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每一天,打開新聞,往往可以找著一、兩件如下的事:可能是一個失婚女子上吊,也可能是失業經年的中年男子人把一盆煤炭往房中擺放並且閉上雙眼,或者是一位長期無法融入同儕的青少年墜樓、年邁久病的老翁把過往他潑灑農地的藥劑往嘴裡送......。

媒體報導這些事件,往往得出一個很類似的結論:此人生前飽受精神疾病的困擾。這個認知,讓我們在遺憾的同時,帶著一絲罪惡的安定感:事物終究有了結論。似乎有了精神疾病的背書,就能合理化一個人為何走向自我了斷的道路。這個結論也方便我們畫出一條災難預防的界線:既然我們肯定精神疾病與自毀之間的神秘關連,那麼,想辦法讓自己不要成為精神失常的「那種人」就好了。

精神疾病的特殊性在於,沒有太多可供辨識的客觀徵兆足供參考,十分仰賴醫師個人的認知與判斷,箇中容有大量的灰色地帶。觀察某個人的一連串行止、一段對話、幾張手寫的字稿,十個醫生很可能會產出十個不同的判斷。

這過程跟審判幾乎沒有兩樣,雖有一定的準則可供依循,但並無法避掉裁決者自由心證的空間;而精神疾病診斷所產生的後續效應也如同一紙判決。一個人被診斷為精神病患之後,他的所有舉動,將被解讀為「一個精神病患的行為」,他從事其它行為的正當性、合理性將受到大幅的削弱、質疑。

然而,誰來給「精神正常」下個定義呢?或者,真的可以給「精神正常」下個定義嗎?人的情緒起伏與波動,他感知周圍變化的細緻度,他輸出反應的方式,我們可以規劃出一個光譜來判斷,何為正常,何為不正常嗎?

在此,我想說一則個人的故事。我本身畢業於法律系,大學四年,我日益感受到自己與學科之間的疏離與格格不入。畢業後,我既不想投身律師國家考試,卻也對於自己的下一步四顧茫然。也是在那時,我深刻地體會到亞洲社會對於「就定位」的要求有多麼嚴苛。我們要求一個人,在一定的年紀,得有相對應的表現,因此,「重考」、「延畢」這些字眼多半事涉敏感,因為那多少代表著「此人在他現在的年紀,沒有就定位」。

從「就定位」延伸出來的概念即是「卡位」,尤其是「提早卡位」。我們均希望可以加速一個人「社會化」的進程,趕快進入職場,成為社會的一枚螺絲釘,一個對社會有幫助的人,補足社會所欠缺的勞動力與生產力。

這樣的形容或許不夠具體,舉一個比較切身的例子:澳洲打工旅遊。根據外交部統計,自從2004年澳洲與台簽訂打工度假協定之後,截至2013年底,共有近10萬名台灣青年前往澳洲打工[1]。這當然引起媒體與普羅大眾的注目,許多電視台、報章雜誌紛紛就此作出專題報導,然而,就我觀察,多年下來普羅大眾感興趣的焦點,仍高度集中於「去澳洲打工真的可以存到一桶金嗎?」、「這份經歷,對個人履歷是加分扣分?」、「既然最終仍得回來台灣的就業市場,那出國打工旅遊豈不是在閃躲、延緩進入台灣就業市場的時間嗎?」澳洲遊學團

問題一個比一個尖銳,再次回到「是否在逃避」的叩問,令人不免感傷,亞洲社會判斷一個人的量尺,來自就業市場,以及其他大環境的種種經濟因素考量:收入、年終、失業率、國民年均所得。總之,一個人若沒有在「時間內」,站在他應立足的基礎上,社會上所釋放出來的氛圍不會太友善;這也代表著,相較於一個人他為自己做了什麼,我們更在意他為社會提供了什麼,而他產出的質量是否叫人滿意。


