淵源,稱母親對孩子們一直施以宗教教育,小時候自己也信神佛,從小就跟著母親到廟裡燒香拜佛,但父親是一個沒信仰的人。他們曾努力想改變父親,但都沒有效果。

在毛讀書後,他「愈來愈懷疑神佛了」,但並不排斥,母親注意到後,對其進行了責備。後來,父親因虎口脫險,而轉而恭敬神佛,毛卻「愈來愈不信神佛」。

1917年,毛受老師楊昌濟的唯心主義學說影響,寫了一篇作文《心之力》。文中寫了自己改變世界的抱負,並「願諸天先祖,三世神佛護佑」。

同時,文章中還談到了宗教的教化之功,「故心為形成器世間之原力,佛曰: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耶穌明之故說懺悔,懂恥而不惡。孔子明之故說修心,知止而不怠。釋迦明之故說三乘,明心而不愚。老子明之故說無為,清靜而不私。心為萬力之本,由內向外則可生善、可生惡、可創造、可破壞。由外向內則可染污、可牽引、可順受、可違逆。修之以正則可造化眾生,修之以邪則能塗炭生靈。心之偉力如斯,國士者不可不察。」這說明毛認為宗教可以造化眾生。

同年暑假,毛與好友蕭子升一起徒步遊學暑假遊學團 ,在寧鄉的溈山,拜訪了密印寺的方丈。蕭子升在《我和毛澤東的一段曲折經歷》一書中還原了當時的場景。從簽名以及認出金佛,方丈判斷出了毛非凡夫俗子,判斷出了蕭子升日後難留中國(註:15年後,作為故宮高級管理人員的蕭子升因盜賣故宮文物,攜款潛逃,終老於南美烏拉圭)。

當時,方丈和毛之間有一段奇怪的對話。方丈說:「帝王有宗教的天性,特別是唐代的皇帝,封孔子以王的稱號,封老子為道家始祖,又派玄奘取回佛經,寺院遍及全國各地。這樣,儒教、道教和佛教便共存於一種和諧的狀態中。」

毛對此贊同道:「是的,中國沒有像其它國家那樣的宗教戰爭,一打就是幾百年。幾個宗教和諧地共存,對國家來說不是壞事。」

聞聽此言,方丈說了一句:「阿彌陀佛!」並鄭重地對毛說:「隻望毛施主記住這句話,日後不要忘記。」毛追問何意,方丈笑而未答。幾十年後,中共建政後鎮壓宗教,尤其是文革滅神佛應該是應驗了方丈的預測,而毛顯然早已將當年所言置之腦後。

讓毛將方丈所言置之腦後開始於其接受馬克思主義,接受唯物主義。1919年7月,毛在《湘江評論》上發表的《健學會之成立及進行》一文中指出,「自思想,文學,以至政治,宗教,藝術」都要進行改變。同年9月,毛在起草的《問題研究會章程》中將「宗教改良及宗教應否廢棄問題」列為重要的一項研究內容。

1927年3月,毛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對湖南農民運動「推翻祠堂族長的族權和城隍土地菩薩的神權以至丈夫的男權」表示鮮明的支持,還告訴農民不要信鬼神,要信中共成立的農民會。

1930年5月,毛在《尋烏調查》中,將宗教徒單獨作為一種職業,還將宗教徒定義為統治階級,「統治者是那僅僅佔人口百分之十三的地主、商人和耶穌教天主教傳教士等」,「佛教是大地主階級利用的宗教」。此時的毛已拋棄了對神佛的信仰。

不過,與斯大林類似的是,毛也認同,在共產黨需要的時候,宗教界可以成為統戰物件。1937年3月,毛在接受美國記者史沫特萊採訪時說:「我們是最堅決最忠誠地為實現三民主義中國而奮鬥的……至於我們還信仰共產主義,那是不相衝突的……國民黨員中有許多是信仰資本主義的,有許多還信仰無政府主義,有些人則信仰孔子主義、佛法主義、基督主義,無所不有,也無所不包。只要當前革命政綱取得一致,即構成了團結救國的基礎,即可泯除一切猜疑,走上共赴國難的軌道。」暑假遊學團

1940年,毛在延安的演講《新民主主義的政治與新民主主義的文化》中稱「共產黨員可以和某些唯心論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動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統一戰線,但是決不能贊同他們的唯心論或宗教教義」。毛在隨後還指出,「抗日統一戰線政權的選舉政策,應是凡滿十八歲的贊成抗日和民主的中國人,不分階級、民族、男女、信仰、黨派、文化程度,均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1945年4月,毛在「七大」的報告《論聯合政府》中就宗教問題指出信仰自由,中共容許各派宗教存在。1949年中共建政後,還以法律形式規定宗教信仰自由。

