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家長瘋送孩子出國 澳洲遊學人氣夯

目前,不少家長已經著手籌劃暑期的親子出遊行程,出境遊線路預訂已進入高峰期。今年各家旅遊企業的都澳洲遊學團暑期家庭遊、親子遊産品在旅遊行程中更多加入了世界名校參觀、當地人家入住等特色內容。
  
澳洲遊學團相關負責人表示,在“中澳旅遊年”的舉辦、直飛航班增加等利好刺激下,今年暑期赴澳洲遊學人次大大提升,較去年同期上漲3倍,成為今年最火的遊學遊目的地。此外,新西蘭五年往返簽證的實施,也帶動了國人赴新旅遊的熱情,今年暑期赴新遊學人次較去年同期上漲2.2倍,同比大增。攜程旅行網今年暑期與新西蘭旅遊局合作,推出了CtripKidsClub全真課堂,孩子們可參觀並入讀當地學校,學習健康、體育、英語、數學、科學、技術、社會科學、藝術等課程;還可以加入到多元化的烹飪、縫紉、音樂、繪畫課堂中,參加體育比賽、野營等活動。這一線路也為家長們設計了有趣的行程,家長除了陪孩子入學、參加開學典禮外,還要親自前往附近大型超市購買生活用品、食物,並參觀Wentec理工學院。

澳洲遊學團推出的“澳大利亞悉尼、黃金海岸、墨爾本私家農莊親子體驗營”,安排澳洲當地中小學進行插班學習,孩子們還能夠親密接觸野生海豚。“美國東海岸名校遊”,將前往哈佛、麻省、耶魯、哥倫比亞大學以及普林斯頓大學,並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參觀學習。驢媽媽“英國10晚12日一國深度遊”博物館奇思妙想之旅,帶領遊客深度玩轉大英博物館、國家畫廊、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安排教育部專家講解,以及一晚博物館夜宿。“全家人的暑假”主題係列旅行産品,聚焦學齡少年兒童家庭暑期的澳洲遊學團出遊需求。也設計了美國常春藤十大盟校的深入參訪和交流、英國牛津倫敦留學生活體驗、皇馬足球俱樂部訓練體驗營、東京動漫見學深度遊、澳大利亞海豚島海洋生態之旅等主題産品。
  
此外暑期産品豐富多樣,例如絲路主題遊、幸福私家團、暑期趣玩季、遊學夏令營、戶外、體育、滑雪等,還有今年新推的小吃街大胃王、全球旅拍、閨蜜去旅行、百人盛典等主題。特別是,為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凱撒旅遊暑期産品基本覆蓋絲路沿線國家和目的地,絲路主題遊覆蓋了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亞美尼亞等地。戶外産品中,“悅露營係列”可在乞力馬扎羅登山露營,悉尼、黃金海岸房車露營,或是厄爾布魯士登山露營;“樂騎行係列”可圍繞臺灣環島騎行、青海環湖騎行;另有貝加爾湖徒步、西班牙朝聖之路等徒步産品。



