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學校重劃界 溫哥華市上學難如何解

隨著舊日寧靜的溫哥華遊學 日益演變為忙碌的大都市,人口密集的市中心上學難,越來越成為家長們的煩心事。

高昂的房價正迫使越來越多的家庭擠入市中心鱗次櫛比的高樓中生活;仍希望住在獨立屋中的家庭,無奈遷離到偏遠的郊區生活,父母們不得不在通勤中耗費幾個小時。這種變化對低陸平原現有的學校系統而言,無異於一場災難。

例如在房價尚可負擔的素里市(Surrey),大量家庭湧入的結果,就是越來越多的學童在簡易教室中上課。在住房最難以負擔的溫哥華,市中心的學校已經人滿為患,但傳統居民區中的更大的學校卻因生源不足而面臨關閉的窘境。

公校系統想要跟上這種時代的節奏並不容易,原因之一就是學校是由省府撥款來運營,而省府並不情願在城市中不少學校招不到學生的情形下,再花錢去修建新的學校。

與此同時,溫哥華市中心的確面臨上學難的現實,例如Kitsilano和False Creek社區中的孩子們,不得不靠抽籤來贏得進入臨近學校的資格,當地學校的入學等候名單已經長得難以等待。這也是溫哥華學校局最近提議修改學校入學邊界的原因。

不過,對溫哥華遊學入學邊界做出的任何改動都絕非易事,尤其是對於那些專門搬到心儀學校附近居住的家庭而言,更是令人頭疼, Vivien(4歲)和Evelyn(1歲)的母親Shirley Anthony女士對此感受頗深。

據Vancouver Courier報導,Anthony和丈夫早在有孩子之前就搬入耶魯鎮(Yaletown),主要就是為了孩子將來可以上Elsie Roy小學。而且二人都有不錯的工作,住在市中心也十分便利。Anthony說自己家距離Elsie Roy小學一街之遙,「我們住的這麼近就是為了能入學」。

4歲的Vivien今年秋天就要上幼兒園,然而她卻無法進入近在咫尺的Elsie Roy小學的幼兒園。Anthony說,79個幼童申請40個托兒名額,其中還有17個名額已被近親(siblings)預定。雖然Vivien在等候名單上排在12位,但Anthony仍希望女兒能入學Elsie Roy,就算等不到幼兒園,至少能上一年級。

不過,如果學校局施行最新提議的話,Anthony家將被劃歸到新建立的Crosstown小學的邊界內,Anthony無法想像孩子將徒步20分鐘、穿過環境複雜的地下通道去上學。因此她反對學校局的提議,發起請願要求學校局放棄重定入學邊界,現在已有120人簽名支持。

溫哥華遊學學校局設施主任Jim Meschino說一直在盡力增加入學名額,雖然不確定改變學校邊界一定能廢除入學抽籤,但肯定可以縮短排隊等候的時間。

溫哥華學校局主席Janet Fraser表示已經聽到了家長們的擔憂。就在Anthony發起請願數週後,溫哥華學校局暫停了對入學邊界的改變,將其延後至2020年9月實施;並將重新審定邊界改動,明年1月再提交給學校局批准。

資料來源:大紀元

華人6年前溫哥華產子 醫院索賠120萬加元

曾經被媒體聚焦的外籍婦女、尤其是中國籍婦女在加拿大產子的現象,出現了因欠服務費告上法院的個案。

據裡士滿新聞(Richmond News)報導,溫哥華遊學 海岸健康公司(Vancouver Coastal Health)已經向法院提出民事索賠訴訟,告一名外國籍女性2012年在其屬下裡士滿醫院(Richmond Hospital)生孩子後沒有付費,並要求其還錢。

訴狀沒提這名女性是什麼國籍。不過,被告的名字是夏燕(Yan Xia,音譯)女士,她已經接到民事索賠通知書。訴狀指夏燕沒有付2012年10月醫院發出的312, 595加元賬單,服務包括發生在當年春天的產後並發症及相關的產科護理、新生兒護理等。

這份索賠訴狀今年4月遞交給了卑詩省 最高法院。按該索賠文件的解釋,當時的服務協議規定,未付的款項,每月利息率是2%。現在已經過了67個月,被告人夏燕沒有支付所欠款或其中的任何部分,她欠醫院的錢目前合計約為120萬加元。

