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新加坡「人魚學校」 5堂課要價9400台幣

迪士尼卡通裡的小美人魚,在海中和魚群一起自在玩耍,童話般的場景,現實當中,也能實現,人魚從池邊躍入水中,上下擺動尾鰭,看起來相當夢幻,這裡是新加坡一間「人魚學校」,想成為貨真價實的人魚,至少得花上5堂課,要價台幣9400多元,但仍有不少民眾參加,其中大多都是20多歲的大女孩。

學校的創辦人、莎莉娜,從小就對人魚相當嚮往,長大後不只參加人魚秀表演,兩年前還在新加坡,開辦當地第一間的「人魚學校」,幫助和她一樣愛作夢的女孩。新加坡遊學團

雖然外表看起來很優雅,但要化身為人魚,其實並不簡單,光是尾鰭的部分,重量就達到1.5公斤,加上緊繃的人魚裝,游完一趟,運動量不輸上健身房。

對這些民眾而言,成為人魚,不只是實現夢想,同時也是找回自信的方法之一。(民視新聞謝郁瑩綜合報導)

「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IRLS)2016,香港地區的發布會雖然在今日(6日)早上10時才進行,惟昨日已率先公布台灣地區的結果。據台灣媒體報道,香港位列全球第3名,比上屆研究下跌2位,被俄羅斯及新加坡反超前。俄羅斯及新加坡分別獲得第1名及第2名(見表)。

有關研究由國際教育成績評估協會(IEA)主辦,每5年一屆,目的是評估全球小四兒童的閱讀能力水平,包括閱讀成績、行為和態度,參與地區可以與全球多國學生的閱讀能力互相比較,探討影響閱讀能力的家庭、學校和社會因素。

本屆研究共有50個國家或地區參與,以小四學生、家長、教師與校長為研究對象,全球約 31.9萬名學生參與是次研究,香港是參與地區之一。新加坡遊學團


資料來源:香港01

教育,在新加坡曾經是一門好生意。10年前,新加坡計劃在2015年之前要招到15萬名外國學生在新加坡遊學團 就讀。

2015年,新加坡有18家正式立案的私立大專院校倒閉 ,去年全年更加劇至25家倒閉,其中不乏像南洋教育學院及2014年才風光在烏節路開張的M2學院等知名學校,這對希望成為亞洲教育中心的新加坡,不啻是一大打擊。

5年前,新加坡遊學團一共有10萬名本地學生、3萬5千名外國學生;但到了去年底,外國學生只剩下2萬9千人,連本國學生也銳減至7萬7千人;一連串的倒閉,私立大專院校也從近400家,縮減到去年底的293家。

今年的學生數和學校家數不得而知,但去年底新加坡教育部指出,隨著監管政策收緊及生源減少,教育部預測還會有更多私校倒閉。

90年代至本世紀初,隨著中國及亞洲崛起,許多中國父母把孩子送到新加坡唸書,也有不少歐美學校為了連結亞洲,選擇新加坡大專院校成立新加坡校園,也吸引不少想要連結亞洲人脈的西方師生前來,讓輻員雖小的新加坡,在最高峰時各級私立學校數多達1,200多家。

新加坡最大生源國是中國大陸,在一連串假文憑和學校倒閉的事件發生之後,譬如2009年Brookes商學院倒閉,造成150多名大陸學生失學,已經繳了25萬元人民幣的學費也無法取回,隨後大陸教育部連續多次發布預警,建議學生在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到新加坡留學盡量不要選擇私立學校就讀,這些示警據信是促使新加坡政府決定出手整頓私校的主要原因。

管理變嚴格,更多私校將關門大吉
新加坡遊學團政府為了挽救教育市場,近年開始逐步收緊私校監管,包括規定私校實收資本額必須在10萬美元以上(約合新台幣320萬元)、必須取得雙重認證、有授學位的學校,每年必須接受「私立教育委員會」(CPE)的畢業生就業狀況調查。

同時CPE為保障學生受教權,規定學校不能夠在學期中倒閉,必須在學期結束之後才能關校,好讓學生能夠轉到其它學校就讀;學生也可以選擇不繼續唸,憑保單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拿回學費。

代理12家外國大學的新加坡最大私校教育機構--新加坡管理學院全球教育中心(SIM Global Education)執行長李國彰博士(Dr. Lee Kwok Cheong)告訴《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隨著監管趨嚴,未來還會有更多私校關門大吉。