然而,毛在中共建政後不久,就變了另一副嘴臉。此前在介紹共產黨的「四大導師」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篇章中,都提到他們早期都相信上帝,後來在相信或加入撒旦教後,皆走上了反基督、反上帝之路,並通過共產學說開始毀滅人類。而追隨馬恩列斯之後的毛澤東,也是如此,從相信神佛最終走向了滅除信仰之路。 

資料來源:新唐人 

長老教會總會教育中心去年出了第一本兒童繪本圖書—《憨人醫生王金河》後,最近又出版了第二本新繪本《澎湖姑娘白寶珠》,同樣是精裝用中文,平裝英文,主要目的是為了讓旅居國外的台灣人第二代子弟也能閱讀。

這本是介紹投入一生54年生命奉獻給澎湖人的美國信義會宣教師白寶珠姑娘(Ms. Marjorie Ingeleiv Bly)的故事,因此,不僅是小孩子讀來津津有味,連成人讀起來都會深受感動,原來在咱台灣有這麼愛惜痲瘋病的外國人。

有一年台北東門長老教會舉辦「暑假兒童營」暑假遊學團 ,介紹聖經中有關耶穌怎樣關心和醫治痲瘋病的故事,然後接下來告訴接近四百位參加兒童營活動的小朋友,讓他們認識認識在澎湖有一位被小朋友稱呼「白阿嬤」的宣教師白寶珠姑娘,她怎樣將耶穌疼愛痲瘋病人的行動運用在澎湖的地方。東門教會還為宣教師白寶珠姑娘的故事寫了一首詩歌教小朋友唱,好加強她們對聽到的故事謹記在心裡。

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一幕,是當天放學的時候,有一個父親開車來接兩個小孩,我送這兩個小孩給這位父親,當他開車門要讓孩子進去時,可愛又靈巧的女兒等不及地就開口問她父親說:「爸爸,你知道澎湖有一個白寶珠阿嬤嗎?」她父親回答說:「誰?」小女孩說:「就是人家都稱呼她白姑娘的白寶珠阿嬤啊!」這位父親說:「沒有聽說過耶。」這小女孩竟然開口就說:「你很笨耶,連這麼出名的白姑娘也不知道!」我當場被這小女孩回答父親的話愣住了,而這個父親的手卻一直放在門把上,然後慢慢回神過來看我,並問我說:「牧師,這是今天教小孩子的故事吧?」我回答說:「是。」於是他笑了笑,道聲「謝謝牧師」就開車回家。約一個小時後,這位家長就打電話來問說:「牧師,你們明天要講甚麼故事?能不能先告訴我,好讓我先準備一下,以免又被小孩說我『很笨』,昨天已經被孩子說過一次了。」暑假遊學團

在澎湖服務長達54年直到辭世

白寶珠姑娘是個護理人員,在1952年11月17日搭船抵達台灣基隆。開始之初,她有兩年時間都在馬偕醫院,和樂生療養院工作,也會去宣教師戴仁壽醫師所開辦的樂山療養院協助照顧痲瘋病人。就在馬偕、樂山和樂生等三處院所服務時,她接觸到不少病人是來自澎湖,且有的是病情很嚴重。她看到這些病人必須遠度大海,又要那麼辛苦地從高雄搭火車才能上台北來,就動了慈悲的心,決定不要讓病人這麼辛苦地車舟轉換來台北就醫,寧願自己過去澎湖幫助這些痲瘋病人。因此,就在1955年,她從高雄搭船去澎湖,開始她對痲瘋病人的醫療服務。那時她36歲,許多人對她作這種決定感到相當的驚訝,因為那是她完全陌生的地方,且那邊的醫療資源非常貧乏,不像台北,有許多外籍宣教師,有許多人力和資源可運用。但誰也沒有想到,就這樣,她過去澎湖之後,一住前後竟然是長達54年久,直到2008年4月8日去世為止。