溫哥華海岸健康公司要求法院判被告還所欠的款項,加上利息及相關費用。不過,夏燕女士和她的代表都還沒有在法庭上對此訴訟作出回應,她目前在何處也不清楚。

外國母親生孩子費用高
溫哥華遊學海岸健康公司過去曾明確表示,醫院對外國人的收費比較高。不過,政府衛生官員也明確表示,即使患者沒有付款,醫院也不能拒絕為有需要的人提供醫療服務。

據里士滿新聞的報導,截至2016年,對於自然產,醫院要求非居民產婦支付7,500加元的保證金;對於剖腹產,要求的保證金是13,000加元。對於出現嬰兒和產婦需要昂貴的產後護理的情況,這樣的保證金沒有多少保障作用。

雖然夏燕的孩子自動成為加拿大公民,但按卑詩省的規定,這新生兒尚未成為該省居民,還不符合享受該省公共醫療服務計劃(MSP)的條件。就算是合格的新移民或離開卑詩省後再回來的永久居民,也需要等待3個月時間,才能使用該公共醫療保險計劃。

如果沒有公共醫療保險計劃,待產母親應該為未出生的孩子購買私人保險,以保障可能需要的新生兒護理。裡士滿新聞的報導稱,他們從醫院的消息來源了解到,許多與外國人的交易都是現金支付,醫院當時是否檢查夏燕有沒有買保險,目前還不清楚。值得注意的是,溫哥華的婦女醫院(Women's Hospital)官員,乾脆拒絕外國人在他們的醫院註冊生孩子。

「雙非嬰」似有增無減
「雙非嬰」是指在加拿大出生,但父母都不是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嬰兒,此舉被認為是為了孩子能自動獲得加拿大公民身分,這種做法被稱為「出生旅遊」。

裡士滿是華人聚居的地方,裡士滿醫院成了蓬勃發展的出生旅遊業的目的地,媒體曾大量報導中國人來這地方生孩子,以及當地月子中心盛行的情況。

根據溫哥華遊學海岸健康公司的數據,在2016-17財政年度,裡士滿醫院有379名嬰兒是非加拿大居民生的雙非嬰, 相當於總出生嬰兒數量的17.4%。在2017-18年度的上半年(2107年9月止),這比例是19.9%,全年的數據還有待獲得。

從2004年到2010年,該醫院每年平均有18名雙非嬰出生,2014-15年有335名,2015-16年有299名。

國籍不是該醫院常規跟蹤的因素,但醫院官員在2016年做的一份統計表顯示,生雙非嬰的母親中,中國公民佔了98%。

是否取消加拿大出生嬰兒自動獲得公民身份的政策,一直是一個有爭議的議題。民間反對這政策的聲音,在今年3月19日演變成公開在網上徵簽請願,目前已經有超過8,000人簽名,該徵簽將在7月17日結束。

 資料來源:大紀元

加拿大溫哥華遊學 市議會,經過兩年辯論及磋商,終於當地時間上周三(16日)投票通過一項塑膠飲管、發泡膠杯及外賣膠盒禁令,將於2019年6月1日生效。從通過禁令至禁令生效一年內,政府將進行外展及教育工作,幫助小型企業過渡至使用持續性較高的餐具,如紙製飲管及外賣盒。

溫哥華聲稱是加拿大第一個禁止使用塑膠飲管、發泡膠杯及外賣膠盒的城市,也是全球第一個通過全面零廢物策略計劃的城市。

溫哥華遊學曾討論過多項膠袋及即棄杯禁令,但計劃一直被擱置。溫哥華市政府為膠袋及即棄杯,訂下直至2021年的削減使用率目標,若屆時未達標,政府將考慮採取進一步行動,實施即棄膠袋及杯子的禁令。

除禁令外,溫哥華市政府正制定一項「早期行動」策略,旨在減少即棄袋、杯、外賣膠盒、餐具及飲管的使用量。在這項策略中,企業將被要求選擇以下一種處理即棄物品方式:(1) 停止派發即棄杯及膠或紙購物袋、(2) 向需要即棄杯及膠或紙購物袋的顧客收取強制性費用,或 (3)商戶自訂減少使用即棄用品的方法,如向使用可重用杯子或袋的顧客提供折扣等。無論選擇哪種方式,所有企業必須追蹤已派發即棄杯、膠袋及紙袋數量。