新加坡管理發展學院理事會秘書長戴翁君博士(Dr. R. Theyvendran)認同還會有更多私校倒閉的看法,「汰弱留強,這不見得是件壞事。」他告訴《海峽時報》(Strait Times)。

但從倒閉或關校的學校看來,不只品質不良的私校被淘汰出局,甚至不少名校也撤出新加坡,包括霍普金斯學院、芝加哥大學商學院以及紐約大學和國立新加坡大學的法學院雙聯學位課程在內的5所名校。

其中一度被視為新加坡教育市場王冠上面的明珠───芝加哥大學商學院新加坡分校,2013年也決定將校園遷到香港,「就像人家說的,一次是意外,兩次是運氣不好,三次是命運,四次是電視連續劇,但現在是第五次!」一名私校董事形容。

3大原因,重創新加坡教育市場
新加坡PSB學院招生部王燕指出,新加坡教育市場受到重創,原因有三:

金融海嘯之後,歐美許多學校調低學費以吸引外國學生,導致許多亞洲學生捨新加坡到歐美留學。
新加坡部份私校良莠不齊,假文憑情事造成太大的傷害。
外界的壓力,促使新加坡政府下手整頓私校,許多無法取得認證或通過考核的學校只能關門大吉。
半數學生是外國學生的新加坡商學院(Singapore Institute of Commerce)招生經理陳秀芬指出,中國合作夥伴告訴他們,「不要去新加坡唸書」的說法近年在中國廣為流傳,對新加坡私校造成相當大的壓力,幾乎所有的學校都面臨生源減少的問題,有些學校甚至被學生問「你們會倒閉嗎?」迫使學校請來外國合作學校的人員到新加坡和學生見面,以取信學生。

新加坡精深技能發展局(SkillsFuture Singapore)董事布蘭登•李(Brandon Lee)指出,政府出手整頓私校,私校重新洗牌無可避免,但倒閉家數之多,出乎教育界的意外,「現有的學校必須決心持續精進,並且改革課程,讓學生能夠學到與企業界銜接的技能,才能夠生存。」(責任編輯:吳凱琳)

(資料來源:海峽時報、華爾街日報、南洋視界、新加坡教育部)天下雜誌

看見世界 與新加坡學生交流

為了拓展學生的國際視野,培養具國際素養、全球競合力及責任感人才,台北市仁愛國中致力推動國際教育,繼十月份的土耳其文化交流活動之後,這個月再接待「新加坡花菲衛理中學」師生到校參訪、入班見學,甚至安排新加坡遊學團homestay的學伴住宿接待,除了讓仁愛學子有機會深入了解異國文化,學習擔任良好國民外交的學伴,也讓新加坡學生體驗台灣文化、傳統藝術與音樂等優質課程內容。

這次接待參訪以「認識台北、浸濡仁愛」做為主軸,由仁愛國中八年級的學生結合科學與音樂進行開場迎賓表演,藉由程式操控機器人大跳機器人舞,更以試管、燒杯做樂器來演奏童謠,另外還透過威力空氣和多彩夢幻瓶,展演科學魔術,讓遠道而來的國際友人體會台灣學生學習的軟實力。入班見學的部分除了共同學習美術、體育、音樂、表演、國文、英文等基本課程,在特別課程設計的部分則規劃亮鑽小袋與豆花甜點的製作,並且安排參訪台北藝術大學,進行傳統音樂系安排的樂器演奏見習,讓新加坡遊學團雙方師生都能有更多元的學習交流,期望讓新加坡學子們深刻體驗台灣的中學教育與民俗風情,同時強化仁愛學生的語言溝通及適應能力,建立跨國友伴關係。

來源:教育廣播電台

新加坡公立大學畢業生起薪高於私校生

新加坡“聯合早報”刊發文章稱,2017年7月至9月期間,新加坡私立教育理事會針對29所私立教育學府進行調查。當地時間11月15日,調查結果公佈於眾,新加坡教育部長(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國防部第二部長王乙康對私校畢業生的整體就業率表達擔憂。他認為,新加坡應開拓更多元的教育渠道,以滿足不同學生的才能。新加坡私立教育理事會的調查結果顯示,2015年5月至2016年4月期間,從私立學府畢業的學生當中,僅有60.1%在畢業後的六個月內找到全職工作。調查也顯示,私校新加坡遊學團學生在畢業後半年內的整體就業率為84.3%,這包括全職,兼職,合同與自由工作。