那時,我也一如社會上大多數成員,沒辦法去把這樣的「停擺」轉譯為「沈澱」,一味要求自己趕緊給人生定錨,找出下一階段的重心。幾個月下來,我出現嚴重的失眠、焦慮、食慾大好大壞。考慮了近一個月後,我鼓起勇氣,踏入精神科診所。
出乎意料的是,在我陳述完對於這種低迷的狀態的無所適從。突然間,醫生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他倒回椅子,也跟我說起他的故事:一帆風順的求學生涯,應屆考上眾人稱羨的醫學系,畢業後也從事自己最感興趣的科目。30歲,就達到五子登科的境界。在「那一天」以前,他老把前來求診的視為「病人」,至於他的存在就是要「解救」這群病人。每一天,他坐在舒適的旋轉椅上,雙手交握,好整以暇地聽著患者訴說自己的悲慘與不幸。或許是為了自我保護,也或許是其他更幽微的情緒,總之,他不曾走進那些故事中。他把視線擱在那些人身上,心中其實想著其他事。

直到「那一天」,921大地震發生後第二天,他自告奮勇前往災區,當時聯外道路有許多封鎖了,只有醫護人員進得去。第一天他就吐了,一具具屍體接二連三湧入眼簾,他在搬運的過程中,想到自己正奮力扛起的這些軀體,前一刻都還有呼吸、有思想,有規劃,一場無緣由的天災卻改變了這一切。他離開災區後,出現一切憂鬱症典型的症狀,甚至反覆想著「死」的議題。幾日後,他受不了這種低迷的狀態,頭一次,他給自己開藥,也是在那一刻,他終於理解了他的病患。這些人並非總是精神上有了缺陷,也不是逃避,相反地,他們一定是想要為自己目前的處境做點什麼,承擔點什麼,或者回頭去打開一個纏得死緊的結。久而久之大腦超載就當機了。而這一連串起承轉合,是正常?還是反常的?

那位醫生問我,也問他自己。

那是我與那位醫生的第一次會面,也是最後一次。

在他結束故事的那一瞬間,我幾乎「好了大半」。我時常與其它深受精神問題困擾的友人們討論,究竟那位醫生做了什麼,竟如此收效?共同得到的結論是,當我與那位醫生處在那個七、八坪大的空間時,他做了一個動作,使我們之間除了「醫生與他的病人」之間的分野,更有一種隱性的連結,對於提升我的情緒有更大的助益。

那就是:在我交出我的故事後,他也交出了他的,這是經驗分享,也是一張很珍貴的處方。

他更試圖以他的故事告訴我:人,隨時隨地都暴露在憂鬱的風險之中。我們的一生無時不刻都在承受動盪與新的轉變,也絕對有一個瞬間,我們所承受的遠超過我們得以負荷。我的煎熬來自於「在社會中找不到個人定位」的不安與焦慮,而醫生的挫敗來自於原先鳥語花香的人生行旅中,突然走進一個滿布死亡與無常的世界。我的煎熬,有個人的因素,社會的形塑也不容小覷;而醫生的挫敗,也有個人因素,但更有天災介入的軌跡。

也就是說,一個人終其一生,隨時隨地都可能在情緒的光譜上劇烈地往返。這不單單是遺傳,或者「個人」心理質素的脆弱或強健與否,背後也有他在時代中的遭遇(九二一即為一例)、社會其他成員與他互動的方式(人際關係往往足以牽動我們極大的情緒起伏),各種錯綜複雜的成因相互交錯。

我們與所謂的「精神失常」並不如我們所想像的遙遠。

只是在大部份的情形,我們得到的資源夠多,足以讓我們從灰色地帶又撐著走回「正常人」的疆域,反觀有些人,沒那麼幸運,在掙扎之後仍被貼上了「精神疾患」的標籤。

身為旁人,若能有一秒鐘,暫時放下他們對「精神疾病」的成見,去感受傷痛的作用力以及反作用力,而不是明著暗著希冀盼望當事者趕緊「好起來」、重回工作崗位,重拾舊有的生活秩序(是不是?「就定位」的味道又出來了),那麼,也許我們可以說我們是在釋放出的是善意,而不是覆蓋上第二層傷害。
 