溫哥華市政府亦會邀請私營機構,推行一個全市共享杯及外賣盒交換計劃,顧客交按金後可使用共享杯或外賣盒,用完可將其交還至市內的交還點。

資料來源:明報新聞網

加拿大安省16歲以下兒童獨自在家違法

一份來自加拿大兒童福利研究的報告「加拿大兒童可以獨立留在家裡的法定年齡」顯示,加拿大有三個省份對孩子可獨自留在家裡或者車裡的年齡做了規定:曼省及新不倫瑞克省是12歲,安省則是16歲。只有魁北克省允許7歲的孩子可以獨自呆在車裡。該報告提到,年齡是法庭在考慮父母是否提供合適的監督和照顧的其中一個因素。加拿大兒童組織建議,12歲以下的孩子不應該單獨留在家裡。
雖然安省規定16歲以下的孩子不能獨自呆在家裡,但是正如克魯克說的,「真的有人認為安省沒有16歲以下的孩子被單獨留在家裡嗎?」
就此問題,記者詢問了家有適齡兒童的兩個多倫多華裔家長。大兒子上大學,小兒子還在小學的黃女士說,不知道安省的規定是16歲,一直以為是12歲呢。
女兒在高中,兒子還在初中的盧女士談到這個問題顯得心有餘悸。她說幾年前,兒子身體不適在家沒去上學,她就送女兒去學校,因為只有5分鐘的車程,兒子又在家裡睡覺,她沒想到會因此引來一堆麻煩。女兒不經意告訴同學弟弟在家裡睡覺,媽媽送自己來上學,結果被老師聽到後,報告給校長,校長又逐級上報。盧女士因此面對兒童保護組織上門家訪,談話等等一系列調查之後,好在沒有認定她有故意忽視兒童的嫌疑,最後讓她參加社區學習了事。「可是讓我平白擔心了很長時間,還留下了記錄,以後一有風吹草動都麻煩」,一向對兒女關愛無比的盧女士顯得很無奈。
公交公司可以規定孩子乘車年齡
根據這份研究報告,卑詩省沒有對孩子單獨呆在家裡或者車裡有年齡限制或者規定,但為何兒童與家庭發展廳(MCFD)就可禁止克魯克的做法呢?
多倫多律師Jordan Donich對GlobalNews說,這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法律問題。他表示,如果沒有相關法律規定,各地的兒童保護協會(CAS)或卑詩省的MCFD可以自己做決定。他們可以說:即使你是合法的,但你不是一個合適的父母,我們也能把你帶上法庭。
Donich補充說,即使不是每個省份都有這個法定年齡的規定,但是做父母的還是要懂得一些常識。「即使當地沒有相關法律規定,但如果允許一個四歲的孩子獨自乘公車,就是一個明顯的錯誤。你可以被指控為遺棄孩子這樣的罪名。」
Donich表示,公交公司可以制定孩子獨自乘車的年齡限制,但大多是讓父母或監護人自行決定。多倫多公車局TTC及溫哥華的Translink就沒有相關規定。
溫哥華的克魯克說他在允許孩子單獨乘公交車之前曾經諮詢過TransLink ,關於多大的孩子可以乘公交車,對方回覆說沒有這個規定,主要是由父母來決定。
孩子獨自乘車有安全年齡嗎?溫哥華遊學 
心理學家helpmesara.com網站的作者和創建者Sara Dimerman認為,孩子是否可獨自乘車,取決於孩子的成熟程度,經驗及父母的自行判斷。在孩子12或13歲可以獨自乘車前,最好先與朋友一起。
加拿大安全協會(CSC)表示,通常孩子到10歲時,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到12歲時,可同時照顧年幼的孩子。兒童獨立非常重要,但希望家長在讓孩子獨立行事時,孩子能把事情做好。這有很多因素要考慮,如孩子的成熟度及其性格等。家長要確保孩子獨自乘車時有自信不害怕,所以父母在讓孩子獨自乘車前,應至少陪他們同乘幾次,以確保孩子知道出現一些情況時要如何處理。

