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一位大學副教授的坎坷人生

四十九年前,太行山區、晉冀豫交界處的一個山村,一個男孩呱呱落地於一戶貧寒之家。身處偏僻山村的他,小時候以為這世界就是自己和臨近的幾個村莊,岳中生童年的記憶就是拾柴禾,給豬挖草,放羊。

出身貧寒的岳先生從小就踏實、勤奮,學習成績一直在班裡名列前茅,1986年以優異成績考入鄭州大學,刷新了所在高中的高考紀錄。1993年,岳先生考入天津外國語學院攻讀碩士;並於1996年執教於中國民航學院外語系。

那時候,躊躇滿志的他,正打算大展宏圖,創一番事業,1999年一場突如其來的「運動」從天而降,打破了他平靜的生活。風華正茂的岳先生,就因為堅持講真話,而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挫折、磨難,包括失去教職、生活困頓,幾度漂泊。

2017年7月,他輾轉來到溫哥華遊學。自此,一顆疲憊的心總算安頓了下來。

日前,岳先生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向記者分享了自己坎坷人生背後令人心酸,也讓人感佩的故事。

愛上自己的職業--大學老師
岳先生碩士畢業剛找工作的時候,第一考慮並不是進高校教書,而是進外企掙錢。

當時,每年的碩士生很少,除進重點大學有一定難度外,進普通高校當老師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受商品經濟大潮的影響,岳先生很想憑自己的英語專長,進一家不錯的外企,有一番作為,然而由於各種原因未能如願,於是他決定先進高校,把家庭安頓好,等有合適機會再跳槽。

就這樣,1995年12月,他很不情願到中國民航學院報到,成為外語系的一名教師。

令他欣喜的是,校園裡清靜的環境,以及與學生一起探討知識的氛圍,讓他很滿足。不久,他輔導了外語系三位畢業生的論文,其中一位女生離校前特意把自己的一張照片送給他,並在背面寫下感人的贈言,感謝他的細心指導,稱自己受益匪淺。

學生發自肺腑的話語,讓他深受感動,他心中產生了一種強烈的職業自豪感:原來,當一名老師感覺這麼好啊。從此,他改變心態,再也不想什麼跳槽了,而是潛心於鑽研學術,鍾情於三尺講台。

為了提高自身素養,他一本接一本地閱讀英文原著;通讀《新英漢辭典》;制訂攻讀英語博士的學習計劃,開始涉獵文學、語言學、翻譯學、美學......

如果按照這一條道路發展下去,他應該過一種很愜意的教授生活,甚至很有可能在學術上有所建樹。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接下來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他的人生軌跡,從此劇變。

不願說假話,險被戴手銬抓走
岳先生在安心教學的同時,卻也有兩大苦惱:一是夜裡睡覺多夢,睡眠不好;二是牙疼,不定期會犯,有時半夜睡不著覺,異常痛苦。

後來在別人推薦下,岳先生修煉了法輪功,結果不治自癒,讓他非常意外。從此開始和單位同事一起正式煉功。同時,用「真、善、忍」的標準,不斷地衡量自己,修正自己,努力工作,照顧家人,贏得了周圍人的普遍尊重。

不料,1999年7月,中共當局開始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誣蔑,對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人開始瘋狂的迫害,抓捕。

轉年,各大高校開始在搞人人過關,逼迫所有教職工寫保證,必須表示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當岳先生接到這個通知時,心裡不禁嘀咕:這不「文革」嘛,當年文化大革命不就是這麼搞的嗎?於是就沒寫。這下惹了大禍了。

當天,外語系就把這個情況報告了保衛處。保衛處給岳先生打電話,讓到保衛處一趟。岳先生到院辦公樓三樓的保衛處,看到了處長劉路江。劉陰沉著臉,頗有深意地問:「岳老師,你(對法輪功)什麼態度啊?」雖然岳先生從心眼裡覺得法輪功讓人身心受益,就是好,但當著保衛處長的面,又不好直說,怕發生正面衝突。就說了句:「我沒有態度。」劉說:「沒有態度也是態度嘛。好,你回去吧!」於是,岳先生就回家了,以為這事就過去了。

