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台中一間知名牙醫診所24日下午驚傳砍人命案,一名牙醫助理的哥哥賴姓男子想找妹妹要錢,但到診所卻找不到人,加上牙醫師阻擋,賴男竟持一把尖刀闖進診所內行凶,造成1死2傷,消息震驚社會,而賴男的背景也跟著曝光,他曾在臉書寫下到澳洲遊學團 藍莓場打工的日記,透露因為老闆管很嚴,所以自己在工作時會常「偷吃」洩憤,字字句句都充滿抱怨。

據了解,賴男5年前從國立大學畢業後曾到澳洲遊學團 打工遊學,他2015年在個人臉書發文寫下到藍莓場打工心得,一開始就透露不順利,因為工作的老闆對團隊的管教嚴格,「工作時我都以摘一大把藍莓吃來洩憤」,之後不斷邊上班邊吃,還表示,「沒辦法,澳洲打工渡假其實環境還蠻差的,supervivsors老闆們又壞,只能偷吃藍莓以作公平正義之平衡(自己貪吃也是!)」

賴男還提到,實際到藍莓場工作的待遇和當初徵人的公告差很多,收入少,且工作常有變故,甚至有時會無故停工,因此他才會邊採邊吃,不過他透露,和他同組的組員都沒有跟他一起做這種事,「反而笑我說那樣那天薪水會不夠、很少怎麼樣的,我笑他們那麼笨、不會遊戲人生。」最後,他提到因為藍莓場常拖欠薪水,他才辭掉工作,還強調不是因為被發現偷吃藍莓遭趕,真的是因為環境太差。
怨出國打工條件差...殺牙醫凶嫌自爆天天「偷吃」報復老闆


台中一間知名牙醫診所24日下午驚傳砍人命案,一名牙醫助理的哥哥賴姓男子想找妹妹要錢,但到診所卻找不到人,加上牙醫師阻擋,賴男竟持一把尖刀闖進診所內行凶,造成1死2傷,消息震驚社會,而賴男的背景也跟著曝光,他曾在臉書寫下到澳洲藍莓場打工的日記,透露因為老闆管很嚴,所以自己在工作時會常「偷吃」洩憤,字字句句都充滿抱怨。


據了解,賴男5年前從國立大學畢業後曾到澳洲遊學團 打工遊學,他2015年在個人臉書發文寫下到藍莓場打工心得,一開始就透露不順利,因為工作的老闆對團隊的管教嚴格,「工作時我都以摘一大把藍莓吃來洩憤」,之後不斷邊上班邊吃,還表示,「沒辦法,澳洲打工渡假其實環境還蠻差的,supervivsors老闆們又壞,只能偷吃藍莓以作公平正義之平衡(自己貪吃也是!)」


賴男還提到,實際到藍莓場工作的待遇和當初徵人的公告差很多,收入少,且工作常有變故,甚至有時會無故停工,因此他才會邊採邊吃,不過他透露,和他同組的組員都沒有跟他一起做這種事,「反而笑我說那樣那天薪水會不夠、很少怎麼樣的,我笑他們那麼笨、不會遊戲人生。」最後,他提到因為藍莓場常拖欠薪水,他才辭掉工作,還強調不是因為被發現偷吃藍莓遭趕,真的是因為環境太差。

據了解,賴男從澳洲回台後曾陸續做了幾份工作,但時間都不長,也經常抱怨工作上的事情,近2年精神狀態突然變得不穩定,疑似懷疑自己的不順遂都是妹妹害的,才會做出這種事,沒想到卻波及無辜的人。

資料來源:東森新聞

澳洲遊學團 賞鯨季已經開跑,有專家表示,澳洲今年將迎接歷年來最佳賞鯨季,可能會有3萬3000頭座頭鯨(Humpback Whales)經過澳洲東海岸。這除了對賞鯨客來說是驚喜消息,也表示數量曾一度瀕臨絕種的座頭鯨再度興盛。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每年特定時間,生活在寒冷南極洲的座頭鯨、虎鯨都會前往太平洋熱帶,生育鯨魚寶寶,紐西蘭和澳洲正是牠們的必經之路,這也使得澳洲成為欣賞鯨魚遷徙的最佳地點。

專家認為,今年5月到11月將是澳洲最佳賞鯨時間,尤其今年座頭鯨數量大增,估計有3萬3000頭座頭鯨將游經澳洲海岸。

專家也提到,這對鯨魚物種復育是個好消息。許多國家包括澳洲在內,40年前都有獵捕鯨魚的習慣,鯨魚油、鯨鬚等衍生產品曾是紐澳重要輸出產業。

澳洲遊學團、紐西蘭捕鯨站過去獵殺逾4萬頭座頭鯨,到了1960年代,野生座頭鯨剩不到1000隻。澳洲因此在1963年下令禁止捕殺座頭鯨,將其歸類為瀕臨滅絕物種,但仍有需多國家依然獵捕。直到1986年,國際捕鯨委員會才正式通過商業捕鯨禁令。