資料來源:大紀元
加拿大卑詩省溫哥華近年出現前所未見的房市熱潮,狂漲不止的房價讓當地許多人望房興嘆,官員為解決民眾買不起房的問題,正試圖採取各種稅收措施遏制需求,其中一些更瞄準外國買家,而當局祭出這些打房措施,不少屋主都相當支持。

紐約時報報導,溫哥華房價貴到政治人物想以重稅打壓房價,而許多屋主竟舉雙手贊成,雖然房價走跌會讓他們的資產縮水。溫哥華遊學

屋主受惠卻更焦慮:讓這地方清醒過來吧


住在溫哥華郊區的退休飛機技工威爾許說:「我想看到一次修正,讓整個地方清醒過來。若我損失20或30萬,能讓孩子們留下來,能讓這個地方有未來,那就這樣吧。」2000年買房的他,如今因房產增值成為了一位紙上百萬富翁。這讓他感到更焦慮,而非快樂。

溫哥華跟全球許多城市一樣面臨房價飆漲失控問題,大量居民被迫遷出,許多年輕人無力支付房租,且認為自己永遠買不起房。溫哥華遊學
寬鬆移民政策加持 大量中國買家湧入
溫哥華房價飆升部分原因來自其吸引力,在自然美景、溫和氣候及加國寬鬆移民政策加持下,這座城市吸引了大批外國買家,尤其是中國大陸買家。

去年的省級地方選舉議題幾乎完全集中在房價,在卑詩省執政16年、中間偏右的卑詩自由黨因此敗選,中間偏左的卑詩新民主黨掌權。新民主黨一上台就全力打房,不僅試圖增加住房供給量,還提出一系列旨在遏制住房需求和趕走海外買家的措施。

亡羊補牢 政府大力打房

新民主黨將外國人購屋稅自15%上調至20%,並計畫對買第二間房、家中主要經濟支柱收入來自海外及房價超過300萬加幣者,課徵更高的房屋稅。溫哥華市府也實施對空屋額外課稅等多項打房措施。

卑省財政廳長詹嘉璐在一場專訪中說:「無疑地,我們採取的許多措施都是大膽的,但若我們真要解決這場危機,它們是極其重要的。」

這從政治上來看似乎是危險舉動。三分之二加國民眾擁有自己的房屋,也希望透過投資房地產賺錢,但一些民調和訪談顯示,溫哥華房價已漲到讓居民震驚,連許多屋主也希望市場降溫。

2016年,溫哥華的非營利組織安格斯里德研究所進行民調,發現大溫哥華都會區約三分之二居民希望房價下跌,連屋主都有半數希望房價止漲下滑,五分之一屋主甚至表示希望房價大跌三成以上。

溫哥華房價三年飆漲60% 民眾憂「買不起房」

安格斯里德研究所執行長柯爾表示,如果房價真的崩盤,許多民眾對房價問題可能會改變意見。不過,民眾普遍對房價感到震驚甚至絕望,擔心他們自己或親友買不起房。

安格斯里德在今年的另一項民調顯示,大多數卑省民眾支持新民主黨政府的打房舉措。

根據大溫哥華地產局數據,當地房屋及公寓價格在過去一年上漲了16%,過去3年更飆漲約60%,而這些漲幅之所以驚人,是因為溫哥華的薪資水準相對偏低,不像矽谷、紐約和倫敦有不少高所得科技和財經工作,推升房價。

西門菲莎大學城市項目主任甄瑞謙說:「我們有很多工作機會,但你可能需要兩三份工作才能負擔得起住的地方。」溫哥華遊學

都是外國買家的錯?建築法規、都市計畫跟不上需求

有人認為,太多外國人到溫哥華置產投資,尤其是中國大陸民眾視溫哥華為移民首選城市,是推高房價的原因之一。至於溫哥華房市需求有多少來自於中國買家?根據甄瑞謙的分析,政府統計數據顯示,外國買家在溫哥華都會區擁有約5%住房,但近年來新成屋被外國人買走的比率,卻是5%這個數字的好幾倍,這也有助於解釋為何建案激增,對降低房價卻沒有多大作用。

另外,這項統計肯定低估了外資的影響力,因這些數據排除了從海外獲得資金買房的加國移民。

一些房地產業者則認為,中國大陸買家數十年來持續湧入溫哥華,因此近年來的房價問題並非出在大陸人,而是當地建築法規和都市計畫只讓少數區域興建高樓,絕大多數近郊被畫為低密度住宅區,才會造成供給趕不上需求。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去溫哥華你應該準備?