不料,剛到家一會,接到電話,說讓再去保衛處一趟。岳先生想可能也就是再去當面解釋一下,並沒有當回事。等到走進保衛處的一間辦公室後,進來兩個陌生人。他們先簡單問了一下他情況,然後突然開始高聲訓斥,房間裡的空氣一下子緊張起來。「我們是天津公安局四處的!知道為什麼來了嗎?就是來抓你的!手銬就在樓下的車裡。就看你今天的表現了!」岳先生平時只知道認認真真教書,哪和什麼警察打過交道啊,一下子懵了,突然意識到事態非常嚴重。

而那一邊,保衛處則把岳先生的太太也從她工作的小學校叫過來,在旁邊一間辦公室裡對她威脅、恐嚇。岳太太哪見過這陣勢,當時被嚇哭了。

最後,在天津市公安局、校保衛處的軟硬兼施下,岳先生被迫違心地寫了一個不再煉功的所謂保證,才被放過。因為第二天全校正好開始「五一」放假,校保衛處又給他一個人專門辦了一週的洗腦「學習班」,這才算勉強「過關」。

在中國講真話的後果
上次的事情雖然過去了,但岳先生卻為自己未能頂住壓力,違心寫了保證而深感後悔,認為那是自己一生的恥辱,因為做人應該誠實。

2005年初,當他教的英語大專生即將畢業時,他想:師生一場,畢業之後各奔東西,可能後半輩子連見面都很困難了;作為教師,如果不把真相告訴他們,如果任由中共對法輪功誣蔑式的宣傳毒害學生的心靈,那是自己的失職。 於是,他利用最後一次上課的機會,把真相光盤等資料給了部分學生。不料被一些不明真相的學生舉報,2005年1月12日,岳先生被當地新立村派出所拘留,第二天被關進天津市拘留所。

這是岳先生有生以來第一次失去人身自由。在戒備森嚴的拘留所裡,岳先生內心非常恐懼。高高的圍牆,厚重的鐵門,嚴厲的管教,同屋被關押的臉色蠟黃、下手很重的吸毒犯,讓人心驚膽戰。

警察:律師敢辯護 我們就抓律師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但中共並未停止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蔑,並未停止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同時,很多人被中共的虛假宣傳所迷惑。而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的推出,從根本上闡述了共產黨到底是怎麼回事。岳先生認為,《九評》可以讓迷信中共的人頭腦清醒起來。於是,他匿名將《九評》寄給校領導,希望他們了解真相。不料,被校保衛處長、教務處長舉報。2006年2月16日,岳先生再次遭到非法抓捕、抄家,並被關進東麗區看守所。

當東麗公安分局提審時,岳先生鄭重提出要請律師為自己辯護,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現場的警察李偉當即回應:「如果律師敢給你辯護,我們先把律師抓起來,」氣焰十分囂張。

東麗公安分局決定對岳先生進行勞教處罰。在天津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聆訊時,岳先生表示對勞教決定不服。他指出,如果東麗公安分局認為本人確實擾亂了法律實施,則必須出示自己違法行為的證據,應指證校領導收到的信件內容中哪些是憑空捏造、違背事實的,或違反了國家什麼法律,哪些條款。然而,在場人員連原始證據都不出示,也不說明岳先生究竟違反了什麼法律條款。就這樣,岳先生被誣判勞教一年零三個月。不久,被轉到天津市清泊窪勞教所。3月7日,又被轉到天津市雙口勞教所。

此時,他沒有想到,一場更大的災難在等著他。

拒絕「悔過」 被打斷九根肋骨
在雙口勞教所的當天,岳先生就感受到了高壓、恐怖的氣氛。

新進人員需辦理入所手續,幹警逐個登記個人信息。當有的人動作慢了一點的時候,幫著幹警維持秩序的勞教人員(也被叫做包夾)就會大聲叫罵,或過去抬腿就踢一腳。而現場幹警則聽之任之,根本不管,彷彿什麼也沒發生。

辦完登記,新來人員分成幾個班,被命令進房間坐馬扎(一種可折疊的簡易小木凳)。包夾人員史書澤挨個問因為什麼進來的。當問到岳先生的時候,他回答是因為煉法輪功被抓的。史問要不要寫悔過書,岳先生回答自己是冤枉的,還想復議。史當即罵了一句,隨之一拳就打過去,正打在岳先生的臉上。

後來,負責看岳先生的包夾李斌見他不想寫悔過書,就把他單獨叫到水房,對他「做工作」。威脅說:「在這裡煉法輪功的,都得寫悔過書。否則,就一個字:死!」岳先生聽了,心裡非常害怕。

