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恐襲寨卡夾擊歐美 澳紐遊學團大熱

英國受恐襲陰霾籠罩,寨卡病毒亦蔓延歐美多國。有升學機構指約1成家長憂子女安危,今年復活節轉往澳洲及新西蘭遊學。另有band 1中學寧棄英國,改往新加坡交流;有遊學機構指今年澳洲遊學團人數較去年增5成。新加坡遊學團
 
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上月揚言下一個目標是英國,加上歐美等地陸續出現寨卡病毒感染個案,在恐襲及惡疾陰霾籠罩下,昔日備受香港家長追捧的英、美遊學團亦光環不再。
 
創智教育國際升學中心資深升學顧問古潔雯指,礙於美國時有校園槍擊案,加上英國有機會遭恐襲,今年約有5%至10%家長轉而選擇澳洲及新西蘭,作為子女遊學目的地。「即使去英國,家長寧願去遠離倫敦3至4小時路程的鄉郊小鎮,覺得較安全,亦叮囑子女勿大時大節去市中心趁墟。」
 
Band1校棄英取星
 
她續指,有一間Band 1中學過去10年的復活節均赴英國交流,但今年改往新加坡,以7日考察團代替。「一來因家長怕恐襲,二來學校評估後,都唔敢咁冒險。」另外,她指澳元兌港元較2年前下跌逾2成,約有10%至15%的學生寧願去澳洲升學,而捨棄到英國。新加坡遊學團
 
英孚教育遊學課程總監黃興樺指,去年復活節的遊學團「幾乎一面倒去英國」,僅1、2成人往澳洲,但今年形勢急轉,澳紐、英國分別佔4、5成「勢均力敵」,餘下1成則去新加坡。
 
黃興樺說:「單以人數計算,澳洲團人數較去年增5成。」他解釋,今年復活節假期不太長,家長考慮假期長短及時差適應等因素,寧願去較近的澳洲。「時差不會相差太遠,假期翌日返學適應Jet Lag都易啲。」
 
本身是中學教師的教聯會副主席王惠成指,近年歐洲經濟不景,搶劫案頻現,學校考慮安全問題,故多考慮澳洲及星馬等地作交流或遊學目的地。「尤其是打算讓子女到外國升學的家長,考慮到要在當地長時間逗留,更加關心恐襲的安全問題。」
 
澳元英鎊跌 團費變相更抵
 
對比2014年匯率,澳元及英鎊分別下跌約24%及14%。古潔雯指,港元兌澳元及英鎊「抵咗」,兩地遊學團團費亦較以前減價5%至10%。「平咗幾多視乎行程而定,如較多安排景點遊覽,入場門票的成本也計算在內。」不過,黃興樺指,因住宿費成本上升,英、美團費用微升5%,澳、紐兩地則維持不變。
 
古潔雯又指,由於澳、紐在香港的暑期時間正值冬天,「無太多戶外活動可以玩」,以往學校普遍較少會選擇冬天去。但時移勢易,考慮人身安全等因素,學校對冬天去遊學也趨接受。
 
來源:晴報 

記者李文宗/台南報導

崑山科技大學與韓國慶熙大學「國際遊學計畫」,昨舉行寒假遊學團閉幕典禮,52名韓國學生展現一個多月的學習成果及活動花絮,大方秀出體驗華人文化的傳統技藝及漢字書法作品。

崑山科大華語中心蔡美端主任表示,為期五週的短期遊學安排了電路、電子、通用英語、體育和華語課程,校方精心安排的活動內容多元有趣且實用,希望學員們在這段日子都很有收穫,並能真正享受到臺南的悠活,回韓國後可以記住在崑山科大的日子,與家鄉的家人朋友們分享臺灣的文化與生活。新加坡遊學團