我曾去過溫哥華遊學過兩次

一次我大三,一次在去年暑假


出國你應該準備

1.上網or透過旅行社待辦遊學(待辦會介紹你哪間學校,多少錢,學校有多少華人,飛機票包含在內...等)


2.入學許可證下來後去加拿大辦事處辦理觀光簽證


3.準備你的行李(帶夏天衣服,筆記本,錢,三頻手機...等)


語言學校是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在同一間學校裡面上英文課程(你可選擇上半天課程然後下午去觀光,也可以選擇整天課程有文法和會話,當然還有別種課程你可以選擇,待辦會一一跟你解釋清楚)


每間Homestay都會跟語言學校簽約,所以當你在申請語言學校的時候,那間學校就會問你想要什麼條件的寄宿家庭(像是說你想要她有養寵物,希望他們家有小孩,希望他們家人不會抽煙...等等這些她都會先問你要你打勾勾選擇,不用擔心)


生活費在溫哥華一個月最多不超過10萬!(我已經預估最大值了,還包括飛機票)

溫哥華消費不高,東西又好吃...零食也是...致肥的天堂~


如果你世找旅行社幫你待辦,旅行社會幫你把學校申請表寄出出(當然他會先給你填資料),也會幫你待辦加拿大簽證!所以你的護照請不用擔心


你可以選擇"遊學團"去,也可以選擇"個人"去遊學

(我兩次都是自己去,弟一次世找旅行社待辦,然後自己做飛機來回,弟二次我就自己辦,也自己來回)

所謂遊學團,是指有些青少年一群人被旅行社帶團去語言中心上課,這種如同跟團,飛機一起坐,到達時也有人帶,但這種通常給年紀很小的學生,而且這種你永遠不會獨立,英文學不快!

個人的話,旅行社幫你辦好學校和寄宿家庭之後,它會給你機票(也是旅行幫你訂購好的,不用擔心)你就搭飛機當天自己拿著機票和行李去機場,自己做飛機到溫哥華,最後也自己回來~

PS 待辦旅行通常會先問你"須不需要有人來接機",接機會在多花一點錢,若你不要,也可以自己到達溫哥華機場後搭計程車到Homestay(其實我覺得搭計程車便宜超多多多多)


所以

你若找溫哥華遊學待辦

它會幫你辦好:機票,語言學校,Homesaty,觀光簽證和接機服務!


資料來源: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206062112062

抗議豪宅增學校稅 溫哥華房主集會

溫哥華房屋價格仍然在不斷升高,卑詩省政府計畫在2019年增加300萬元以上房屋地稅中的學校稅(用於支持當地的公立系教育系統的稅收),在溫哥華遊學 的富裕社區,幾十名業主週二對此感到憤怒,稱他們的物業價值急劇增加並不是他們的錯,這非常不公平,也讓他們成為「紙上百萬富翁」。

據CTV報導,房主們週二下午在Trophy Point Grey社區的Trimble公園舉行的集會上表示憤怒。示威者指責政府「搶錢」,並呼籲溫哥華-格雷角選區(Vancouver-Point Grey)的省議員尹大衛(David Eby)辭職。

卑詩省新民主黨政府增加300萬元以上房屋的學校稅預計將在2019-2020財政年度增加2億元的收入,比一年前增加4倍。有的業主表示一年要多交4千元。

受影響的業主、抗議發起人努特(Tamara Knott)指出,她世代居住在溫西,剛好繼承了300多萬以上的房屋,這些年來,她為了繳付每年上漲的物業稅,財務已感到拮据,省府還要增加學校稅,對她的家庭來說,有如發出「強制搬遷令」,因此她有可能再也無法負擔每年需繳的物業稅。

努特在集會上說:「我們是溫哥華的「紙上百萬富翁」,僅僅是因為我們房子的價值大幅增加。」

抗議者羅素(David Russel)呼籲尹大衛辭職,「他應該辭職,帶著學校稅的政綱再次選舉試試。」

尹大衛原計畫週二晚舉行市政廳會議聽取民眾聲音,但反對學校稅增加的呼聲太激烈,他取消會議,表示擔心場面失控,危及志願者的安全。

溫哥華遊學西區Point Grey房屋稅收增加,該地區物業是卑詩省最昂貴的,Lululemon Athletica創始人威爾遜(Chip Wilson)的房子就在該地區,現在價值7880萬元。