由於當時台灣人對醫藥衛生的常識認知不足,因此,在澎湖大家一聽到「痲瘋病」都會恐懼與不安,甚至台灣還曾拍過三次與「痲瘋女」相關的影片,內容對痲瘋病的認知可說是錯誤百出,更加深了澎湖人對痲瘋病的擔憂、恐懼,他們非常害怕被人發現家裡有痲瘋病人,因此,每當白寶珠姑娘帶著助手去探訪這些病人時,病人只要看見她來,就會趕緊叫家裡的人往後門溜走,沒有人敢接觸到她,因為她是專門在作痲瘋病人的工作,身上可能都會有痲瘋病菌,這是澎湖人的想法。還有,會溜走的原因,是怕被鄰居的人發現誰家有痲瘋病人,這會導致被親人、左鄰右舍的人隔離出來。有的人為了要拒絕白寶珠姑娘去探訪,還會向她潑糞便,好阻止她經過門口或進入屋內。有的澎湖人還會認為:任何一個痲瘋病人的家煮飯的煙飛出來,那些煙也會帶著細菌傳染出來。就曾經有過一個痲瘋病人家煮飯,因為煙從煙囪出來,整個村落的人都跑光光。

因為對痲瘋病感到相當恐懼,每當有病人去世,家屬都會安靜地將去世的親人包裹起來,利用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地帶去墓園埋葬。白寶珠姑娘為了要排除澎湖人對痲瘋病的恐懼,她甚至會親自替去世的病人擦拭身體、換穿衣服等等這些處理後事的工作,讓許多人因此感到震驚不已,然後就開始傳出風聲,說:「白姑娘很厲害,痲瘋病菌不敢吃她。」但也因此,慢慢地改變了澎湖人拒絕、排斥她的態度,相反地,逐漸接納她,也歡迎她去家裡坐坐、聊聊,說些他們從來沒有聽過的有關醫藥衛生的「故事」。

白姑娘做了最完美的醫療和護理方式暑假遊學團

其實,不僅是澎湖,早期社會對痲瘋病的認識,認為那是很令人害怕的病症,聖經時代的人甚至會說那是「天遣病」。因此,摩西法律後來就有這樣的規定:只要鑑定出來確實患了痲瘋病的人,這人就必須從社區裡隔離出來,不能居住在社區裡。就這樣,歐洲如此,當宣教師到台灣來時,也是這樣辦理。原因是當時都沒有任何藥品可以治療痲瘋病。台灣最早設立收容痲瘋病人的,就是由加拿大籍的宣教師戴仁壽醫師在1932年創立於八里之「樂山療養院」,那時候,不叫「痲瘋病」,而是「癩病」,表示骯髒之意。因為這種病往往造成神經末稍壞死而導致皮膚潰爛。兩年後,也就是1934年,日本政府才設立大家比較熟悉的「樂生療養院」,且規定所有地方衛生單位,若有發現痲瘋病人,一律要往樂生療養院送。這種方式也是一種隔離的作法。

白寶珠姑娘很清楚台灣人非常害怕這種疾病,本島的人都如此,更不用說澎湖和所有離島的澎湖居民,當時醫藥又相當缺乏。但她到了澎湖之後,發覺澎湖和台灣本島有個極大的差異,就是澎湖人口少,加上空氣又好。因此,她很有智慧地改變台灣這裡將痲瘋病人隔離出來的作法,而是認為不需要隔離,只需要在家裡治療即可。這也是後來有許多外國專家到台灣來訪問有關防治痲瘋病之醫療情況時,每當到澎湖去參訪白姑娘的醫療方式,都深感驚訝,因為這些外國來的醫療專家發現,澎湖不但不需要將痲瘋病人隔離出來,而且還有護理人員親自送藥到病人家裡,並且還替病人換藥,又關心家計生活,這簡直是全世界最先進也是最有人道的治療方式。因此他們給白寶珠姑娘的評語是:這是最完美的醫療和護理工作,而這就是白姑娘所做的奉獻。

也為了要保護病人不至被他人看見,白姑娘也要求政府設立的澎湖醫院必須設置「特別皮膚科」,但這「皮膚科」的門診和掛號通道,都要跟一般科別區隔出來,也因為這樣,往往需要和新上任的院長吵架,但她就是要這樣堅持,為的就是要保護病人不被他人看見。也因此,每當新的院長上任,在交接時,卸任的院長都會提醒新任的院長,說白姑娘是個「麻煩人物」,要小心應付。也因為在澎湖的這種經驗,白寶珠姑娘直到去世之前,都堅持不讓任何一個經過她手治療的痲瘋病人之病歷洩露出來。