資料來源:商業周刊 

後甲學生赴澳遊學 體驗異國文化

後甲國中推動國際交流,今年不但首次帶領學子前往澳洲參加「國際菁英學生英語學習體驗營」,並在校園內舉辦國際文化交流營,由來自五國的八名國際志工帶領,讓學生不出國也能體會異國文化。澳洲遊學團
 校長李耀斌表示,推動國際教育是希望提供學子不同文化體驗,能有國際視野,並從不同生活面向了解不同文化差異,且也因全英語環境,讓學生自然而然開口說英語。不只單向學習,後甲也要求學生以府城為題,向外籍朋友介紹府城之美。
 此次澳洲遊學團 營隊由後甲與澳洲昆士蘭州政府教育部國際教育司合作,為期三週,除與澳洲學校合作,並以寄宿家庭方式,讓學生更貼近澳洲民眾的生活。
 除踏向國際之外,後甲也在校園內舉辦國際文化交流營,邀請國內志工與國際志工共同規劃,今年共有八名國際志工參與,讓學子大開眼界,也學習異國不同文化。
 
資料來源:中華日報 via Yahoo! 奇摩新聞  
懷抱著夢想和一顆學習接納異國文化的心,22位朝陽科技大學菁英學生今天舉辦「Let’s go 澳─海外遊學成果展」,分享至姐妹校澳洲邦德大學(Bond University)的學習之旅,25天的海外遊學心得與特別體驗,藉由文字、圖像及影片記錄著在澳洲的每一個精彩時刻,即日起至11月7日於該校波錠圖書館二樓大廳展出,希望和大家分享一圓遊學夢的感動。澳洲遊學團
 
朝陽科大國際長林樹全表示,為拓展國際宏觀視野,該校自民國88年設立「菁英學生甄選活動計畫」,迄今已邁入第15屆,每年經由甄選獎助校內優秀且具服務熱忱學生參加菁英學生海外遊學活動,藉以提昇學生在領導知能、語言能力、溝通技巧及國際禮儀等方面之素養,並開拓國際視野,這項計畫迄今已獎助298位學生完成海外遊學夢想,成效卓著。

擔任第15屆菁英學生總召的學生簡宏儒表示,出國遊學,體驗不一樣的氛圍、感受文化上的衝擊,一直是許多學生的夢想,但礙於經濟與個人因素往往無法成行。他十分感謝學校能給大家這個海外遊學的機會,除了增進語文能力及拓展個人的國際視野外,並與來自世界各國的國際學生交流,學會對於不同文化的尊重及相互學習。
 
資料來源:中央通訊社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拓展海外招生有成,今年一口氣來了五位大陸、香港及澳門學生報到入學,成為四技新生;此外,來自河南省新鄉醫學院三全學院也有五位學生,以跨校學習方式,這學期來華醫進行為期一學期的短期進修,體驗台灣大學生的生活。 
   
 華醫今年入學的五位海外正式學生中,來自浙江省杭州市的葉子,是透過大陸高考聯合會(陸聯會)分發錄取華醫化妝品應用與管理系。香港來的陳佩佩、關玉玲和澳門來的張淑燕、朱崎寶,則以申請入學方式錄取華醫幼兒保育系、護理系和醫學檢驗生物技術系。另五位新鄉三全學院的短期進修學生趙秀秀、葛明睿、崔潔、林想和房慧雯,則因為在大陸就讀醫學相關學系,專程以一學期的時間來台主修護理專業、醫學檢驗及臨床醫學等課程,增強專業知能。 
   
 特別的是,正式入學新生中的葉子,浙江省富陽市江南中學畢業,長相清秀的她是道地的杭州姑娘,對化妝、美容及造型設計等很有興趣,三年前跟隨親友來台灣旅行後愛上台灣,返回後即打定主意要來台灣讀大學,參加陸聯會分發時,志願都選台灣的大學,最後落點在華醫化妝品管理與應用系。 
   
 就像大陸的大學開學總有親人相陪入校,葉子的父親葉明華專程請假陪愛女來台註冊報到,校長曾信超親自接待,為父女倆簡介校務特色,並陪同參觀教學設備、校園環境、學生宿舍等,讓葉爸爸開心不已,直說台灣的大學師長不擺架子、好親近。 