因岳先生不願寫悔過書,被嚴加看管,每天被罰坐,就是按規定姿勢長時間坐馬扎。時間一長,非常難受。

到了第三天,岳先生拒絕再坐這種懲罰性馬扎。李斌去叫來其同夥史書澤等四五個人對岳先生瘋狂地拳打腳踢,有的抄起馬扎猛砸,直到打累了才住手。

遭受這番嚴重毆打後,岳先生疼痛難忍,坐都坐不起來。除一隻胳膊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痛的。晚上躺在床上,連翻身都非常困難,都得咬著牙,用盡全身力氣。

因為連續好些天疼痛未消,岳先生要求去醫院做體檢。經多次要求,大隊長吳明星終於答應了。體檢地點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體檢結束後,醫生告訴隨行幹警 「不能再讓這個人幹活了」。回到所裡,隊裡讓岳先生休息,生活上也有所照顧。但奇怪的是,雖然岳先生多次提出要看看自己的體檢報告,但幹警遲遲不給看,總是敷衍他,說「沒事,只是受了皮肉傷,很快就會好」,並稱體檢報告由隊裡保管,勞教期滿時都會交還本人。

可是,兩個月過去了,岳先生的身體雖然好了很多,但還是沒好徹底。又過了些日子,身體才不疼了。獲釋那天,岳先生提出把自己的看病記錄帶走,勞教所卻說找不到了。

岳先生獲釋後,於2007年3月2日再次到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體檢,找骨科同一位醫生複查。這時,才看到當時被天津市雙口勞教所隱瞞的病情:「左側第8-10肋骨及右側第7-12肋骨陳舊骨折。」即當時岳先生共有9根肋骨骨折。

因書獲罪
岳先生獲釋後,轉年去找原單位,希望恢復工作。然而經過與學校的一番交涉,校方罔顧岳先生被勞教是被公安非法迫害的事實,最終在2007年9月無理開除了岳先生。

二零零八年,岳先生向原學校的上級單位中國民用航空總局反映情況,但遭推諉,不了了之。為了維持生活,岳先生做起了自由譯者,在北京開了一個小翻譯公司。

2009年2月的一天,岳先生租住的招待所在整理其房間時,在枕頭下面發現了岳先生的法輪功書籍,並向公安舉報。北京市海淀公安分局曙光派出所晚上去他的房間搜查。在未出示任何警官證件,未出示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僅憑房間裡有一本《轉法輪》,他們就將其帶走,關押在海淀看守所。一個多月後,轉入海淀區拘留所。幾天后轉入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約三週後,轉入河北省第一勞教所(唐山)。

在唐山被關押期間,岳先生繼續申請行政復議。後來,他又委託律師向北京市宣武區法院提起訴訟,控告北京市海淀公安分局與北京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但後來被律師告知,宣武區法院拒絕受理案件,也不開具《不受理通知書》。岳先生狀告無門,心情極度低落。

在河北省第一勞教所,在很多個漫漫長夜裡,岳先生回想自己的遭遇,怎麼也想不通:難道做好人有錯,講真話有罪?為什麼僅憑自己帶了一本書,就被勞教兩年半,天理何在?

為什麼辦案警察搜查時不出示警官證,不出示法律依據,不顧事實,就隨便抓人?如果首都警察都這麼膽大妄為,那麼外地警察又會猖狂到何種程度?根據行政訴訟法第十一條第二款,涉及限制人身自由的案件,明確屬於法院的受案範圍,為什麼宣武區法院不受理?而他們不受理,為什麼又不按規定出具《不受理通知書》?如果執法機關都這麼無法無天,人民會不會遭殃,國家會不會大亂?究竟是誰在禍害中華?

