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溫哥華UBC大學推出迷你學生宿舍

位於加拿大溫哥華市區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宣佈,將於2019年推出只有140平方呎的學生宿舍單位,以紓緩溫哥華遊學學生宿舍短缺及可負擔性問題。UBC於全年宣佈該可負擔住房項目,經諮詢後房間增加到70個,小房間面積雖然只有140平方英尺,但包括一張雙床、全套浴室、衣櫥、廚房和辦公桌。預計每月租金675至695元 
  
UBC負責溫哥華遊學學生公寓的常務董事Andrew Parr說:「我們無論是在理念上還是房間佈局都得到了良好的反饋,學生很高興學校能夠為我們提供經濟實惠的選擇。」這個納米房間內有淋浴衛生間,一個迷你冰箱,廚房水槽和爐灶。但是Parr認為這個設計中最有效利用空間的部分還是那個桌床組合。也就是說當床折疊起來後就彈出工作區,而且即使放下了床,桌子也會保持水平位置。 
  
這個納米房間比一般UBC的宿舍要小100多平方尺,但是價格上可以一個月省下400元左右。Parr說:「我想這樣的房間很有吸引力,因為各地都面臨著提供可負擔住房的挑戰,特別是溫哥華。這個理念應該在北美範圍內推廣。」 
  
溫哥華遊學宿舍樓靠近學生會大樓(Student Union Building),位於校區中心,近交通總站。 目前納米房間在 Student Nest 展示,直到4月1日。

來源:大紀元

加卑詩學委反跨性別教育 民眾反應熱烈

近來一個名為《蠶食美國》的紀錄片正引發越來越多的關注。該片揭露了共產黨以宣揚「政治正確」為名,打擊、毀滅著人類的傳統道德。現在,就在卑詩省,一名資深學委日前因表達個人的傳統價值觀點而遭體制圍剿、輿論炮轟,這個身邊發生的新聞或許令人反思,「政治正確」把我們的社會變成了什麼樣?溫哥華遊學團