來源: 新京報

在澳大利亞,中國留學生批評大學教師評論涉及中國話題的新聞近來頻頻出現。這個現象受到澳洲媒體關注,當地中國使館與學生組織的關係亦引起媒體質疑。
早前澳洲紐卡斯爾大學一名印度裔講師被指在課堂及測驗中,將台灣及香港稱為國家,引起該校中國留學生不滿,雙方交涉的錄音在網上流傳,澳媒報道指中國駐悉尼領事館已"介入"此次爭議。
澳媒關注中國留學生的類似行動,以及中國使館對留學生的影響,是否令校園內的言論自由受到損害;但中國官方及媒體則批評澳媒"抹黑"。
澳洲校園一月內再現辱華標語 根源何在
「吃中國人」T恤引爭議 中國駐德使館抗議
觀察:"美國空氣甜美",網民為何敏感?
有澳洲學者向BBC中文表示,中國留學生基於民族主義的立場,阻止其他師生表達意見的情況正在引起關注,但比起質疑中國當地使館在事件中是否起了作用,更應當質疑媒體的"挑動"。
事發經過:中國留學生為何不滿?
紐大師生的對話被錄音及公開。錄音中的學生稱,講師不應反覆提及台灣是國家的說法,令中國學生感到「不舒服」,對他們"造成傷害"。而錄音中的講師則回應,他本人認為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如果你認為我不應該試圖影響你的看法,那你也不應影響我的看法」。澳洲遊學團 
當地中文網媒《今日悉尼》公開這段錄音後,在中國的社交網絡引起迴響。
紐卡斯爾大學發表聲明,指有關課​件來自國際貪腐監察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一份報告,當中以"國家"(Country)一詞指代國家及地區,包括台灣及香港。聲明指,校方期望教職員及學生均能尊重文化差異及敏感領域,但對講師與學生的對話被秘密錄音及公開,令事件失去循校內渠道處理的機會,感到失望。
這是澳洲兩星期內第二宗類似事件:早前,悉尼大學一名印裔講師在課上展示了一張地圖,當中將中印爭議領土劃入印度範圍,引起中國留學生不滿,該講師最終道歉。
中國領事館是否介入?
澳媒《澳大利亞人報》本周引述紐卡斯爾大學校方發言人指,正就事件與不同持份者聯絡,當中包括中國領事館;一些澳媒以"領館介入"來報道事件。
《今日悉尼》引述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教育組參贊牛文起稱,已就事件與校方聯絡,批評該講師的行為觸碰到"一個中國"底線、傷害留學生感情,要求校方"盡快採取措施",以免影響該校與中方關係。
牛文起這段表態被中國媒體廣泛引述,包括官方的《環球時報》及《人民日報》網站。 BBC中文嘗試向領事館求證,教育組拒絶回應任何問題,亦拒絶證實或否認這段發言。而紐卡斯爾大學校方亦拒絶向 BBC中文證實,領事館是否正就事件與校方聯絡。
中國在澳使館對留學生事務的處理方式,引起了澳洲輿論關注。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今年六月發表報道指,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透過贊助中國學生組織,安排學生參與歡迎中國總理李克強訪澳的示威。報道稱,中國學生在澳洲處於「監控」之下,又引述一名中國學生組織領袖表示,若得知有學生計劃針對中國人權問題的示威,她必定會向大使館通報。
澳洲當地學者怎麼看相關事件?
類似事件相繼發生後,澳大利亞有學者投書《紐約時報》,質疑中國留學生「威脅澳洲大學開放性」。
中國留學生的民族主義情緒和觀點,是否影響到大學課堂上師生的表達自由?蒙納士大學中國研究講師班尼(Jonathan Benney)向BBC中文表示,在澳洲大學學界,這個現象越來越廣泛,已經引起不少學者注意。
班尼指出,中國學生表達自己的立場沒有問題,但他自己及身邊很多大學教師,均曾遇到中國學生阻止他人批評中國的情形,這的確對其他師生的表達構成了限制。
墨爾本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副主任卓少傑(Sow Keat Tok)認為,隨著中國在澳留學生增加,加上中國留學生越來越自信、敢於發言,這類事件將會越來越多。但他相信,中國當局的影響並未深入到澳大利亞的教室,一些中國留學生針對他們認為"政治不正確"的看法提出異議,是出於"下意識"反應。
班尼也同意,這些通常都是學生自己的真實意見。他認為一些中國留學生會用民族主義式語言討論中國問題,並非因為受到政府左右,而是因為他們目前只認識這一種語言。他希望學生可以學會觀察中國問題的其他方式。
卓少傑強調,中國留學生提出民族主義觀點,可以透過課堂討論解決;但報道類似事件的社交網絡媒體,傾向將事件"炒作",而一些媒體擔當"挑動者"的角色,激化了分歧。班尼亦認為,一些具民族主義色彩的中國媒體,會將中國留學生面對陌生環境感受到的不安和挫折,導向有利於中方輿論的方向。
針對其他師生的言論自由是否受到影響,卓少傑說,比起中國使館是否有角色,更加值得關注的是,當中國留學生針對澳洲大學教師的中國問題立場投訴時,大學校方能否捍衛校內的言論自由。
澳洲校園是否出現了反華情緒?澳洲遊學團
在中國,關於中國留學生影響校園言論自由,以及使館影響學生的質疑被批評為抹黑。中國外交部回應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報道時,曾指有關說法毫無根據,要求澳媒公正報道。而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旗下小報《環球時報》就以"中國同胞在海外遭印度人欺負,外媒反而抹黑中國人!"為題報道紐卡斯爾大學風波,並批評澳媒"把中國學生的合理抗議與不滿妖魔化" 。
中國媒體認為,更值得關注的是澳洲校園內出現的「反華」事件:今夏悉尼、墨爾本及蒙納士大學曾出現"殺死中國人"、"禁止中國人進入"等標語,以及日前澳洲國立大學一名男子在校園襲擊他人,造成多人受傷,包括一名中國女學生重傷的事件。
不過在蒙納士大學任教的班尼就強調,該校絶大部分師生均對這些仇恨言論表明不認同,即使張貼反華標語真的是該校學生所為,也必定是校內的極少數。