據悉,參與調查的學生多達3500人,他們之前沒有全職工作經驗,年齡大多為27歲以下。他們就讀的是由本地私校開辦,由外校頒發畢業證書的大學課程(外部學位課程)。這些私校包括新加坡管理學院全球教育(SIM Global Education),楷博(Kaplan),萊佛士高等教育學院(Raffles College of Higher Education)等。相比之下,公立大學畢業生的整體就業率高達89.6%,在半年內找到全職工作的畢業生則有79.9%。這些公立大學包括新加坡國立大學,南洋理工大學,新加坡管理大學,新加坡理工大學和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

調查結果也顯示,私校新加坡遊學團畢業生的全職月薪中位數為2550新加坡元,低於公立大學畢業生的3325新加坡元的月薪中位數,但略高於理工學院畢業生和服完兵役理工院畢業生分別2180新加坡元和2517新加坡元的月薪中位數。

當地時間11月15日,新加坡教育部長(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國防部第二部長王乙康出席工運對話會時,對私校畢業生的整體就業率表達擔憂。他說,相比之下,理工學院和公立大學畢業生的就業數字更為強勁,約九成畢業生能在畢業後的半年內找到工作。王乙康認為,新加坡需開拓更多元的教育渠道,迎合學生的不同才能。為此,教育部正積極在理工學院和工藝教育學院等高等教育學府開辦更多課程。據報導,新加坡有40所私校提供外校頒發畢業證書的大學課程,但只有29所私校在調查期間有畢業生參與調查。此次調查首次公開了11所私校畢業生的個別就業率,其餘18所私校因接受調查的畢業生少於10人,為保護受訪者的隱私而不公開個別就業率私校。PSB學院發言人認為,此次調查僅針對沒有工作經驗的新加坡遊學團畢業生,不包括兼職和成年人學生,因此無法完好地反映私校大學課程畢業生的就業情況。

來源:網易教育頻道
來自新加坡遊學團 的59位海外華裔青年,參加為期21天的,11月29日在桃園巿健行科技大學圓滿完成。

僑務委員會呂副處長素珍表示,此次新加坡華裔青年透過21天的文化交流,除學習華語之外,更重要的是實地參訪臺灣政治、經濟、創新與人文等重點項目,臺灣歷史發展的脈絡與新加坡類似,臺灣特有的風俗民情更是特殊的體驗,並與明道中學進行學術交流,增進臺、新青年的互動認識,瞭解臺、新未來發展的趨勢,對於兩地未來的合作提供無限的契機。

新加坡遊學團邢慧麗團長表示本次來臺參與華語研習班,學習唐詩、宋詞、古文與現代詩等確實有效提升新加坡學子的華語程度,老師透過幽默風趣、師生互動的方式增加學員學習華語的興趣更為重要,也會延續返國後繼續學習的動力。在觀摩臺灣21天後,認識臺灣的進步與可學習的地方,這些對於新加坡未來的中堅在國際視野上有莫大的幫助,尤其見到臺灣的熱情,更印證了「臺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這句話。

昨日在健行科技大學的現場展示了學員來臺21天華語研習課程的成果,包含水墨畫、捏麵人、春聯創作、創意剪紙等作品,以及包含話劇、相聲、扯鈴表演等精心準備的結業表演,每一個節目都是每位學員的用心成果展現。

本次華語課程結訓學員共有59位,在11/29結業式頒發結訓紀念冊與結訓證書的健行科技大學會場中,學員之間充滿了依依不捨的氣氛,大家都真心相約,明年再見。

訊息來源:健行科技大學

馬來西亞、新加坡兩國計10個慈濟基金會分會籌組的「新馬華裔青少年華語暨人文營」新加坡遊學團,11月27日上午由總領隊張瑞詩帶領一行共124位華裔青年拜會僑委會,瞭解僑(華)生來臺升學的資訊。本團是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兩國今年來臺遊學人數最多的一團,僑委會除介紹僑生來臺灣就學的政策與配套措施外,也透過現場教學製作櫻花鉤吻鮭紙雕及品嘗珍珠奶茶的活動,提供青年學子一場不一樣的拜會體驗。

張瑞詩特別致詞感謝僑委會,因為她以前就是僑生政策下來臺生學的僑生,對臺灣的情感及僑委會的服務感受最深。本次帶領124位學生來臺進行12天的華語文與文化研習,希望能像接力比賽般一棒接一棒,引領更多海外青年學子來臺灣就學並汲取文化養份。