韓國慶熙大學學生代表吳址受表示,臺灣人的熱情及授課老師活潑的教學,讓成員們十分投入課程。尤其造訪名聞遐邇的花園夜市,除了可驗收「觀光華語」系列課程成果,也能享用道地臺南美食,體驗臺灣人的夜生活,一舉兩得。

寒假遊學團另安排了「文化課程」,崑山科大吳鴻傑老師傳授「漢字與書法」的技巧,學員們一筆一畫地在生字簿上練習漢字,更揮毫臨摹新年祝賀語,十分有架勢。曾子玲老師則介紹「戲曲與臉譜」,讓韓國籍學生迫不及待拿起水彩筆,畫出屬於自己的京劇臉譜,或是穿上戲服舞著水袖,畫面逗趣。閉幕典禮暨成果展呈現學員們的遊學成果,促進臺韓文化交流。

韓國慶熙大學為當地前十大排名的綜合性大學,同時也是全世界第一所設立平面顯示器(如:液晶電視、電漿電視)的學校,培育出許多優秀人才。而崑山科大在光電產業中亦有卓越成果,加上蘇炎坤校長長期投身於光電科技研究工作,在學術榮譽上獲得了多項殊榮,因此自2008年雙方合作,迄今已邁入第九年。

資料來源:HiNet 新聞社群


(新山27日訊)柔州蘇丹依布拉欣強調,本身是超越政治的,政治的事,就得交由政治人物和政府去處理,“我只以人民的利益為優先!”

 殿下透露,曾在王宮接見很多領袖,但不意味著在接見他們后,就代表認同他們的領導素質;殿下也證實,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也曾覲見他兩次,表達不滿。

“對于我來說,丹斯里慕尤丁是柔佛前州務大臣,對方是通過預約與我見面,我每次盡量避免談論政治,他已經來見我兩次,我僅是聆聽和保持本來的不超越政治立場。”

慕尤丁曾覲見表達不滿

 殿下也透露,也曾見過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但同樣也是避開談論政治。

 殿下聲明:“我超越政治,如果他(指首相)需要勸告,我可以作為一個朋友般給予勸告。”

 殿下也坦言,自己是個外人,他只是要說出本身的想法,但若本身要傳達的訊息獲得以傳達,他會感到欣慰。

 殿下是在接受《星報》總執行長拿督斯里黃振威專訪,發表上述談話。

 針對柔州最近已被視作“政治溫床”,柔州皇宮不論發表正式聲明,或是在社交媒體上的貼文,都予人是對首相有不滿,或甚至不認同首相的問題,殿下回應:“我從來沒有不支持納吉,因為‘他是首相,不管你喜不喜歡’。”

 “我知道首相受到很多批評,但我認為應給他(首相)一個機會。” 新加坡遊學

 這也是殿下首度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表現開腔。

 殿下聲明,每一任首相都會犯下錯誤,為此,他認為應給納吉機會。

“我在柔州非傀儡木偶”

“我在柔州非傀儡木偶”

 談及一些政治人物認為,殿下超越了統治者的權威,殿下聲明“我在柔佛州不是傀儡或木偶。”

 殿下說,他有權在任何時間和州政府事務上,給予柔佛州務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諾丁勸告,殿下任命州政府,都是一直把人民利益優先。

促人民向新加坡學習

殿下認為,人民必須多向新加坡學習,他們做得好,且說實話。

 “人民不用花太多錢去組成歐洲遊學團或美國,只是越過長堤,便可到新加坡學習鄰國的高效率。”

 殿下說,首相很關心柔州的發展,因柔佛背靠新加坡。

 “我們相信,一旦馬新高鐵建起,柔佛和馬來西亞都會從中獲得巨大的受益。”

 殿下強調,他不會挖掘過去的事,也不希望去掃掠(swipe)任何政客,不管是活躍政壇或已退休的政客。

  “我對我國的領導人,摻雜著理智與不理性的態度,想要引起馬新爭論的舉動,感到不解,這些都是歪理 。”