已在大溫近郊城市-奇利瓦克市(Chilliwack)教育局任職二十餘年的學務委員Barry Neufeld,近日因在個人社交媒體上發表了一篇批評卑詩教育大綱內有關同性戀與變性內容的長帖,而受到公立教育系統內人士群起攻之。而民眾對此問題的反應,反而與體制內一面倒的批評聲音不同,許多華人家長更是表示對Neufeld的看法完全贊同。
圖說:Chilliwack資深學委Barry Neufeld (來源:Chilliwack學校局)
Chilliwack資深學委Barry Neufeld (Chilliwack學校局)溫哥華遊學團
奇利瓦克學委Neufeld星期一(23日)在其個人臉書(Facebook)頁面發帖評論道,前省自由黨政府引入的SOGI(Sexual Orientation and Gender Identity)課程,將「性別非自然屬性而是社會特性」、「可以選擇改變自身性別」等理論灌輸給學童,可稱得上是對兒童心理的「虐待」。
Neufeld還在帖子中直言不諱地表示,自己支持傳統家庭觀念;如果老師教導學生同性婚姻是正常狀態,且不能稱呼學生為「男生」和「女生」是加拿大社會的價值觀,自己寧可離開這個國家。Neufeld強調自己並非針對任何群體,只是不認同SOGI中的某些政策,他相信自己代表了民眾中沉默的大多數。
體制內群起攻之
Neufeld的個人網帖在公立教育界引起熱議。帖子發出後短短數小時內,卑詩教聯(BC Teachers Federation)、奇利瓦克區家長顧問委員會( Chilliwack District Parent Advisory Committee )發表推文譴責其言論;奇利瓦克區教育局(Chilliwack School District Board)、卑詩學委協會(British Columbia School Trustees Association)爭相撇清與Neufeld的關係,聲明其言論不代表自身機構觀點;前溫哥華教育局局長Patti Bacchus則要求Neufeld道歉並主動辭職。
卑詩教育廳廳長Rob Fleming也回應表示,公立教育系統希望通過消除對同性戀、變性學生的歧視,從而保護此類學生不受其他學生欺凌,這一點在公立教育系統內有「非常統一的意見」。他認為,Neufeld的觀點是「過時的」、「心胸狹窄的」,Neufeld學委的觀點不是省公立教育系統內的主流觀點:「我猜,他肯定會發現他自己在奇利瓦克學區是非常孤立的。」
民眾反應熱烈 Neufeld獲得眾多家長支持溫哥華遊學團
然而,在公立教育系統內遭到口誅筆伐、孤立無援的Neufeld學委,卻在眾多家長中獲得了支持。據News1130報導,奇利瓦克學區教育局負責人Evelyn Nova表示,教育局在事件發生後接到了大量來自學生家長的電話,表達對Neufeld教委的支持。但該段報導在數小時後被刪除。
而在各大新聞網站上相關新聞的網絡評論中,雖然也有一些批評言論,但絕大多數人留言稱讚Neufeld直言不諱,支持他為傳統價值觀發聲。許多人驚呼:今天的社會怎麼變成這樣。
華人家長Teresa He有一個正在列治文Ferris Elementary School讀三年級的兒子。她對大紀元表示:「我覺得他(Neufeld)不應該被指責,因為他說的是人的基本人性。如果人連自己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我覺得那是一種人的道德淪喪的表現。」
「這不是所謂的尊重,根本不是對孩子的尊重,而是教孩子對自己放任」。她說,「保護(有同性戀傾向的孩子)的方法不是告訴他「同性戀沒錯」,這是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方法去幫他。你應該問他是不是在學校裡受到欺負了,是不是受家長欺負了(才產生同性戀心理),然後去幫助他解決這些問題。」
她解釋道,自己的西人朋友曾告訴自己,不僅中國人在文化大革命時摧毀了中國文化,其實整個西方社會從60年代也開始了對文化的「革命」,在性的問題上開始變得非常隨便。
華人父親Robin的兩個女兒分別在高貴林École Banting Middle School中學就讀八年級和六年級,他對大紀元表示:「從一個家長的觀點來說,從小教給孩子這些東西不太好,因為小孩不像大人,不能自己判斷這件事是好還是壞。」「在學校裡可能也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可能有調皮搗蛋孩子,他利用這個東西,今天想當男生就當男生,明天想當女生就當女生,到女孩更衣室去,這對孩子都是不太好的教育。」
他說:「我是不贊成省教育廳現在這種教育的,我挺支持這個委員說的話。」
Robin還建議,Neufeld在教育系統內四面楚歌的情況下,應該建立一個網站徵求民意,讓社會看到真實的民眾心聲如何。「那種官僚啊,或自己沒有孩子的人,並不能代表真正的家長。他們只是為了某些特殊集團的利益,並不能代表天下所有父母和家庭的利益。」
或許是迫於體制內和媒體的強大壓力,Neufeld星期三(25日)發表了簡短聲明,向可能被其言論傷害的群體致歉,不過Neufeld堅守自己的觀點。
無獨有偶,近期一個家長團體也因跨性別教育而與教育體制交鋒。該團體打算租下一個劇院辦集會,商討如何阻止公校向孩子灌輸跨性別觀點。不料該劇院隸屬素里學校局,因此受指令拒絕租給該團體。該團體決定將素里學校局告上卑詩人權法庭。