不只醫治病人 還要醫治澎湖的社會

她很清楚一件事:對痲瘋病會如此恐懼,是因為認識不夠所導致。因此,她的看法是:工作不是只有醫治病人,還要醫治澎湖的社會,只有大家都認識到痲瘋病並不是那樣可怕,不會傳染,這樣才能使痲瘋病人從痛苦中解放出來。而要怎樣教病人?這就是一個問題。要改變大人的觀念,似乎不容易,因為大人已經有根生蒂固的觀念了,她發現若是改變小孩或許比較快。於是,白寶珠姑娘就走遍了澎湖所有的島嶼,走訪所有的中、小學,她告訴學生怎樣發現痲瘋病?怎樣幫助病人就醫?她深信這些身為父母的人,會聽有去讀書的小孩所說的話。

白姑娘最感人的事,不僅是這樣投入認識痲瘋病的教育工作,她走訪了所有的病人和家庭,沒有任何一個遺漏的。而更令人感動的是:每當走訪病人,知道家裡生活有困難,她就會設法給予幫助。她甚至會買小豬、小雞、小火雞、小鴨小鵝等家禽給病人飼養。她說很多病人不敢就醫的主要原因,通常和結据的經濟生活困難有關。因此,每當小豬、小雞等這些家禽長大,繁衍更多時,病人還可以拿到市場上去賣,這樣就有收入,也可改善家庭經濟生活,就醫就更容易了。

2004年,當澎湖不再出現痲瘋病例時,她高興到不行,特別舉辦了一次小型的慶典,並且將澎湖醫院的三間門診鑰匙交還給醫院。但她同時做了一件令人深受感動的事:就是將所有病人的病例都燒毀,為的就是不讓任何人看見或知道誰曾是痲瘋病人。

她在美國的弟弟知道她已經完成在台灣澎湖的醫療奉獻工作,且也已不再有痲瘋病人了,因此一直打電話催促她回美國去,同時也設法透過美國在台協會(AIT)官員幫忙這件事。但都被她拒絕。於是她趁著自己思路還很清楚時,立下的遺書,表示:自己是澎湖人。因此,要求在她死後,不要將她身體帶離開台灣,並且所有東西都要送給澎湖人。直到死的時候,身上只剩下二萬多元台幣而已。因為她將所有退休金都用來買藥品、食物、家禽等用品,幫助那些貧困的澎湖痲瘋病人和家庭。

2006年2月25日當時陳水扁總統知道白寶珠姑娘的事後,就帶衛生署署長等人專程去澎湖探望她,並且交代衛生署要好好照顧白姑娘的晚年所有醫療和生活之需。然後在2007年3月31日第二次帶當時的內政部長李逸洋先生再去一趟,特別交代要好好處理白姑娘的善後事宜,並且在澎湖醫院頒授紫色大綬景星勳章給白姑娘,感謝她對澎湖的辛勞和貢獻。

白姑娘的付出 對澎湖人是永難忘懷的真誠之愛

2008年4月8日下午5點10分,她在睡眠中安息回到天家。享年88歲。她在遺書上說非常喜歡這一段聖經的經文,如下:

上帝說:

「我從天涯海角把你帶來;我從遙遠的角落呼喚你。

我對你說:你是我的僕人。我沒有遺棄你,我揀選了你。

不要怕,我與你同在;我是你的上帝,你還怕甚麼呢?

我要使你堅強,要幫助你;我要保護你,要拯救你。」

(以賽亞書四十一:9—10)

就是因為這段經文,使她在投入澎湖痲瘋病醫療工作時,每遇到困難時,她就向上帝祈禱,幫助她,堅定她的信心。

白寶珠姑娘留給咱台灣人的,是永遠的生命記憶,而這份美好的記憶不是用強權、勢力,或是任何權勢、金錢換取得到的。是因為她對咱台灣人,特別是對澎湖人來說,那是生命中永遠無法忘懷的真誠之愛。

今天在澎湖的春暉公園裡有一座紀念白寶珠姑娘的雕像,非常美。雕像是坐著的,她的雙腿抱著病人。

如果你有機會去澎湖,大家可順手買束鮮花到她的雕像前去獻花,並敬個禮。若是帶小孩子去,也可以說說這些簡單的故事給孩子們聽吧。

長老教會總會出版的這本繪本,作者是周佩蓉女士,而繪者是楊淑雅小姐。內文的描述是非常簡潔,而繪的圖真的是可愛到極點。

這也是以咱台灣為主體故事所出版的第二本兒童繪本,很值得所有愛台灣的人都買來當作故事書閱讀,也非常適合當作禮物送給親朋好友,特別是他們的小孩,這比送吃的東西更有價值。這繪本是便宜到中英文合併一起才200元而已,就像長老教會總會幹事李位鼎牧師所書的:「這是教育,就算虧本也要做!」

 資料來源:yahoo奇摩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