從錯誤中學習

殿下指出,今年即將結束,人們必須往前看,今年對每個人來說,都非常具挑戰,包括殿下自己。

 “現在的問題是必須去解決,去說服人民,和回答問題。我必須說,這一切也必須有一個了結。”

 殿下認為,每個人都會犯錯,必須從錯誤中學習,同時糾正錯誤。

 這也是殿下在本月初承受喪子之痛后,再次接受《星報》訪問。

 殿下在專訪中觸及的課題,尚包括已故柔佛州三王子東姑阿都嘉里爾、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柔王儲和電子煙等。

 殿下也引述歷史,指是曾祖父已故蘇丹依布拉欣,出資開創巫統,首次巫統會議也在柔佛王宮進行。

 “接著,他的兒子(已故依斯邁)作為當時的攝政王,並于1946年5月11日,在新山大王宮,為馬來大會開幕,巫統也因此創立。”

 殿下提醒,政治人物不要懶于翻閱歷史,巫統的誕生地是柔佛王宮,這是黨的歷史。

資料來源:China Press (新聞發布)

內幕:為何習近平沒有入住香格里拉飯店



【新唐人2015年11月08日訊】(新唐人記者藍采詳綜合報導)習近平馬英九11月7日首次會面,選址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有消息稱,中共方原計劃習近平6日抵達新加坡後直接入住該酒店,但被台灣方面拒絕。
廣告


11月7日下午3時,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同習近平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大堂層「島嶼宴會廳」內「東陵廳」及「裕廊廳」會面。新加坡政府應雙方要求協助籌辦本次會面。

習近平11月6日乘坐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專機,於下午5時30分許自越南抵新加坡;馬英九7日乘坐中華航空公司專機,於上午10點40分抵達新加坡。兩岸領導人會面在習近平結束對新加坡國事訪問後的7日下午3點正式舉行。

海外中文媒體博聞社曝料,中國大陸方面曾經向新加坡方面提出讓習近平直接下榻香格里拉飯店,以便可以讓習近平足不出戶,就可以舉行「習馬會」,但遭到台灣方面的拒絕。

台灣方面拒絕的理由是:除非馬英九也住香格里拉飯店,但馬英九並不會「留宿」新加坡,而於當晚就返回台灣;即使是馬英九選擇「過夜」,因為安保方面與中方的「特殊」要求無法協調,所以不可能與習近平共處「一店」。

另外,如果讓馬英九前往習近平下榻的酒店,舉行「習馬會」,台灣方面顯然感覺「不對等」,更有「覲見」和「朝拜」之嫌,無疑會讓台灣島內的反對「聲浪」更大。新加坡遊學

作為中間方的新加坡,認為台方理由「充分」,經與大陸方面提醒和相勸,徵得中共方面同意,最終習近平被安排在距離香格里拉飯店不遠的瑞吉酒店。

曝料還透露,台灣方面對「習馬」記者會的中方安排表示「不快」,會前一直在和大陸方面溝通,並且希望新加坡方面也能配合「說服」大陸方面本著「對等和公平」原則,由習近平親自主持記者招待會,而取代原計劃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主持記者會的安排,但未能如願。

習馬會前後的一些爭議 

儘管習近平馬英九首次會面事先經過周密規劃,但是會面過程中仍傳出不少受爭議事件。

一,台灣總統府所發放的記者證原本註明的時間為「104年11月7日」,采取的是民國記年方式,沒想到要下飛機前,政府方人員發放新的記者證,時間改以西元記年的「2015年11月」,有記者配戴原版記者證,卻遭中共國台辦刁難,強硬表示「這張證不能帶進去」,記者回覆:「這又不是你們發的,我不同意」、「我等一下可以收起來,但你們沒資格收走!」,中共國台辦人員竟粗暴地從記者身上「硬拔」記者證。