資料來源:大紀元

溫哥華市府數日前宣布將在溫南Laurier小學附近興建臨時組合屋、為流浪者提供住宿後,引起當地社區內居民的強烈反對。昨日(11月6日)上午,三百餘名學生家長及周邊居民在校園外集會,抗議市府此舉無視學童安全,且從未徵詢當地居民意見,審批過程「不民主」、「不透明」。
10月26日左右,溫南Marpole社區部分街道的居民收到了溫哥華市府以明信片形式寄出的通知,稱將在650 W 57th Ave的一處空地內建造可供78名流浪者居住的臨時組合屋(temporary modular housing),明年一月便將動工。
市府計劃建房地點附近有Ideal Mini School、Laurier Elementary、Churchill Secondary三所中小學及多家托兒機構,周邊學生總數高達2,500人,且距離Laurier小學僅隔街之遙,因而引起了當地家長的強烈擔憂。溫哥華遊學
學童安全堪憂
集會活動發言人陳福隆對大紀元表示,自己曾作為難民逃離家鄉越南,因此對無家可歸者的處境非常同情,但在學校門口收留這類人群是不合適的。
「溫哥華市政府自己的網站顯示,溫哥華的流浪者中有53%吸毒,40%有精神方面的問題,這個數據很可怕。」他說,「不是我們不喜歡流浪者,而是對孩子的安全和健康有害。不能為了幫78個人,而犧牲2500個學生的健康。」
陳福隆還說,自己的孩子在聽說此事後,問「如果每天上學路上聞到吸毒的味道,會上癮嗎?」令他在感到好笑的同時沉思:「城市裡有禁止在特定區域抽煙的各種規定,防止孩子吸到二手煙。但為什麼讓學生吸到毒品的味道就是可以的呢?」
另一參加集會的當地居民周女士對大紀元表示,以前孩子不需家長接送就可自己步行上下學,如果流浪者真的入住學校附近,家長不會再敢讓孩子單獨前往學校,甚至老人也不敢再單獨出門散步。溫哥華遊學 
市府忽視民意
集會現場另一居民漢女士批評道,政府做出此類決策前本應舉行公開聽證會,但溫哥華市府在做出決定後才通知市民,完全忽視了Marpole社區的民意。
她還指出,溫市府建造臨時組合屋收容流浪者的計劃不僅僅局限於Marpole社區,這樣的收容屋將進入各個社區;且市府已修改了城市附例,使得臨時組合屋項目無需經過公眾聽證便可建造。「如果其他社區的人覺得不管自己的事、不發出反對聲音,他們很快也會面臨同樣的問題。」
質疑市府說辭
「我們不知道這些要進入社區的流浪者們是誰。這讓我們感到很害怕。」抗議活動現場的西人家長Sally Mclellan對大紀元表示。
她還指出,市府常常以Main-Terminal社區內的流浪者收容所為例,宣傳將流浪者安置在社區內對社區並無不良影響;但自己在與當地居民交談中,發現事實與市府的宣傳並不符。「入室盜竊更多了。有很多吸毒的人在社區裡,地上都是(吸毒用的)針頭。」她說。
市長回應 溫哥華遊學 
據加拿大中文電台報導,溫哥華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認為,參與抗議集會的民眾是誤信了入住者都患有精神病和毒癮,自己對此感到相當沮喪和失望。他表示,溫哥華即將進入冬季,市府需要儘快建起臨時組合屋,以免無家可歸者露宿街頭。

資料來源:大紀元

溫哥華(Vancouver)太大了,大到不知從何寫起。
溫哥華位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British Columbia,亦被譯為卑詩省),北緯約49度,距離美國的西雅圖僅有兩三個小時的車程。是一個建基在由冰河、火山運動、板塊運動等複雜的內外營力,所堆積出的外洗平原的城市。和鄰近的北溫哥華、大學保留地、列治文等地區共同組成「大溫哥華」(Metro Vancouver)地區,約佔了整個英屬哥倫比亞省全體人口的一半。
也因為位於河道出海口,上游山區可以一路順流而下,許多人會上山砍柴後,利用河水將木柴輸送下山,因此溫哥華早年便以航運、林業、伐木業起家,溫哥華第一棟非原住民式建築,即是建在木場外的一間酒吧,而圍繞著酒吧發展成溫哥華第一個城鎮:煤氣鎮(Gastown),今日儘管煤氣鎮不見木場,成為市中心的觀光勝地,但林業、運輸業仍然是溫哥華的一大產業。溫哥華遊學
 
 和一位加拿大同學聊到他們的日照時間長,每天6點就被太陽曬醒,10點才日落,可以從事許多活動,他帶著有趣的表情,開玩笑地說道:「夏天確實是如此,但到了冬天,每天起床時天都是黑的,當你進入教室上課時,天才發亮,而當你終於下課,可以出外活動時,天卻已經暗下來了。所以我每次到冬天,每天都在猶豫到底該不該蹺課。」
許多雜誌、調查機構,常會將溫哥華列為世界排名前幾十名的「最宜居城市」,理由常為氣候宜人、環境幽美等等。由於溫哥華位處高緯,加上鄰近海洋,屬於溫帶海洋性氣候使得夏天時,每天早上五、六點多太陽就升起,晚上十點多太陽才下山,海風亦讓整個城市並不會過度炎熱(儘管如此,氣候變遷下仍有許多溫哥華人吃不消,認為夏天實在太熱),城市內有許多都市公園,例如北美適合從事戶外運動,假日常見到許多城市居民前往公園、郊區,從事戶外運動,如健行、野餐、騎腳踏車等等活動。
 