想到這裡,岳先生坐不住了。他毅然決定向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寫信,反映情況。在信中,他指出司法不公是對人最大的不公正,希望糾正對自己的錯誤處罰,呼籲中國實現真正的法治。後來,這封信委託一位先行獲釋的可靠的朋友,按國務院地址寄給了溫家寶。但此後未收到任何回覆。

盼星星,盼月亮。在被囚禁了九百三十天之後,岳先生終於盼到了獲釋的那一天。這一天,他的太太也特意從天津過來接他。夫婦兩人在回程途中,才發現岳先生記載了被關押期間真實經歷的三本日記竟然被勞教所偷走了。

走進楓葉之國,擁抱平靜生活
恢復人身自由後,岳先生繼續堅持自己的信仰與修煉。但是,家裡人卻一直在為他的安全擔心。

2017年7月20日,岳先生輾轉來到加拿大這片自由的土地,來到溫哥華遊學 。在這裡,他感受到了西人的禮貌,和善,感受到了信仰自由帶來的那份美好,感受到了挺直腰桿做人的尊嚴。

但是,另一方面,令人遺憾的是,他也感受到大溫地區還有不少人,尤其是一些華人朋友依然迷信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抱有敵意。

岳先生自己的親身經歷,無可辯駁的證明:中共所宣傳的「依法治國」,「以法律為依據,以事實為準繩」,等等,不過是粉飾太平、給人洗腦的謊言而已。

而且,岳先生的個人遭遇絕非個案。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已長達十八年,這十八年裡又發生了多少人間悲劇?僅岳先生自己在被關押期間所見所聞的悲劇就很多。這其中,既有法輪功修煉者,也有沒修煉法輪功的民眾,比如一些維權人士,等等。他們每個人的經歷寫出來,都會是一個很長的故事。如果不是身臨其境,你真的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正在發生著。

岳先生最後想與讀者朋友們分享自己的一點感慨:一切罪惡都會大白於天下,並得到它應有的下場。正如印度詩人泰戈爾所說:人類的歷史在耐心地等待著被侮辱者的勝利。

願一切善良的人都能了解真相,站在正義的一邊。願一切善良的人都能得到上天的保佑,擁抱幸福的未來。


資料來源:大紀元

加拿大學生瘋學廣東話

在加拿大的華裔群體中,有不少移民第3、4代的青少年不能講祖父母輩的母語。近年來,有部分華裔移民希望子女學習廣東話,讓他們了解祖輩的文化。 據加拿大《明報》報道,溫哥華地區出現了不少教授廣東話的輔導班,讓在家中沒有機會接觸廣東話的溫哥華遊學學生,學習簡單的日常用語。 

本身為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持牌教師的凌女士,於溫哥華出生,母親是中國香港人,對於廣東話能做到“聽﹑說﹑讀﹑寫”。她現在利用課餘時間,在溫哥華一所小學教授廣東話。 今年24歲的凌女士說,以往曾教過的學生,年齡最小的2歲,現在班中最大的13歲。這些學生在家幾乎沒有機會接觸廣東話,所以從最簡單的字詞開始教授,例如數數字。 

凌女士說,傳統廣東話課程主要教授書寫,因為家長在家講廣東話,小孩便能聽、能說。但現在越來越多的第3甚至第4代移民,在家處於全英語的環境,沒有廣東話的聽說能力。對於本地講普通話的人數超越使用廣東話的人,凌女士認為,普通話成為主流,但也要鼓勵年輕一代溫哥華遊學繼續學習及傳承廣東話。 

凌女士預期,本地對廣東話輔導班的需求會持續增加,不少土生土長的溫哥華遊學年輕人進入成家年齡,將會有自己的下一代。

來源:中評社
素里市一群溫哥華遊學小學生本月初向素里市府申請聖誕經典甜點-薑餅屋的「建房許可」,市府欣然批准,還不忘在官方許可文件中註明「房子必須又可愛、又好吃」。

「請允許我們於今年12月15日在Bayridge社區建起一組薑餅屋。」溫哥華遊學小學生們在申請書上用綠色記號筆手寫道,「這些薑餅屋有的會消失,只會留下一些殘渣。」申請書還註明「建築材料」將包括「6塊全麥餅乾、糖果、糖衣和巧克力」。
學生們還在申請書上用彩色筆繪出薑餅屋的「建築意向圖」,並在書信末尾恭祝市府聖誕快樂。

收到這份獨特的建築申請後,素里市府建築部門向溫哥華遊學學生們發出了「有條件」的建築許可,條件便是「這些房子必須只用糖果做成,而且必須又可愛、又好吃。要確保給聖誕老人和他的馴鹿們留出通道」。

市府還提出要求,讓小建築師們不可因「新房」而蛀牙。薑餅屋落成後,市府要親自前往工地,「試吃」檢查。素里市府的許可文件被其中一名小學生家長公布至社交媒體後,截至星期四早晨已被轉發近500次,許多評論民眾稱讚市府建築部門維護童心的舉動。