二,台灣僑胞帶著中華民國國旗到場幫馬總統加油,被中共方發現後,中共方請新加坡警方將台灣僑胞驅逐出場,還做了筆錄、拍照存證,但同場揮舞中共國旗的人卻沒有事。

三,習馬會前的公開談話,中共央視刻意迴避習近平稱呼「尊敬的馬英九先生」這句話,也沒有直播馬英九總統的記者會,與會前所說的對等公平完全不符。

四,中共官方媒體《環球時報》自爆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記者會記者提問部分,提問媒體皆為事先安排好的。新加坡遊學團

五,台灣中央社在報導習馬會公開談話馬英九總統談話部分全文裡,被人發現其中刪去馬英九提到「一個中國」的段落。

六,馬英九在返回台灣的飛機上接受媒體訪問時,談到中方6位與會的幕僚中有5人都是屬虎的,媒體驚訝問到「5個幕僚都屬虎?」,馬竟回「包括我在內。」。有媒體稱,馬總統喝高了。 - See more at: http://www.ntdtv.com/xtr/b5/2015/11/08/a1234518.html#sthash.BZ17OwV5.dpuf

資料來源:NTDTV
海峽都市報將精心打造“海都小記者新加坡遊學團”活動:體驗趣味傳媒課程,與新加坡著名主播同台播報新聞,參訪新加坡國立大學圖書館,探訪中國駐新加坡大使館,採訪當地華人,拓展孩子對多元文化的認知,提升國際視野,同時提供展現口語表達與寫作能力的舞台。

  行走在獅城,這必將成為你一生都無法忘記的美麗回憶!現在就撥打海都熱線通95060報名參與吧!

  此次,小記者們將可在新加坡新傳媒中文電視台,由著名主播教授播報新聞。小記者們將被分成各個小組,每個人都將上台播報新聞。所有參與者還將根據表現獲得全英文的學習證明。

  此次遊學團還將帶領孩子們,徜徉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圖書館的書海之中,將有機會參訪中國駐新加坡大使館。

  而除了能看到揚名世界的新加坡植物園外,孩子們還將探秘新加坡著名文化聚集區:“小印度”和唐人街。小記者們將體驗用英語與當地華人溝通與採訪,感受多元文化融合的精彩。

  在體驗世界頂級遊樂設施的同時,我們還將開啟最有趣的經典攝影課堂,讓孩子們學會用“九宮格構圖法”的攝影手法記錄事物,在趣味中獲得學習能力的提升。

  此次遊學團配備專業的遊學教材及學習任務卡,在遊學過程中完成的優秀採訪作品和攝影作品,還將有機會在海峽都市報上發表!新加坡遊學團
 
資料來源:閩南網 

新加坡打工遊學 住「工寮」月領12K

出國打工遊學選對仲介很重要!12名台灣學生控訴,2013年經新加坡ETT人力仲介公司及國內業者安排,以4萬5 千元至5萬5千元不等的費用到新加坡打工遊學,結果不但沒有免費的專業培訓課程,打工賺的辛苦錢經過抽成,實領只有1萬2千元左右,住的宿舍還堪比工寮,讓學生大罵「根本是去當廉價勞工」。新加坡遊學團
 
移民署2013年9月間接到學生集體控訴,指新加坡ETT人力仲介公司透過國內仲介公司,在全國各大專院校招攬懷抱打工遊學夢想的學生,報名費3個月4萬5千元、1年5萬5千元,還號稱包含住宿及專業培訓課程。
 
結果學生付了錢到新加坡才發現,住的宿舍髒亂不堪,6個人擠一間,樓梯搖搖欲墜,簡直像工寮一樣;辛苦打工賺到的1千3百元新加坡幣(約新台幣2萬6千元),還要被扣除住宿費、專業培訓課程費用,以及業者抽成,實際到學生手上只剩台幣1萬2千元左右,讓他們大罵根本是被騙到新加坡當「廉價勞工」。
 