 但到了冬天景色卻截然不同,位處高緯但鄰近海洋,因此降水天數多,因此溜冰、冰上曲棍球等室內運動,則成為了當地的盛行運動,不過由於每天日照時間短,因此許多人因此降低了外出運動時間。
初到溫哥華時,和當地朋友聊天,便可感受到尺度大小的不同。在台北,對我來說,開車半小時內會到的距離,是「近」的距離,開車「兩、三小時」的距離為「遠」,但和當地人聊天,卻發現在他們認知中,開車兩、三小時可以到的西雅圖,是一個「容易到達、距離很近的城市」,開一天車才可以到的距離才稱為「稍微一點遠」,令小島台灣出身的我深深感到巨大的認知差異。溫哥華遊學

​許多人對於溫哥華的印象,除了天氣好、環境優美外,亦對於溫哥華人的友善感到驚訝,在路上遇到的人,每個人臉上幾乎都掛著笑容,當你不小心和路人擦撞時,往往他會比你早一兩秒說出「I’m sorry」;公車司機有時會一邊開車一邊講笑話給乘客聽;在溫哥華一個月,我在路上只有一次被大卡車司機預警式的輕按一聲喇叭,其他時候車子都會主動停下來,讓行人先穿越馬路(不論是斑馬線與否),再緩緩啟動引擎。
 
 有時候覺得很難以想像──在幾百年前,這個城市會有嚴重的種族歧視存在。
最早的溫哥華居民,是當地的原住民──所謂的「第一民族」──後來法國、英國人各自到此殖民,接著中國、日本人為了找尋工作機會,許多人在移民美國和加拿大時,也會選擇北美洲西岸這個城市,溫哥華頓時移入了大量的黃種人,但是過多的外籍移工和移民,也造成了嚴重的族群問題。
儘管今日溫哥華是個移民眾多、多元族群與文化的城市,但是過去普遍對滿清、中國有著嚴重的種族歧視,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爆發了激烈的排華、排日事件,許多移民的住屋都被砸毀,甚至頒布多項法條來限制華人的工作權及待遇,許多華人為了生存僅能在惡劣的環境下,從事白人不願意從事的工作,如在湯店當服務生等。為了不讓低層華人移入溫哥華等英屬哥倫比亞地區,對華人徵收高額的人頭稅,在1923年通過了「排華法案」,限制僅有四種人可以前往加拿大──商人、外交官、學生、特殊情況人物。
 
 排華活動到了一個高潮,隨之而來的大蕭條更讓華人移民生活更加艱難。而當地華人面對如此被剝削、歧視情況,便團結起來組成會館,每個到當地的華人移民便會自動成為其中一員,強制繳交會費,而會館則會為華人的生存權,向政府、社會抗爭,也提供運送遺體回中國的服務,也因為當時情況,華人多半聚集在一起生存,形成了溫哥華的中國城。
二戰爆發後,中國、加拿大加入了同盟國行列,許多華人加入加拿大軍隊,會館甚至幫忙宣傳愛國債券,要求華人購買債券支持戰爭,因為戰爭時期的貢獻,戰後1947年加拿大政府才廢除了排華法案,恢復公民權利。
好景不常,之後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以及韓戰爆發,在反共的浪潮下,再度掀起一波反華風潮。
少數的日本移民在1877年抵達英屬哥倫比亞省後,也受到嚴重的歧視,無法投票、擔任公職、受教權被剝奪,也受到許多不平等的對待,為了證明自己是加拿大一份子,也為了追求自己的權利,在一次世界大戰,有兩百位日裔移民加入加拿大軍隊服役並參予戰役,其中有超過五十位不幸犧牲,今日長眠於史丹利公園,但到了1931年日裔移民才獲得投票權。
到了二戰,珍珠港事件、香港保衛戰(該戰役加拿大軍人超過兩千人殉職)後,日裔移民的身分更加為難,加拿大政府以懷疑為間諜、危害國家安全等理由,拘禁日裔移民,超過兩萬人被關在拘留營中,政府甚至出售日裔加拿大人財產。戰後情況並未改善,日裔移民只有兩種選擇:回到日本或是往東部遙遠的落磯山區,且拘留營直到1946年才關閉,當時共有四千多名日裔移民,從溫哥華港上船,被遣返回日本。直到戰爭結束後四年,日裔加拿大人才能回到西岸。
 