來源:大紀元
加拿大溫哥華卑詩大學(UBC)向本報提供的2017學年新生入學統計數字顯示,中國繼續成為卑大留學生的主要來源地,來自中國的本科生數目較上一學年增加超過15%,也是連續第九年錄得升幅。
卑大提供的2017學年溫哥華遊學團收生統計數字顯示,國際學生總數有超過1.6萬名,卑大的國際學生來自182國家。國際學生的來源地,首五位與最近幾年相同,首三位依次為中國、美國、印度,第四及第五位則分別是韓國和日本。
在收生人數方面,來自中國的本科生合共有4774人,較2016年的4143人,增加15.2%,並且連續第九年錄得升幅。與十年前的749人相比,增加比率高達537%,十年增長幅度遠較其他國家為高。
來自美國的國際學生人數亦錄得11%按年增長,2017學年有1159人,升幅與過去幾年相若。而排在第三的印度,國際本科生人數由2016年的571人,大幅增加至去年的816人,增幅超出所有學生來源地,有42.9%。
本學年從中國前來溫哥華遊學團卑詩大學修讀工程學系的廖同學表示,他在中國報讀了兩間加拿大大學及一間在美國的大學,最終均獲得取錄,不過因為喜歡卑詩大學的環境,而且溫哥華的氣候比較容易適應,所以決定前來卑大讀書,至現時為止讀畢一個學期,暫時認為最難適應的是全英語的學習環境。
廖同學表示,在大學很容易看到熟悉的華人面孔,覺得有助建立社交圈子。他並且坦言,沒有選擇赴美升學的其中一個考慮,是擔心當地人仍會有種族歧視。

資料來源:加拿大家園 iask.ca

身為「全球最宜居城市」,溫哥華擁有得天獨厚的絕美景色、舒適氣候、便捷交通、一流教育資源。融合歐、亞移民的多元文化,山水風光與都會生活兼得的優質環境,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口湧入。龐大的移民人數成為溫哥華房價、租金穩步上揚的有力支撐,無論自住或投資,溫哥華都是國際買家置產的首選地區。

看好溫哥華的未來發展性,北美首屈一指的地產開發商西岸置業集團(Westbank)於溫哥華市中心,打造外觀獨特的地標建築「The Butterfly」,不僅為溫哥華畫下新的天際線,透過建築提升城市之美,也再次刷新精品建築的品味格局與視野。溫哥華遊學

「The Butterfly」坐落在溫哥華市中心核心地段--布勒街和尼爾遜大道的交匯點,匯集各式美食、購物中心、大型超市、銀行......等,散步即可到達英吉利灣享受日光浴,生活機能一應俱全。步行至Vancouver City Center地鐵站僅需10分鐘,無論是到列文治或是溫哥華國際機場,都在車程半小時內。坐擁市中心交通樞紐,並且緊鄰菁英學區,卓越的地段優勢令「The Butterfly」更顯珍稀獨特、無法複製。

「The Butterfly」由著名華裔建築師譚秉榮(Bing Thom)操刀,耗時三年設計,才終於蛻變破繭而出。建築外觀輕盈優雅,從高空俯瞰,整棟高樓宛如一隻振翅漫舞的蝴蝶,與藍天白雲相應。樓高五十七層,成為溫哥華最醒目的經典地標。

譚秉榮為一代建築大師,參與建築項目遍佈全球,包括西班牙塞維亞世博會加拿大館、溫哥華水族館、石家莊大劇院及興建中的香港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其匠心獨具的巧思,不僅展現在極具藝術價值的建築外觀上,同時也重視居住者的感受,強調人與大自然和諧共生的關係,大量採用自然光和通風設計,把大自然引進室內,並且打造近乎360度無敵觀景房,北望皚皚雪山,西眺浪漫海灣,南觀菲沙河谷,東賞格藍湖島,讓居住者在城市最繁華地段,享受最瑰麗的美景,品味人生的極致尊榮。

西岸置業集團(Westbank)成立於1992年,作品遍布北美主要城市,建築類型橫跨高級住宅、五星級飯店、商業建築、公共藝術等領域。經典之作包括多倫多香格里拉酒店(Shangri-La, Toronto)、費蒙特環太平洋酒店(Fairmont Pacific Rim)、溫哥華頂級辦公大樓蕭氏大廈(Shaw Tower)等,更被譽為「超級精品豪宅」的代名詞。溫哥華遊學