移民署調查,新加坡ETT人力仲介公司其實是無照經營,已違反新加坡「人力仲介業法」,正在由法院審理,目前不能再招募新生,而與其合作的4家國內仲介公司也因為沒有申請就業服務許可,被裁罰新台幣30萬元,業者也被依詐欺罪嫌移送檢方偵辦。
 
移民署還指出,雖然ETT目前經法院審理在案,但國內仍有仲介公司刊登與其合作的「星國留學」廣告,提醒有出國打工遊學計畫的學生或民眾,千萬要慎選合法仲介,也可以先到勞動部設置的全國就業e網查詢相關海外就業資訊,以防受騙上當。新加坡遊學團

來源:ETtoday 新聞雲

有點小錢 陸人人遊學時代啟動

從上海帶回一個卡通娃娃,打算送給隔壁的國小學生,正好她的媽媽走進來串門子,劈頭就說「咱閨女明兒個就去牛津了」,現在正忙著整理行李呢!新加坡遊學團

牛津?有沒搞錯?才小學六年級?真的沒聽錯。小丫頭是去遊學,這是暑假學校「規定」的活動,每個人都要報名,10天的英國牛津之旅,所費不貲,只去10天就要3到4萬人民幣,孩子的媽還說:不貴,我還給她帶了2萬,路上零花。

一點也不誇張。翻開大陸知名的英語教學集團「新東方」的簡介,各種類型的夏令營和冬令營活動,林林總總,擺明了就是要孩子「不要輸在起跑線」上。

7歲以上就能出國遊學

問題是:起跑點在哪?誰也說不清楚。海外遊學年齡層,已經下降到7歲,那就是說除了幼稚園的小娃娃不去遊學,其他人都可以去「遊」學了。

事實上,這些「有點小錢」的家長們,完全可以放心把孩子交給學校去安排這些活動,甚至很多北京的貴族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畢業的建置都很完備,只要肯花錢,從嗷嗷待哺的小嬰兒開始,就能參與這樣的全英語環境。

「北京王府學校」就是這樣。一所完全私立的貴族學校,讀一年大約要台幣50萬,這還不算是北京最貴的。走進學校一看,每個幼兒班的大教室裡,都有好幾個小老師看著,一年四季,只要進了學校,就像是走入銅牆鐵壁,每一分鐘都是純英語學習環境。

初中部的韓老師說, 我們單就一個年級的外教老師,就有兩百多個。走在校園裡,看到的外國老師,來自世界各個角落,他們可以拿到很好的待遇,每個人都有很高級的宿舍,全天候在學校裡為孩子們服務。

外語教育百花齊放

在一場初中畢業典禮上,每個學生穿著大學畢業才有的禮服,除了畢業照,還有純英語的演出,短短3小時的畢業典禮,在千人的大禮堂裡舉行,氣派非凡之外, 每個畢業生的英語水準,都可以給觀眾打個驚嘆號,不但字正腔圓,而且學生上台毫不做作,一派老江湖的模樣。新加坡遊學團

「我們的學生從小就在學校裡長大,很習慣這裡的環境。他們有的小學畢業就去國外遊學,有的是初中畢業走的,高中畢業沒走的『沒剩下幾個』」, 韓老師笑著說,她原來是在北京大學工作,現在到這裡,感覺更有意思。「學生不但功課好,學習好,而且很有禮貌」。她追加了一句,「因為將來都要去哈佛和劍橋讀書。」

這不是危言聳聽。上學期的北京外國語大學社團活動,大一學生進來第一堂課就是自我介紹。有的學生學的是小語種,也就是少數民族的語言,例如斯里蘭卡語和冰島語,但是這些演講隊的同學,各個充滿激情,有的學生,從13、14歲就開始學會2到3種英語以外的外語,自我介紹可以交叉運用熟練的幾種外語發言,令人驚嘆。但在他們自己學生的群裡,卻認為這沒什麼。