資料來源:BBC中文網

澳洲教育部(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的最新數據顯示,2015年澳洲遊學團澳洲大學有將近5成6的學生並非以ATAR(大學入學排名積分)分數、而是使用其它條件進入的大學,這一比例創下過去10年新高。而這ㄧ族群的輟學也在上升中。據雪梨晨鋒報報導,一份高等教育標準委員會的討論文件指出:「輟學通常和ATAR分數有關。」2015年,ATAR分數在91分以上的學生佔本科生人數的10%,比2005年的13.4%下降了不少。2014年的數據顯示,ATAR分數在30至49之間的澳洲遊學團學生群體輟學率最高,為24%;ATAR分數在50至59的學生輟學率為20%,排在第二位。而沒有用ATAR分數入學的學生群體輟學率上升到了近18%。取代了之前排在第三位的ATAR分數在60至69的學生。

而2011年的時候,沒有ATAR分數的澳洲遊學團學生輟學率還衹有15%。
2014年澳洲大學的平均輟學率為21.01%, 比2005年的18.86%有所上升。如果把轉專業但繼續學習的學生計入進去,總輟學率為15.18 %,高於2011年的這一數據12.79%。討論文件稱,雖然澳洲遊學代辦學生的ATAR分數和入學基礎是他們能否完成學業的重要指標,但是其它因素,如在哪個大學學習、是否遠程學習、是否全日制學生以及年齡對他們是否能完成學業有更大的影響。例如,非全日制學生和澳洲遊學團遠程學習的學生不能拿到學位證書的幾率和ATAR分數在50分以下的學生是一樣的。

澳洲大學聯合會(Universities Australia)會長羅賓遜(Belinda Robinson)說:「(討論文件)指出,輟學並不是因為入學標準低或者學生人數上升。大量澳洲遊學團學生沒有選擇通過ATAR分數入學,這不是個壞事。」他還說:「許多調查顯示,許多學生輟學的原因是不受大學控制的,屬於個人原因,如經濟壓力或者家庭責任。」討論文件稱沒有發現「輟學率危機」,並推薦高等教育學校通過提高入學流程的透明度來提高學位完成率,並為那些有輟學風險的澳洲遊學團學生提供早期支持。根據2014年的數據,在新州,澳洲南十字星大學(SCU)的輟學率最高,達24.54%。全澳輟學率最高的是塔斯馬尼亞大學,高達38.13%。而知名學府墨爾本大學的輟學率衹有3.74%。

來源:大紀元
澳洲科研機構(CSIRO)的一項最新調查顯示,過去一年中,有10%十四五歲的未成年人告白他們曾有自殘行為,5%曾試圖自殺。其中,同性戀者是高風險人群。據澳新社消息,澳洲兒童縱向研究(LSAC)項目對3000多名未成年人進行了調查。調查發現,澳洲遊學團女孩比男孩更容易出現這些讓人擔心的行為。超過四分之一的澳洲遊學團女孩稱他們有自殘的想法,15%的女孩將這一想法付諸實踐,而男孩有自殘行為的比例相對較少,為8%。他們的自殘行為包括割傷自己或者過量服藥。

研究還探究了與自殘相關聯的因素,發現同性戀和雙性戀的澳洲遊學團未成年人自殘風險更高。澳洲家庭研究所(AIFS)的達拉格諾娃(Galina Daraganova)博士說,這項調查再次證實了自殘和試圖自殺之間的關聯。「在那些試圖自殺的人中,近三分之二(63%)的人曾自殘。」

根據澳新皇家精神病醫生學院(PANZCP)對自殘行為的描述,有這種傾向的人會通過故意傷害自己的身體來釋放情緒上的痛苦,或通過這種方式向澳洲遊學團其他人表達他們承受的壓力。大部分自殘的年輕人都會隱藏他們的行為,並且可能從不尋求幫助。澳洲家庭研究所所長霍蘭茲(Anne Hollonds)稱,該調查的發現將這一隱藏的嚴重問題推到了聚光燈下。

霍蘭茲希望能有更多的社會教育和預防措施來應對這一問題,她認為,這是「整個社會的責任」。「大部分此類事件並沒有引起醫療服務系統、父母或朋友的注意,」她說,「醫療服務系統和學校需要意識到這些風險因素,並幫助(自殘者的)父母和朋友了解怎樣最妥善地處理這個問題。」有任何需要幫助或者尋求更多信息的人可以撥打預防自殺熱線Lifeline:13 11 14。