這批來自馬、新兩國的青年同學們很多是第一次踏上臺灣,每個人來的理由、感受都不同,例如馬來西亞烏魯地南分會同學范嫣倪表示她的姐姐曾經來過臺灣參加營隊並強烈推薦,因此她決定親自來臺體驗姐姐口中多元、豐富的寶島;馬來西亞分會同學梁樂予則表示她規劃未來到臺灣升學,希望藉本次參訪提前瞭解臺灣的校園與生活環境新加坡遊學團。新加坡的同學林毅愷表示他對臺灣的第一印象很好,這趟來就是要努力看用力學;至於馬來西亞雪隆分會同學程渼珺則承認原本課業忙碌不願參加,是奉父母要求才成行,但才到臺灣第二天就覺得好幸運有機會參加。

代表僑務委員會接待的僑教處副處長劉綏珍表示,新馬兩國學生華語文能力優秀、學習態度也非常認真,她期勉即將前往花蓮慈濟大學語言中心上課的全團同學們把握難得的機會,好好學習,並代表僑委會贈送每位學員2018年臺灣特有種鳥類月曆新加坡遊學團,同時特別介紹這份月曆每頁獨特的QR code能帶出圖示中特有鳥類的鳴叫聲,也讓同學們大為驚喜。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


新加坡遊學之旅

新加坡,一個美麗的國度。它四面環海,安寧靜謐,有種說不出的舒適。7月25日,我們學校的一小部分同學隨著老師一起去了新加坡遊學團
初到新加坡,滿滿的熱浪撲面而來,下一秒,取而代之的是機場涼爽的微風。機場安靜、和諧,大家都秩序井然,給人一種鄭重的嚴肅感。
當出了機場,沒有了空調的防護,熱浪一波一波朝我們襲來,大家都熱得大汗淋漓。導遊姐姐愛麗絲坐著大巴迎接我們,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和我們親切地交談,介紹著新加坡的風土人情、小吃、建築......從素不相識到打成一片,嬉笑著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
在新加坡,我最喜歡的是金沙酒店的水幕表演了。在海邊,海風吹著面孔,太陽一點一點落下來,千萬縷陽光從高樓大廈的空隙中射來,射進海闊、天空。湛藍的大海波光粼粼,映著天、映著快要落下的太陽,波浪靜靜地等著太陽收回它的最後一束光。天暗了,忽然,一道水柱仿佛從天而降,它在水面上搖擺,像天鵝的細頸,仙女的手臂,引來一層層高傲的水簾。各色的燈光打在簾面,音符訴說著一段驚人的故事。一片透明的泡泡飛過,帶著每一個音符,飛向遠方。水上下起伏,光隨之而動,表演著一個個無聲的故事。水溫柔、慈愛地拂著海面,又突然高高躍起,像一隻潔白的天鵝雍容地舒展她的翅膀,又小心翼翼地收回,怕弄髒了一根羽翅。那水一層疊一層,猶如一朵玫瑰,講著她的芳香。看,她上下舞動,妖嬈,震撼,讓自己化為泡泡,飛向大海。一點一點,水收回了她耀眼的光,落了回去,結束了她那美麗的表演,留下了愛慕的我們坐在海邊。
除了"遊",在新加坡遊學團,我們也實踐了"學"。在一堂堂生動的英語課中,我們分為四組和外教老師互動。老師說英語,讓我們做各種遊戲。最有趣的是"你說我猜",老師讓一個同學坐在椅子上,背對著螢幕,在螢幕上顯示單詞讓我們形容。有一些單詞比較難表述,只有個別同學會,這幾個同學講得滿頭大汗也講不明白,反倒讓猜的同學越聽越糊塗。我們大家一個勁地形容,一個勁地做動作,時不時還來一個中英文結合。猜的同學總算聽明白了可是又不會用英語表達,面紅耳赤地和外教老師比畫半天,最後老師明白了意思,在課堂上,老師還給我們放一些英語短片,問我們問題,這些問題都很簡單,大家七嘴八舌討論,和老師互動回答。十天下來,我們竟能和老師用英語簡單交談幾句了。
我們還去了新加坡的學校,上了一堂程式設計課。這裡學習氣氛很濃,大家可以用中文交流,熱烈討論著一個個問題,還認識了很多國際朋友。
在新加坡的旅程,我們學到了知識,收穫了友誼,體驗了生活,還做了遊戲......這段時光,將深深地映進我腦海裡。


資料來源:兰州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