以學冰島語的學生Edyis為例,她來自內蒙,考上外國語大學的冰島語系,自覺很委屈。因為她認為以自己的實力,可以去更好的國家。不過,學校並沒有虧待這些優質生。大學一年級之後,二年級的他們就全部被學校推薦到冰島國立大學去讀書,全部免費,還有少許獎學金。

學英語落伍了外交需人才

「外交部天天來要人」,學校的老師說。不怕沒有機會深造,只怕來不及供應。 世界這麼大,需要的外語人才這麼多,不趕快培養人才要怎麼辦?

「看世界,開眼界,更自信」是學生和家長一致的願望。海外遊學的課程包含7到17歲的初級遊學課程,16到24歲的中級課程,海外學年語言課程、海外預科課程, 當然還有給成人與職場的語言課程。 「從春天的巴黎到夏天的加州」選擇在自己,一年四季爆滿。

哪些是最受歡迎的遊學城市呢?排前幾名的有紐約、雪梨、倫敦、英格蘭,以及洛杉磯、溫哥華、新加坡、牛津等等。據孩子的媽說,她的女兒可以跟牛津大學的老師一起上課,還可以分析學生的語言能力,用iPad上課,玩遊戲等等,這些錢花得很值得。 「只可惜我老了,不然我都想去,」 孩子的媽很遺憾地說。 他們只是千千萬個城市中薪家庭的縮影。下定決心要扶持後輩,而且非去國外不可。

錢,不是個事兒

上海的Vicky則是在女兒還在念初中的時候,就「徵求」女兒的意見,把孩子送去新加坡求學,她自己則每兩個禮拜飛過去一趟,看看女兒的求學狀況。「寶貝很好,我很放心,」她堅強地說,話中當然還是有些不捨,不過,這些錢她們花得起,只要孩子有興趣也願意,「錢,不是個事兒」。

龐大的遊學潮,當然也帶動了另一種層次的旅遊市場。根據一份「2015年在線旅遊國際遊學行業分析報告」顯示,大陸的遊學市場百花齊放,每年約有120億人民幣的市場規模,這其中可分為六大類,包括留學體驗、語言學習、親子互動、主題拓展、文化探索及國家體驗。越來越多的白領階級也開始他們的「西遊記」, 在「西遊的過程中,自我提升、自我釋放,甚至尋找企業創新的靈感」。

只是, 當所有的中國菁英都去了西方, 這些大小海龜(海歸)真的能引領中國社會和經濟,進入一個新時代嗎? 我們只能引頸企盼。新加坡遊學團
 
來源:旺報 

新加坡老闆驚呼:台灣人太愛學英文了!


我在新加坡事業順心,朋友很好奇我與那群年輕有成的新加坡老闆的互動,想知道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談話內容,或他們對台灣的看法。可惜的是,在星國的同事與老闆間,總少了台灣才有的人情味,所以也鮮少有工作之外的深入交談。

現在回想起來,倒是有個話題我會避免跟新加坡人談,就是我在台灣念的大學與科系。畢業於實踐大學應用英文系,這雖是個在我父母眼裡驕傲的里程碑,卻讓我在新加坡闖蕩至今都備受困擾,因為每當我一講完科系名稱,老闆總會皺著眉、納悶地問:「艾兒莎,我不懂耶,英文不就是拿來應用的,什麼叫做『應用』英文?」我通常都傻笑、含糊帶過,因為實在回答不出個所以然。

在我這個七年級的求學年代,應該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從小就去上美語補習班,而我在國、高中時,也都在台北車站的南陽補習街度過背單字與文法的日子。可是直到現在,我到了一個需要用英語討生活、溝通談判的世界裡,才驚覺花了20年「學」的英文,竟沒辦法派上用場。看著表弟妹們還是背著厚厚的英文書去上美語學校,我不禁冒起冷汗,究竟有多少人到一、二十年後還要面對跟我一樣的窘境呢?