 葉明華除了陪女兒葉子跨海來上學,擔心她想家或適應不好,還在華醫餐旅系實習旅館訂房,住宿一段時間,看到女兒認識了不少新同學,也融入校園生活,學習順利,才放心返回杭州。 

 校長曾信超表示,華醫近幾年積極拓展海外招生,除了和大陸多所大學、學院、專科及高中締結盟校,辦理學術交流活動外,也參與教育部核定的大陸高考聯合會分發,葉子就是透過陸聯會分發錄取華醫化妝品應用與管理系。此外,也將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國設立海外入學服務處,負責東南亞地區的招生工作推動,另也在寒暑假舉辦海外遊學見習或全學期海外實習等,提供學生前往美國、澳洲、日本等國研習相關技能,增廣見聞、提升外語能力。澳洲遊學 

 而為了讓海外來台就學的學生儘快適應生活,華醫也特別成立海外學生服務團隊,整合班導師、教官、生活輔導組、學生輔導中心等,在課業學習和生活事務上給予協助。 

資料來源:新浪新聞
剛到澳洲留學 ,你可能會擔心如何適應學習環境。可能因為英語不是你的母語,你習慣於另一種教學方式或者你對於遠離朋友和家人感到焦慮。我們的建議是,擁抱你的留學時光,參加各種課外活動,例如學生社團或與新朋友會面,計劃在這個新國家的旅行。如果你不知道如何開始,那麼就看一看下面的幾點建議吧。
尋找興趣和愛好小組
你所在的校園裡會有很多不同的興趣和愛好小組,例如電影電視欣賞社團、巧克力愛好者協會、讀書會、學生刊物等等。還有很多參與運動的機會,特別是本地人喜歡的運動,例如澳式足球(AFL),橄欖球和板球!如果找不到喜歡的興趣小組,你可以和學生顧問反應,開辦你自己的社團。
留學生協會
學校通常都有專為留學生開辦的團體,在這裡,你有機會與其他留學生交流。這還是一個很棒的遇見新人的機會,分享你在澳洲的生活經驗,還可以認識一些與你來自同一國家的學生。你還可以在校園裡找到宗教類團體。澳洲沒有國教,人們可以自由地信仰任何一種宗教,所有的宗教都被接受,而且可以在城市和校園裡找到宗教場所,例如祈禱室,還可以找到與宗教有關的特殊食物。
學生領導能力機會
校園裡有很多鍛練領導能力的機會。這可以幫助你更快地適應新生活。你可以加入學生代表委員會(SRC)、成為學生大使,參與「交朋友」活動;還可能會指導或幫助新生適應他們的學習生活。學校同樣舉辦學生選舉,選出學生委員會的成員,學生可以被選為主席,代表學生集體參與有關校園生活的事宜。
參加活動組委會
另一個作為學生的優勢是在社交方面,包括在校內或校外組織活動和派對。參與這類活動的最好方式就是幫忙組織活動,你能夠結交到新朋友,還可以獲得一些有用的工作經驗。在迎新周(O-Week),你可以向學生顧問瞭解如何加入這些委員會。你也許可以幫助組織下一年的迎新周活動、學院足球賽或一些常規的校園活動,例如燒烤。
旅行
澳洲有一些在世界上著名的很特別、非常漂亮的景點。還有比做學生時出去玩兒更好的時光嗎?在澳洲,一學期通常為12到14週,你有很多時間出去旅遊。在澳洲各城市之間旅行的機票很容易購買,而且可以找到適合不同預算的機票。如果需要一些旅遊建議,你可以去問學校裡的學生服務團隊。他們會給你一些關於交通、住宿和旅行的建議。
 