 直到1970年代,加拿大決定實施「多元文化」政策,廢除不平等待遇,這些亞洲移民的待遇才逐漸好轉,1988年賠償當時被拘禁的日裔移民;政府又於2006年和2014年對當時向華人所徵收人頭稅及排華法案道歉。隨著情況好轉,許多中國、台灣人也多次在大事件發生,如六四、香港回歸中國,或是尋求更好的工作機會時,移民至溫哥華,華人逐漸成為溫哥華的一大族群力量。溫哥華遊學
目前加拿大全國華人共約一百五十萬人,占全國人口約4%,是國內第三大族裔,而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資料,在溫哥華市,歐裔人口大約佔了46%左右,華人則是高達了27%,日裔人口雖僅有1.7%,但仍是溫哥華的一份子,路上仍會看見許多日本人所開設的日本料理店。
「請問一下,你知道XXX要怎麼去嗎?」一位華裔婦人用帶有點北京捲舌音、流利的中文,在列治文的商場問我路。
「不好意思耶,我不清楚。」
「怎麼?你不是中國人阿?」
「恩,我是台灣人。」
婦人笑了笑,問了隔壁另外一位大哥,那位大哥也回以流利的中文,指引婦人正確方向
請各位讀者暫時放下台灣的脈絡,這對話裡面的「中國人」、「台灣人」用語不單牽扯到台灣統獨問題,更多是在顯現溫哥華的華人地位。列治文在溫哥華市區南邊,許多中國移民因為其鄰近機場,交通便捷,地價較便宜等原因,紛紛在此地購產,造成當地路上幾乎都是華人臉孔,走進商場,十人有八人是華人,一人是白人,剩下一人是其他人種。
曾有位在溫哥華生活十五年的長輩,帶著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語氣跟我說:「在列治文,你就算只會中文也能生存。」在當地,華人幾乎取代白人成為主要人口,在此脈絡下,回到上面那段對話,我們可以理解到在婦人所說的「中國人」其實就是「在地人」的意思,否則一個「中國人」並不會對當地道路瞭解,而「台灣人」則是「外地人」的意思,和筆者的政治思想並無關係,在特殊的文化背景下,「中國人」與「台灣人」,不再僅是傳統的統獨思想。從這段對話中,不難想像溫哥華華人的人口與勢力,已成為地方一霸的存在。
開始參觀溫哥華博物館(Museum of Vancouver)常設展後,第一個展區的主題為「c̓əsnaʔəm, the city before the city」,入口處有一個解說牌,上面寫著一段話:「The city of Vancouver grew up as part of our story.」
過去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地區,有著多元的原住民生存著,僅沿西北海岸就多達三十多個族裔存在,但今日在溫哥華街上,放眼望去,盡是白人與亞洲人面孔。
隨著中國移民的比率到了超過27%,但溫哥華的原住民比率卻僅有2%,和亞裔移民地位逐漸提升相反,「第一民族」一直都在政經地位上處於弱勢,存在著貧窮、犯罪率高、自殺率高等問題。
過去,加拿大原住民被帶有歧視意味的「Indian band」所稱呼,並受到奴役與剝削,直到1969年的白皮書,才正式承認第一民族為加拿大的人民,逐漸開始廢止歧視法令、賦予第一民族各種權利,成立自治政府,就連聯邦政府也不能做過多干涉。
官方史觀、博物館、學校教育不再僅追溯到歐洲人移民歷史,而是繼續往前回溯,開始正視過去的歷史,將自治政府與聯邦政府分成「Our government」(我們的政府)與「Your government」(你們的政府)。除此之外,第一民族也常在重大場合上發表演說,呼籲大家對於第一民族的重視,但是目前不論是溫哥華,還是全加拿大,第一民族都仍然處於弱勢。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除了政府正視第一民族的地位與歷史外,當地原住民、非政府組織、學術界、政府也嘗試從文化資產著手,幫原住民文物創造更高的經濟價值,同時也藉此反抗西方文化霸權。由於原住民手工藝術品、家具成品在市場上價值不斐,無形中也限定了客源,因此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和當地的原住民藝術家合作,結合高科技技術來解析原住民風格的藝術品、家俱,嘗試創作出較便宜的複製品,增加更多的客源與收入,同時該計畫過程中,讓原住民藝術家聚在一起切磋交流,隨後創造出更多元的作品,向外推銷,無形中也提升了原住民文化的能量。
和兩三位朋友一起在市中心逛街,到了晚餐時間⋯⋯
A:我查到有間希臘料理餐廳蠻有名的耶。(後來排隊人潮太多就放棄了)
B:去吃中餐如何?
C:那邊有越南菜耶。
後來我們去吃了日本拉麵
儘管仍存在著部分問題,但是複雜的文化環境,人們的友善,造成溫哥華的街道上,呈現多種文化並存的地景,也創造出一個多元文化的溫哥華,也提供了多樣的飲食選擇。
在高樓林立的中心商業區,左邊有提供淋上滿滿楓糖的甜甜圈及美式咖啡的Tim Horton's 快餐店(加拿大最大的快餐店,比麥當勞還大),右邊則是間口味已經在地化(各種加州捲)的壽司店,載往前整則有希臘菜、巴西烤肉⋯⋯,如果想念家鄉味,可以去中國人或是台灣人開的中餐廳(儘管兩者都為了迎合西方人而加了大量的調味,太油、太甜、太鹹,讓懷念中餐的我吃完後深深的覺得「相見不如懷念」,但是台灣人開的中餐口味仍較淡,較合台灣人胃口),甚至週末、禮拜五晚上也可以去華人眾多的列治文,那裡有盛大的夜市舉辦著,異國美食吸引了許多饕客前往(雖然芒果冰、珍珠奶茶又貴又難吃)。
外來文化在地化互相交流、影響,最終共同形成了溫哥華自身的文化與地景。
「你回去後打算怎麼介紹溫哥華?」當地長輩問到。
「溫哥華,」我想了一想,說:「另一種的華人之城。」
參考資料
溫哥華人口資料
第一民族與UBC合作計畫
本文經GeogDaily地理眼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 