來源:大紀元
澳洲動物園受到許多遊客、澳洲遊學團青睞,今年澳洲一座動物園的人員今天說,動物園誕生一隻罕見的白色無尾熊。園方為這隻模樣超萌的小無尾熊公開徵名。法新社及澳洲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報導,位於昆士蘭省陽光海岸的澳洲動物園人員說,這隻灰白的無尾熊今年1月出生,白色皮毛是源自遺傳自媽媽提亞(Tia)的隱性基因。提亞過去也曾生出皮毛顏色偏淡的無尾熊。

無尾熊的皮毛顏色不一,從淡灰到褐色都有,視環境而定。澳洲南部的無尾熊皮毛通常較北部厚,而且顏色也較深。澳洲動物園野生動物醫院主任布斯(Rosie Booth)說,白色無尾熊相當罕見,如果在野外出生,將「很不幸」,因為對掠奪者將更醒目。這隻無尾熊尚未取名,澳洲旅遊局將鼓勵大家提供意見。澳洲遊學團
 
來源:中央社 

家扶兒勇敢逐夢 出繪本成插畫家

北台南家扶中心的自立青年黃雅玲,因從小對畫畫有興趣,在家扶助學人的支持下赴英國進修後,在今年父親節推出了第一本插畫新作。她今天回到家扶中心,鼓勵學弟妹們努力。

北台南家扶中心主任莊淑惠表示,30歲的黃雅玲在唸幼兒園時,父親因車禍過世,和比她大兩歲的姐姐由媽媽單親撫養,並開始接受家扶中心的扶助及陪伴。

莊淑惠表示,一路看著黃雅玲從喜愛畫畫的小女孩,到大學美術系畢業後,為一圓留學夢,先前往澳洲遊學團 打工存學費;並於民國103年8月,在家扶助學人的支持下,遠赴英國進修,拿到英國劍橋藝術學院童書繪本插畫學系碩士,作品還曾入選2016年義大利波隆納國際兒童書獎插畫獎。

她說,黃雅玲在今年父親節推出人生第一本繪本創作「我們待會見」,家扶團隊都感到相當開心。

黃雅玲以「追夢與創作」為主題與家扶學子交流。她說,大學時期把一堂繪本課的作品拿去參賽,得到了獎項與肯定,才奠定了對插畫與繪本創作的熱情。她想畫的東西不是讓人覺得很厲害,而是想傳達細膩的情感,並且能讓人產生共鳴。

她說,希望藉由自己的經驗交流,可以鼓舞更多家扶學子不放棄追尋夢想的機會。鼓勵家扶學子一定要更勇敢走出去、看看這世界的美好,努力地培植自己的專業知識與實力,累積正能量,爭取把握任何一個可以發光發熱的機會。

資料來源:中央通訊社

境外遊學能否多些真誠少些套路?

新聞背景:

在夏令營市場上,短期海外遊學夏令營十分火熱。10余天的遊學,花費動輒數萬元,由於是學校組織,一些經濟條件好的家長自然趨之若鶩;也有不少家境一般的家長,為了孩子融入集體,也勉為其難,咬牙報名。

境外遊學是否只遊不學?價格是否虛高?

放眼如今各種機構推出的遊學產品,什麼“美國常青藤名校遊學營”、“英國頂尖貴族公學暑期拓展”、“澳洲遊學團暑假親子夏令營”不一而足。這些產品都名頭煊赫,內容說出來“高大上”得不行,但如果仔細研究,其實很多就是在普通旅遊線路的基礎上增加了一些文化歷史景點,諸如到名牌大學裡走一圈、到著名博物館裡請導遊講一講或循例參加互動以及看看演出等。游是遊矣,學則未必。

為了吸引家長“掏腰包”,很多遊學項目打出了戲劇、NASA航太、藝術、體育、航海等噱頭,但相關主題活動所占比重並不大。比如,任何人都可以免費參觀哈佛大學校園,但遊學機構會找當地人在哈佛租個教室搞宣傳聯誼會,馬上提高相關費用,變成了“在世界名校哈佛和老外深度交流”。除去所占不多的主題活動,剩下的行程與普通旅行團並無明顯差別。而且,與普通旅遊團相比,學生在國外的住宿、飲食、出行等成本都要比旅行團低,但是費用則比普通旅行團高出一大截。