資料來源:大紀元 

昆士蘭推廣教育學習之旅

近年來台灣年輕人及學生掀起到澳洲遊學打工熱潮,澳洲昆士蘭州政府國際教育和培訓組、布里斯本推廣局、凱恩斯教育推廣中心與澳洲昆士蘭貿易暨投資駐台辦事處聯手推廣「澳洲昆士蘭教育學習之旅」,透過參訪昆士蘭當地大學、技職、語言中心之教育品質與學習環境,期能提供國人多元學習與澳洲遊學團 體驗,並孕育台灣具有國際宏觀與創新卓越的人才。
昆士蘭州政府財政與貿易部高級商務國際教育和培訓組高級商務專員董維和表示,掌握全球資訊脈動,是21世紀不可忽略的重要趨勢,尤其具有英語能力,將與世界無縫接軌。昆士蘭地區有許多著名的語言學校如Browns English Language School、Sun Pacific College、Cairns Language Center/Cairns Business College、Cairns College of English/Cairns College of Business等。
Browns語言學校具有獨特Active8課程,讓教學更有效率。Sun Pacific College,學生不必為食宿問題煩惱;嚴格落實English Only政策。澳洲遊學團
Cairns Language Center/Cairns Business College及Cairns College of English/Cairns College of Business等校,與觀光產業結合。課程結束後可拿到RSA(酒類服務責任執照)、RSG(博弈服務責任執照)等執照。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 via Yahoo! 奇摩新聞 

自助人助 弱勢少年 澳洲遊學圓夢

「袋鼠」(化名)父不詳,媽媽因案入獄,從小被安置在家扶中心希望學園,坎坷的身世沒擊倒他,反而益發向上,身擁餐飲、領隊等多張證照,夢想出國卻不可得。英文老師吳爾夫化身天使,贊助他到澳洲遊學團 3周圓夢。
吳爾夫一直協助偏鄉學校英語教學,他認為越是弱勢的孩子,越要靠教育翻身。希望拋磚引玉激勵各界支持弱勢的優秀青年,有機會到國外去參觀學習,讓出國遊學不只是貴族家庭的權益。
虎尾高中澳洲遊學團昨日下午出發,將前往澳洲布里斯本進行3周的語言學習和文化訓練澳洲遊學團體驗,並且將與當地的高中生交流,參訪Griffith大學,參加該校高中生預修課程,吳爾夫全額資助袋鼠。
臨行前,袋鼠寫了一封信感謝吳爾夫,「你曾對我說,優秀是一種習慣,要讓自己成為卓越的人,所以我便曉得,學習要主動,要不怕犯錯且永遠樂在其中,才能讓自己有更多機會去增廣視野。人都是能越來越好的,只要能夠跨出那第一步,就能有未來。謝謝你,讓我看見並且能成為更好的自己。」
雲林家扶中心主委陳燦勳是這樁美事穿針引線的推手,他指出,當得悉吳有資助孩子出國學習想法時,腦中便浮現袋鼠,袋鼠雖長期住在學園內,但是很認真學習,對自己未來方向很清晰,很有規畫地往目標邁進,完全不受出身影響。
家扶中心主任廖志文表示,袋鼠通過多張證照,其中領隊證照讓其最滿意,除了國內外,希望未來也能帶團出國旅遊,所以,出國遊學對袋鼠是很大的助益。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 via Yahoo! 奇摩新聞 

港媽年花八萬 帶囡囡遊學團

近年來不少家長都會帶子女參與遊學團,出國開眼界。有主辦遊學團的機構指,近兩年報名學生年齡愈趨下降,最細僅得七歲。從前10至14歲佔整體約兩成,現在已佔半數。參加遊學團次數,亦由以前一次起兩次止,增至平均去兩至三次。近六成家長報團,目的是為子女出外升學探路。

她指不少港爸港媽視澳洲遊學團為必需品,抱?「人有我有」的心態。其中有個男生七歲起便開始參加遊學團,先後去過英國、美國、澳洲、加拿大、新西蘭及新加坡,全因希望探索較適合升學。

此外,有港媽連遊學也會陪同出發,有中產媽媽連續三年陪六歲女兒去澳洲遊學,二人參加為期四至六星期的澳洲遊學團,學費及食宿費已需要六萬至八萬港元。

資料來源:news.sina.com.hk/news/20140725/-2-33194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