專家表示,座頭鯨現有族群甚至比人類獵捕牠們之前還要大,觀察到數量如此多的鯨魚會途經澳洲海岸令人振奮。專家鼓勵民眾今年前往澳洲東岸賞鯨。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開拓國際視野 我國學子前往澳洲研習

拓展青年學子全球移動力,教育部補助全國高職海事水產技藝競賽「金手獎」第一名得主,前往澳洲遊學團進行專業研習,參訪內容豐富多元,包含:軍艦港、雪梨灣、環形碼頭、澳洲國家海事博物館、雪梨魚市場、藍山國家公園、雪梨海洋生物水族館、船舶維修停放場、雪梨水上飛機場、昆士蘭大學、摩頓島、蝦類養殖場、鮑魚加工場、黃金海岸抽砂工程、雪梨歌劇院文化參訪等,研習期間,澳洲遊學團金手獎學生除了更瞭解澳洲的海洋資源管理,也觀察到澳洲船舶的停放與整理維修,還有澳洲的自動結帳系統、自助點餐等,讓獲獎學生吸收新的技術觀念,也拓展國際視野。

來源:國立教育廣播電台

遊客注意 澳洲七月起施行護照新規定

聯邦政府日前就澳洲護照照片的要求發布了新規定,從7月1日起,澳洲遊學團拍照者在拍攝照片時不能佩戴眼鏡。
澳洲護照辦公室(APO)表示,新規定「進一步加強了澳洲護照的完善性」。

該部門稱,「研究顯示,眼鏡對護照面部(識別)匹配會產生不利影響,沒有眼鏡的話,匹配會更準確。」

新規定僅適用於新的護照申請。澳洲護照辦公室表示,在有醫療證明支持的情況下,因醫療原因可能會有極有限的豁免。如對光線極為敏感和剛做過眼部手術的人可能是極少數被豁免的例外。但視力障礙不會被視為醫療豁免的理由。美國國務院在發現佩戴眼鏡是照片不能被識別的主要原因後,於2016年禁止了護照照片上有人佩戴眼鏡。

本週,亨氏護照排名指數(Henley Passport Index)公布了最新的全球各國護照排名。該排名是根據各國護照免簽國數量進行的。澳洲遊學團


結果顯示,日本護照因可在189個國家免簽排名第一。德國和新加坡的免簽國為188個,排名第二。芬蘭、法國、意大利、韓國、西班牙和瑞典,護照免簽國有187個,名列第三。澳洲護照可在183個國家免簽,與希臘一同位居排名榜第六。

來源:大紀元
一份最新的報告發現,很多澳洲人不敢對大規模移民湧入的現象發聲,因為他們怕被貼上種族歧視的標籤。據《太陽先驅報》報導,澳洲人口研究所的這份報告恰逢聯邦政府8日晚間出臺最新的財政預算案,聯邦政府可能繼續維持其高達19萬移民的年接收量政策。

報告發現,大多數澳洲人與精英階層之間對移民的看法有著巨大分歧。例如,澳洲人口研究所2017年的調查顯示,54%的選民希望減少移民,74%的選民相信澳洲已經被擠滿了。

相較之下,根據澳洲遊學團澳洲國立大學對最近一次的選舉的研究發現, 在2016年的聯邦大選中,只有4%的聯邦候選人支持減少移民數量。澳洲人口研究所的研究員貝茨(Katharine Betts)撰寫了《澳洲民意:公眾對移民的擔憂是如何被壓制的》的報告於5月8日發布。

貝茨博士說,儘管絕大多數的選民對移民的高接收量和人口增長感到擔憂,但這對政府的政策影響不大。

「這有兩個原因,公共政策制定者受到遊說團體、財政與澳儲銀的政治壓力,」她說,「文化進步帶來的社會壓力——其中大多是大學畢業生,他們宣傳『反對大量接收移民就是種族主義』的學說,並對此進行監督。」

貝茨博士表示,澳洲人口研究所的調查證實了這一點。調查發現,近三分之二的選民同意,那些質疑大量接受移民政策的人有時會被認為是種族主義者。

在贊同者當中,三分之二的人認為,種族主義者的假設是毫無根據的,但41%的澳洲遊學團大學畢業生認為那是合理的。調查還發現,有可能受到種族歧視指控威脅的人幾乎不太可能講出他們反對大量接收移民的政策。