境外遊學熱 學校也在背後狠推一把

十來天的行程,少則兩三萬元,多則五六萬元。但是,不少家長仍然一邊糾結,一邊砸錢報名。這種跟風又是為何呢?跟風的背後,學校恐怕發揮了不小的作用。有記者調查北京的海外遊學市場發現,很多遊學機構與學校之間形成了一條潛在利益鏈條,很多公立學校都組織了暑期海外遊學活動。學校之所以熱衷於組織海外遊學活動,一個原因是“學校從每個學生的花費上得到的提成通常在5%~7%之間,而帶隊老師獲得免費出境的機會,也成為遊學專案的一個潛規則”。

利益驅動之下,學校往往也會把學生當作資源。有關部門研學政策出臺以前,學校尚不至於組織大規模的遊學,政策出臺之後,則可以公開組織,並冠以種種高大上的名頭。儘管政策所指的並非完全是出國遊,更多的是希望學生走出教室去看世界,但在操作中,則演變為攀比、高消費。而當學校的宣導、機構的推動與家長的順從結合到一起時,必然會出現“市場井噴”。

境外遊學熱中有多少被裹挾的消費?

班裡TonySandy等同學的爹媽都在群裡發了澳洲遊學團照,誰能甘心或者忍心讓自己家的孩子永遠處在鄙視鏈的最低端?國人攀比之風無孔不入,尤其是在“為了孩子”的大前提下,花少了父母自己那關就過不去,明知是當冤大頭,也得乖乖掏腰包。當然,不可否認,也的確有真是去“學”,而且學得嚴謹深入的。研究問題的同時,我們亦不能抹殺掉行業正能量的存在。

一邊是家長對孩子的教育感到焦慮;另一邊則是家長被學校、澳洲遊學團機構所織就的密不透風的網所裹挾,即使意識到海外遊學班的性價比不高,還是咬牙報名,因為想到“班裡孩子很多都在報,自己不報怕孩子不高興”。他們擔心如果自己的孩子不參與,就無法融入群體。這種心理普遍地出現在各類培訓班、興趣班上。很多家長明明懂得應該讓孩子在假期放鬆身心,但是經不住與周邊家長的比較,害怕如果不讓孩子去補習、去提前學,孩子就會落後於人。這種焦慮,與其說是家長對孩子成長、成才的期待,對階層滑落的不安所造成的,不如說是市場催生出來的。

海外遊學:莫把好經念歪了

海外遊學也好,文化體驗也罷,其指向應該是開闊視野、增長見識,而不是盲目攀比,更不是一門學校與機構均能從中分一杯羹的“生意”。好經念歪了,遊學變味了,說到底還在於監管存在疏漏。有鑑於此,有關部門應進一步加強監管,切實把研學旅行納入正常的教育軌道。當然,從政策層面講,也該有所反思。比如,研學政策出臺,是否應該儘快制定相應的配套細則,明確研學的範圍、督導、評價等,即便需要社會機構輔助,也應制定相應的准入及退出規則。

 

資料來源:SINA新浪新聞中心 

 

澳洲打工返鄉,青年思索未來

在台南有位同學,楊宇帆,他之前曾經到澳洲遊學團打工一年,不過,最後他回到老家,當起農夫幫忙種鳳梨。而最近農委會打算補助青年,返鄉務農,他認為這是治標不治本,於是他寫了一篇文章,上書馬總統。因為文筆非常幽默,吸引好多網友點閱。

 

戴著斗笠穿著雨鞋,走進鳳梨田裡這一大片鳳梨,全都是這一位26歲的年輕人楊宇帆種的,低著頭彎著腰楊宇帆大太陽下割草,細細的關照每一顆鳳梨,讀過成功大學台藝大卻都沒讀畢業,接著還到澳洲遊學團一年,不過最後他選擇落葉歸根,回家鄉台南來種鳳梨,種著種著種出很多的想法,有聽說農委會打算補助青年,回鄉務農兩年的計劃,他覺得這不是長久之計,所以他決定留言給馬總統,希望總統能看到他的心聲。

 

部落格上上書給馬總統,上面寫著親愛的英您種過田嗎,我們就像是您栽種下去的作物,期待您多花點時間去營造一個良好的環境,不錯楊宇帆說還沒收到馬總統的回信,但是他會等下去就像他等著鳳梨開花結果一樣,更期望政府能重視像他這樣,新農人的未來讓台灣的農產品,靠他們的雙手也能揚名國際。

資料來源:華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