姑且先不談我們的教育制度發生了什麼事,光是語言的觀念都搞錯了,如何去談一直被不肖業者的廣告文宣誤導的競爭力與國際觀?新加坡遊學

這些痛苦不是抱怨完就能解決的,因為在我真正需要對新加坡的客戶與老闆溝通時,語言障礙我都克服不了,何況是文化障礙?我每天要見很多客戶,除了新加坡人,各種種族幾乎都會遇到,而當我這菜鳥業務很努力地用還算勉強過關的英文跟他們攀關係談天時,自以為用油嘴滑舌的業務技巧可以打遍世界,有些人會很開心地回覆,繼續跟我暢聊,但到一段時間後總會打住,因為氣氛總會陷入一點尷尬外加冷場,無法更深入聊下去,更因為我的英文程度只學到這裡。這裡是哪裡?就是基本的生活應對與寒暄,再多一些些商用英語罷了,若談及各國娛樂與政治教育等時,雖有再多心得,卻常常只能言不及義,這實在是莫大的悲哀。

還有次在會議上,我的老闆對客戶說:「我們艾兒莎是台灣人,你要講中文,不要講英文,不然我怕她做不好會議紀錄。」當對方笑著說:「艾兒莎,那我講福建話可以嗎?」我羞紅著臉說:「啊……我在台灣算是外省人,所以我聽不懂。但是,我會學啦!」這時老闆直接嘲諷我說:「嗯……艾兒莎又要學了喔!很好學喔!」

其實說穿了,台灣人就是太愛學了,想說先「學會」再「致用」來達到目的,這就是非常可怕的通病。並非說學習不好,但在我歷經獨自闖蕩新加坡面對一切艱難的過程後,我相信最後能讓我真正成長的,是老闆的冷嘲熱諷背後想強調的「學習能力」,而非那個「只會學的慣性」。

語言是拿來說和用的,你會如何開始?

有次在新加坡等入境時,遇到一位台灣媽媽,她說是來找兒子的,兒子才20歲,卻已經在星國的一家銀行當業務經理,我實在掩飾不住訝異,問了一下他兒子是否念很好的大學或有什麼特殊經歷,否則年紀輕輕,怎麼可能在這麼競爭的新加坡金融業升級得如此快?

這才得知,原來她兒子只念過大學,雖然是跳級、又以資優生的優異成績畢業,但大學以前都是她和老公幾乎花全部的時間在輪流陪兒子自學,從未進入任何教育系統或體制,而她在提供孩子課程時,強調的是:做中學,看到新事物與面對新問題時,要習慣馬上經歷實務並從中有所獲得。當我們都在背誦九九乘法表時,她曾帶著兒子和丈夫花了兩個月把兒童木屋蓋起來,然後去租攤位,請兒子想辦法一起把這些木屋賣出去,結果花了一週只賣掉兩個,還剩四個,於是他們就舉辦家庭小組會議,討論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且多數的問題都會要兒子自己提出解決的方法,父母只在旁邊引導與提醒而已。

我知道並非所有父母都有這種毅力、能力與時間,自創學習系統來教導孩子,但若我們能提早發現自己所受的教育方式不這麼正確時,或許可以提早糾正、觀察別人的做法並修正自己。像在新加坡剛開始工作,幾次同事教我一些工作報表及客戶應對技巧時總會問我:「艾兒莎,can you “pick up”what I said to you?」,絕對不會說:can you“learn”。英語裡從學習意思切入的 pick up 比 learn 有更快速帶走、更加速地習得某件事的概念。

這樣講好了,如果我擁有強大的學習能力,就不需要花一生時間去學習英文,卻在要用的時候講得七零八落;反之,就算我剛到新加坡時一點英語都不會講,但只要能在一個月內「表達我所要溝通的事情」,我就算是有學習能力。


資料來源:商業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