卑詩承諾學校防震 溫哥華兩校將重建

省長賀謹(John Horgan)星期三宣布,將盡快重建兩所溫哥華的公立學校,以符合現代防震標準。溫哥華遊學
這兩所學校是:Sir Matthew Begbie與Bayview小學,被考慮修建新的校舍,計畫耗資4690萬元,大約四年後竣工。省府強調說,這兩所學校屬於地震的高危建築。
省教育廳長范廉明(Rob Fleming)星期三表示,省府早在2005年開始,就與校方會談防震事項,然而該校僅是卑詩181個地震高危學校的一個。
賀謹向省民承諾,督促教育廳、學校局與地方市府,減少防震建設的計畫與工程時間,加速學校建築的防震升級工作。省府為此撥出專款5.22億元,未來三年內改進學校的防震建築。他強調說,學校學生的安全是至關重要的,可惜前任省府說的好聽,卻沒有實際行動。
范廉明也認為,省府曾經花掉幾十年,只是討論學校的防震建設,現在需要加快實施計畫。溫哥華遊學
Sir Matthew Begbie學校的新校舍將修建在現址上,學生會臨時遷移到舊址上課;Bayview社區小學的校舍會被拆除,並修建一新樓,而修建工程期間,學生們必須搬到其他地址上學。

資料來源:大紀元

溫哥華何處會收買路錢 八個熱點被標出

負責大溫地區流動性定價研究的獨立委員會,日前公布了首個報告,標識出一些交通量密集的區域,這些很可能成為徵收道路使用費的目標。溫哥華遊學
毫無意外的是,這些擁擠要道包括了菲沙河上的橋樑與隧道,比如曼港橋與金耳橋,這兩座橋的過橋費最近被NDP省府取消了。菲沙河上的帕圖洛橋、昆士堡橋(Queensborough Bridge)與馬西隧道,也毫無例外屬於交通擁堵點。
其他的交通堵塞熱點還有:
連接列治文、溫哥華與機場的交通道路;溫哥華主要街道與本拿比西部;新西敏、鐵道鎮、素里市中心與列治文市中心;北岸的獅門橋與第二窄橋(Second Narrows Bridge),東西方面的交通也受限制;來往於東北方向的交通,主要指高貴林、高貴林港與滿地寶;1號與91號高速公路;溫哥華市中心。
該委員會剛剛啟動其研究與聽取意見工作,還談不上提出任何建議,需要得到明年春季才行。他們的重點工作是研究道路收費,也就是人們使用特殊基礎設施時,必須繳納一筆費用。溫哥華遊學
據CTV報導,該委員會主席Allan Seckel表示,現在是時候考慮新的解決方案,「我們的研究發現,大溫居民對新辦法持開放態度。事實上,我們已經支付了一些流動性定價,比如汽油稅或公交車票,不過這些收費因為不公平又沒有策略,無法幫助降低街道的擁擠堵塞狀況。」
道路收費(road pricing)有時也被稱為交通疏散收費(decongestion pricing),被一些大都市採納,比如倫敦與斯德哥爾摩,據悉此收費將交通量降低了10%。
這種收費也採用了多種方式,委員會的責任是決定哪種方式最適合本地情況。他們即將開展公聽會,聽取大溫地區居民與相關方的意見,公聽會計畫從星期四開始啟動,持續時間達幾個月。
流動性定價與道路、橋樑與隧道的收費還是不一樣的,該收費還包括燃料稅、保險費率、公交車票與稅務。因此,該委員會認為目前還為時過早,無法決定是誰,及需要支付哪些費用。
據運聯估測,大溫地區未來28年將迎來上百萬的新遷入居民,運聯因此強調不能無動於衷。運聯稱,過去十多年來交通要道上的通行時間已經延長了15分鐘。
如果需要了解流動性定價方面的資訊,如何遞交反饋意見等,可以查閱其網站:www.itstimemv.ca 。
 
