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俄羅斯暖男 為愛來台當賣菜郎

凌晨2點半,多數人已進入夢鄉,座落在萬華萬大路上的第一果菜批發市場卻正熱鬧著。

小小的拍賣台前擠滿人潮,討價還價聲音此起彼落,「20塊...20塊...20塊半!」拍賣員戲劇感十足地揮著手臂、用台語激昂地喊出價格,等著承銷人或拋或遞的送上承銷章,放上機台掃描、印出交易傳票。

擁擠的人群裡,尤禮一頭棕髮、白皮膚、深凹眼眶、高挺鼻樑的外國人臉孔特別顯眼,他來自俄羅斯,與本土味十足的菜市場有些格格不入,但這裡的遊戲規則他熟得很。

站在拍賣員身後若有所思,突地轉身竄進狹窄的蔬菜箱間小道裡,近190公分高的身影熟門熟路地疾走,飛快看了幾件高麗菜品質,又回到拍賣台前加入競標,想要的貨下手快、狠、準,不枉體內流著戰鬥民族血液。

邊賣菜邊學中文

「如果貨多,先看價錢再決定,如果貨很少不管什麼菜都要搶。夏天空心菜、地瓜葉都很好賣,冬天一定要買菠菜、大陸妹。」分析得頭頭是道,但最初尤禮連看都沒看過這些蔬菜。「我們俄羅斯沒有那個菜,我也不懂怎麼吃。像苦瓜、絲瓜都是到台灣才學的。 」

2012年,22歲的尤禮為了在美國遊學團打工遊學時認識的女友、現在的老婆張又云一句:「我不想要住國外。」他隻身飛了7000多公里,從冰天雪地的莫斯科到達這幾乎沒有冬天的小島。念程式設計的他只學3個月中文,語言不通加上年紀尚輕,找工作頻頻碰壁。「我有心理準備很難找工作,可是我會想辦法。」

那時岳母開設團膳公司,大冰箱裡不時有著批來的蔬果,看到多的貨,他決定要擺攤賣菜。「我疊兩個塑膠籃子,上面放菜就開始賣。」菜名不懂、售價不了解,一開始沒賺錢就算了,甚至還賠本。但也不是沒收穫,市場的婆媽們看見一個少年阿兜仔在賣菜,不管是好奇或好心,多少都會來交關,買的不多,搭訕聊天的倒是不少,3個月後,尤禮中文進步神速,甚至可以用洋腔洋調的台語招呼「來來來,高麗菜10塊!」

但小賣賺得少又不穩定,幾個月後尤禮請老婆帶他到附近餐廳看會用什麼菜,想批貨販售,張又云陪著丈夫四處找機會。「剛開始很多客人會說你們菜很貴、很少,或說沒辦法跟我老公溝通,其實是原本就有配合的廠商,我們只能每天不厭其煩地一直去問、一直去問。」

收入豐但工時長

這幾年經營下來,終於客源固定了,一個月10萬元左右的收入也算穩定。但尤禮幾乎全年無休,「這個工作沒有很多人喜歡做很久,很累啊!我生活只有工作跟睡覺而已。」每日凌晨2點半上工,天亮後四處送菜,颱風天樹都倒了也得使命必達,工時最長曾達15小時。也不是沒想過轉行,但要找到同等薪資養家糊口現在還是有些困難。

這天要送的點少,尤禮預計中午收工,但臨時遇到店家休息,預買的蔬菜得先試著脫手,只能問問其他客戶。「今天的紅蘿蔔不錯,你要不要?還是要菜豆?」從貨車上搬下一箱重達20公斤的高麗菜,再撿些洋蔥、紅蘿蔔放上推車,冒著大雨從後門送進餐廳廚房。

原本敲鍵盤的手,5年來因為每日搬重物結了厚厚的繭,菜的鹼性還有附著的泥土也讓手掌留下洗不掉的黑色污痕。回到家,老婆牽著他的手有些心疼,尤禮卻沒有很在意,這些都是他一個人在陌生國度,撐起屬於他自己的家的印記。

資料來源:台灣壹週刊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美國遊學團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