「這種沉默對民主改革起到了抑制作用,它還給從移民中獲利的遊說團體提供了一種安慰,同時,讓沉默的大多數人為此支付成本,」 貝茨博士說。



來源:大紀元

史上第一次 澳洲實施全國性線上考試

5月15日,澳洲中小學的NAPLAN(全澳語文與數學統考)考試開考。全澳超過100萬、占總數近20%的澳洲遊學團學生首次使用電腦進行了這種考試。

NAPLAN考試是唯一一個全澳中小學生都要參加的全國性考試。3年級、5年級、7年級和9年級的學生都須參加。澳洲課程設置、評估與報告管理局(ACARA)局長蘭德爾(Robert Randall)表示,學生並不需要為NAPLAN考試進行額外的準備,NAPLAN只是為了評估學生在教學大綱規定教學範圍內的日常學習情況。學生們應該獲得一些提醒,這並不是什麼大考試,只是他們中小學學習過程中需要進行的四次考試而已。

蘭德爾還說,NAPLAN考試在設計、運作和公布結果方面的最大改革就是推行在線系統。

「NAPLAN在線系統為澳洲遊學團學生和老師都提供了更多益處,例如為老師提供了更加精確的成績和更詳細的信息,為學生提供了參與度更高的體驗。信息公布得更快,成績也能更好支持老師的教學方法,並讓他們作出更好的決策。」

「在線考試的過渡期預計會有3年,以確保校方、學校、教師和學生,在使用在線系統之前都能獲得充足的準備。」

NAPLAN在線考試共耗時9天,紙筆考試只有3天時間。但是教育工會卻表示,在線系統不應該被推行,因為許多學校沒有能力或資源來為澳洲遊學團學生們提供這樣的條件。這增強了學校間的不平等。

來源:大紀元

中共對海外學生的控制

澳洲廣播公司16日曝光中共高級外交官,他們聲稱中共在澳只有三名教育官員,極力否認他們試圖對澳洲的中國留學生施加控制。在澳華人學者表示,「中共對海外澳洲遊學團學生的控制是通過學生聯誼會之類的組織進行的,所以不在於其文教官員的人數。」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去年10月,在中共駐堪培拉大使館舉行的一次晚宴上,中共駐澳洲副大使蔡偉和一等祕書劉威主持招待約12位首次當選的工黨眾議員和參議員們。晚宴上,出席者們針對中共在澳洲的活動進行了「強烈的」討論。就在這次晚宴舉行的幾天前,澳洲外交部次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曾罕見地發表公開講話,敦促澳洲遊學團澳洲的大學更好地保護自己免受日益上升的中共影響力的影響。

出席晚宴的一名議員表示,中共大使館當晚極力向賓客們強調,北京政府並沒有監視澳洲的澳洲遊學團中國學生,或對他們施壓。據信,蔡偉還告訴受邀工黨議員,「大使館只有三名教育領事官員,我們怎麼能對成千上萬在澳洲大學學習的中國籍留學生進行控制?」這位議員說,他和其他賓客注意到,至少有兩部攝像機錄下了當晚的活動。

來源:大紀元

到澳洲留學,杭州女熱情投入按摩事業

海歸回國工作不一定吃香,繼「杭州女孩6年花200萬留學,回國工作被開2000元底薪」的新聞後,四川成都也有一位女孩,花上百萬去澳洲遊學團留學,回國後到一家中醫理療店上班,幹起了按摩師。這位女孩的媽媽說:「她這樣整,叫我們如何出去見人?」華西都市報報導,「她初中剛畢業,我和她爸就送她到澳洲某知名學校去留學了。她在澳洲學了幾年,卻迷上按摩,畢業回國死活要從事按摩行業,要當一個職業按摩師。」張女士講述女兒的經歷,氣憤地說:「花了上百萬送她留學,她就想在成都當個按摩技師,簡直把我和她爸的臉都丟光了。有段時間,我簡直都不想認這個女兒了。」

2015年底,女兒回國後,在成都找了一家中醫理療館,像模像樣地上起了班。為了這件事情,張女士及丈夫與女兒多次發生激烈的爭論。據報導,為讓女兒放棄做按摩技師的選擇,張女士與丈夫做了一個局。2016年春節前後,張女士藉春節旅遊,特別安排一家人去澳洲遊學團深度遊。旅遊期間,特別安排去拜會自己在澳洲的企業朋友。

在這場事先「安排」好的見面中,這位企業家朋友詳細詢問張女士女兒的經歷,當聽說她剛從某校畢業,就熱情地希望她到自己的公司工作。「女兒聽了有點心動,我和她爸立即就在旁邊做工作。幾個回合下來,女兒同意了,很快就在澳洲的企業上班了。」講到這裡,張女士明顯十分得意地說,「女兒哪裡知道,她在澳洲上班所領的工資,都是我悄悄打進朋友帳上的。她掙的每一分錢,都是我給她開的。」

「這一場母女『戰爭』下來,雖然我是勝了,但我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呀。」唯一讓張女士欣慰的是,現在女兒在澳洲遊學團完全安定下來,不僅徹底拋棄當按摩技師的想法,還離開朋友的公司,有了自己的事業。這個月剛完婚,可以說是事業、愛情雙豐收了。

來源:世界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