慧眼獨具的精選地段、最具創新能量的經典設計,加上地標建築的大器規格,讓西岸置業集團出品的項目美學與實用性兼具,保值抗跌性強,增值潛力更大於其它建案,因此屢屢成為國際買家收藏投資的焦點,也是許多層峰人士實現夢想的不二選擇。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到溫哥華遊學開拓視野

「台灣溫哥華青年成長遊學計劃」(NTGx Program) 開幕典禮於上週五盛大展開。卑詩大學「台灣新新人類社」(New Taiwanese Generation) 四年前創辦非營利交換溫哥華遊學計劃,成功讓台灣學生拓展世界觀、促進國際友誼。

NTGx Program遊學成長計劃是由學生自動發起的活動,主要目的是為推廣台灣文化及促進溫哥華多元文化的交流。20多位來自台灣各地不同大專院校的學生即將在溫哥華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溫哥華遊學經歷。其中除了由卑詩大學語言中心所提供國際公民交流課程之外,團隊成員更積極的準備了各式各樣的活動,例如: 教育性活動、啟發性活動及娛樂性活動。

來源:大紀元

學校飲水點鉛超標 卑省府會如何應對?

繼省內多地學校直飲水被測出鉛含量超標後,省府星期一宣布將撥款75萬加元,在明年三月底前翻新省內六所中小學的校內飲水臺。但Postmedia調查指出,對省內大量飲用水鉛超標的學校而言,省府此舉仍是杯水車薪。

卑詩省府2016年及2017上半年對全省中小學直飲水的檢測結果顯示,本省全部60個學區中,有超過一半學區被測出直飲水鉛含量超過安全水平;在對全省學校約一萬個直飲水臺所做的15,000次檢測中,有26.5 %的檢測結果鉛含量超標。

省府此次撥款流向的六所學校分別為:溫哥華島薩尼奇市(Saanich)的學校Children's Development Centre 、南部小城Rossland 的法語區學校Ecole des Sept-sommets、維多利亞市(Victoria)的法語區學校Ecole Sundance Elementary、威廉斯湖市(Williams Lake)的Lake City Secondary-Columneetza Campus和Mountview Elementary兩所學校,以及中部村鎮Nemiah Valley的Naghtaneqed Elementary/Junior Secondary學校。溫哥華遊學

該六所學校中,後三所學校均位於省中部Cariboo-Chilcotin學區。Postmedia調查省府數據發現,當地學校有31%飲水點鉛含量超標,在所有學區中排名倒數第八。

調查還發現,法語區學校有34%的飲水點鉛含量超標,在所有學區中排名倒數第六。本次收到撥款的維多利亞Ecole Sundance Elementary小學的二處飲水點和一處教室水池的飲用水鉛含量比加拿大規定的最高含量標準0.01毫克/升高出二至三倍。

省教育廳廳長Rob Fleming表示:「孩子們應該從學校的飲水臺上喝到乾淨、健康的水。現在,這(六所)學校的學生們能做到這一點了。」但他也承認,只為省內六所學校翻新飲水臺遠遠不夠,省府會在未來進一步加大投入。

除本次獲得撥款翻新飲水臺的六所學校外,檢測出水質鉛含量超標的其他省內學校已採取自行更換水管、安裝過濾網或在飲水前長時間放水等方法緩解水質。溫哥華遊學

Fleming還表示,省衛生部目前尚未發現有學生因飲用含鉛水而生病的案例。

資料來源:大紀元

加拿大政府迄今最詳盡的住房市場研究顯示,溫哥華和多倫多中,由外國人持有的公寓比例皆超過 7%。加拿大統計局週二公布報告顯示,在所有類型的房產中,外國買家持有溫哥華 4.8% 的地產,在多倫多則達 3.4%,絕大部分都是市中心的公寓。

由於先前外國買家被批評是推升房價的最大元兇,大幅超越許多居民所能負擔的範圍,加拿大統計局因此加強對國內這兩個最貴房市的住房統計狀況。官員指出數據仍有缺項,難以確定究竟是誰在大肆炒房。

根據調查結果顯示,溫哥華中有 7.9% 的公寓由非加拿大居民持有,在多倫多的比例則達 7.2%。溫哥華遊學

『新聞來源/財訊快報 http://www.investor.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