大溫哥華地區所有住宅物業的MLS房價指數綜合基準價格在3月份為108萬4,000加元,同比增長16.1%。

許多人認為,他們房屋的價值與他們的實際收入無關。

「這只是對富人的稅收,就是這樣,」羅素說。「這是不對的。」

尹大衛稱加稅是「溫和」的,並堅稱有措施確保居民不因加稅而流離失所。

「人們可以推遲交稅。如果他們是老年人,或者他們在家裡有孩子,那麼他們會推遲繳納稅款。「他說。「他們在出售房屋之前不必付錢。」

他還表示將擇期再次召開市政廳會議,聽取意見。

「他需要回答很多問題,因為這些人都是在這裡住了30,40,50年的人,」自由黨領袖說。

資料來源:大紀元

溫哥華三中國留學生遭電話虛擬綁架詐騙

溫哥華遊學 警方透露,上個月共有三名中國留學生陷入網絡綁架敲詐勒索騙局,三名受害人及他們家人均受不同程度經濟損失。其中一名中國女留學生,被網絡騙子恐嚇說如不聽從他們的指示,就會傷害其國內父母,嚇得她逃離住處。

電話加網絡綁架騙局
據《環球郵報》報導,警方透露,騙子通過微信叫這名女孩離開住處,不要和家人聯繫,不要用手機或上網,過程中還叫她不斷轉移地點。與此同時,騙子還通過微信威脅這名女孩在中國的父母,說其女在他們手中,要想她安全,得付贖金。

幸運的是,在加中警方配合下,最後在中國找到這名女孩,直到被警方找到時,女孩才知陷入騙局。此外,女孩家人損失錢財金額不大。

警方還透露,這名女孩在Douglas College上學。學校發言人拉爾(Regan Lal)未透露該名女孩的姓名,只說學院學生是首次碰到這種騙局。拉爾還說,新生,尤其是留學生到校時,學校都會提供全面的入學輔導,提醒學生針對留學生的各類騙局,尤其是電話虛擬綁架等敲詐勒索騙局,告訴學生接到這種電話,就直接掛掉不給騙子鑽空子。

溫哥華警方發言人羅比拉德(Jason Robillard)說,這種騙局固定模式是,學生先是接到看起來像是中國領事館電話號碼的電話,被騙子在電話中恐嚇他們惹下麻煩,要被中國警方逮捕,只有先錄像,假裝顯示他們被綁架或落入其他犯罪分子手中,才能安全。騙子拿到錄像後,將錄像發給家長進行敲詐勒索,同時叫受害人離開住處,搬到酒店或另找短租住處,才能躲過警方追捕。

小女溫哥華遊學留學生易成騙子目標

羅比拉德說,學生接到這類電話,以為騙子是中國警方,擔心恐懼之下,騙子說什麼就是什麼。他說,警方再次明確提醒所有留學生,任何人都不會在加拿大被中共警方逮捕。他還說,溫哥華警方與中方配合追蹤騙子下落,警方懷疑騙子的據點可能在國外。

羅比拉德還透露,去年溫哥華遊學警方共收到20起類似騙局報警,最後雖只有三人陷入網絡虛擬綁架騙局,但受害人及他們家人遭受的經濟損失相當巨大。

這類網絡虛擬綁架騙局出現已經有近一年時間,其它大城市也出現類似騙局。多倫多警方透露,最近多倫多警方雖未接到類似騙局報警,但去年11月多倫多有三名中國留學生(年齡分別為20歲、16歲和17歲)被報失蹤,很可能是陷入這類騙局。好在是,三名學生在報失蹤三四天後被找到或現身。

羅比拉德說,騙子專找中國大陸小女留學生下手。西門菲沙大學犯罪學教授哥登(Rob Gordon)說,年輕人涉世未深,易輕信他人,加上擔心害怕和孤獨,極易成為騙子的目標,警方和校方需經常提醒這類人群不要輕易上當。

資料來源: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