資料來源:大紀元 

省長允諾修復溫哥華危險校舍

卑詩省省長John Horgan允諾,將盡快修復兩所溫哥華的公立學校,以符合現代防震標準。這兩所學校是:Sir Matthew Begbie與Bayview小學,被考慮修建新的校舍,計畫耗資4690萬元,大約四年後竣工。省府強調說,這兩所溫哥華遊學學校屬於地震的高危建築。

省教育廳長Rob Fleming星期三表示,省府早在2005年開始,就與溫哥華遊學校方會談防震事項,然而該校僅是卑詩181個地震高危學校之一。

賀謹向省民承諾,督促教育廳、學校局與地方市府,減少防震建設的計畫與工程時間,加速學校建築的防震升級工作。省府為此撥出專款5.22億元,未來三年內改進學校的防震建築。他強調說,學校學生的安全是至關重要的,可惜前任省府說的好聽,卻沒有實際行動。

Rob Fleming也認為,省府曾經花掉幾十年,只是討論學校的防震建設,現在需要加快實施計畫。Sir Matthew Begbie學校的新校舍將修建在現址上,學生會臨時遷移到舊址上課;Bayview社區小學的校舍會被拆除,並修建一新樓,而修建工程期間,溫哥華遊學學生們必須搬到其他地址上學。

來源:大紀元

周董寵某甘做小跟班 溫哥華伴昆凌48hr

周杰倫(周董)與昆凌婚後如膠似漆,日前他替愛妻拍試鏡片,助她成功打進好萊塢,最近昆凌啟程前往加拿大溫哥華遊學 拍片,周董昨被讀者目擊現身溫哥華機場,稍晚小倆口又被網友拍到一起喝咖啡。本周六他在中國有演唱會,周五就得趕回來,在加拿大僅待48小時,只為陪老婆拍戲,真是寵妻無極限。

周董跟昆凌被網友發現一起喝咖啡,他戴墨鏡、身穿帽T,一派輕鬆。據悉周董此行是專程陪愛妻拍戲,上周昆凌已在IG發文在溫哥華過中秋,周董8日錄完《中國新歌聲》最後1集,即奔機場飛溫哥華陪她。 
周董婚前就很疼昆凌,帶她遊遍世界各地。日前他受訪透露會陪愛妻拍戲,果然說到做到,天王為妻甘心當個小跟班,他本周六唱完,下周可能會再飛一趟溫哥華遊學。 
周董開心陪愛妻開鏡拍戲,但另一方面他監製、蕭敬騰(老蕭)主演的新片《靠譜兄弟》,7月底開拍,昨《聯合報》報導該片傳因資金、劇本出問題喊卡,並指出老蕭先前為該片推掉2檔電視劇、30幾場商演,少賺約2.1億元。 

 

老蕭拍《靠》20天

不過他的經紀人Summer昨接受《蘋果》訪問強調:「藝術是無價的,我們選擇放下手上工作去完成一個作品,就不會去計算商業損失。」《靠》片劇組媒體發言人希艾則回應,導演目前還不清楚復拍時間。有傳導演遭撤換,Summer則表示:「待和劇組開完會後,可能比較清楚,聽說很多工班改組,但不是被換,是因戲延期,老蕭拍了20天,跟大家處愉快,當然希望都是熟面孔。」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