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消費者要如何挺長榮空服員

《勞基法》修法引起許多爭議,至今仍餘波盪漾。在修法爭議過程裏頭,政府以保持產業彈性為由,希冀在勞動最低標準基礎上,委由勞資雙方協商進行各種彈性調整。但許多勞團跟公民,則認為在勞方弱勢的現狀下,協商勢必是資方說了算;於是,修法的爭議便據此展開。

然而,最近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正展開與長榮航空的勞資協商,希冀能解決讓空服員陷入過勞的航班問題。換言之,縱使資方符合法令,但空服作業的特殊性,依舊讓某類飛行航班的空服員有過勞之虞。如果,政府希冀「勞資協商」是一種正面的彈性效果,那麼力挺「長榮空服員」發起的勞資爭議協商,其實正是為了實踐政府期盼的「彈性」,而非給資方後門的「彈性」。

事實上,如果「民主」是民主國家委交公民的一項程序性武器,據此鬥爭出更高的人權與文明標準;那麼,勞動三權則是受雇者的民主鬥爭工具,並在法律所鋪設的普遍性最低勞動標準,讓不同產業經團結鬥爭的程序,拉抬出屬於該產業的勞動標準;據此,《勞基法》將成為地板,而不會是勞工權益的天花板。因此,在《勞基法》修法通過的此刻,身為消費者且關心勞權的公民,必須用行動抵制長榮航空,這不僅是對空服員的相挺,更是向社會宣稱:勞資協商的彈性,必須是最低標準的《勞基法》往上拉的「彈性」,而非是給資方的後門「彈性」。

我的朋友多年前到英國遊學團 ,曾請託寄宿家庭爸媽帶他到百貨公司採買冬衣,但由於罷工延了幾天才去,迨至重開之際,可謂人山人海。本以為是周年慶,Home爸卻一派輕鬆的解釋道:「勞工因罷工沒有業績,重新開張後消費者用消費來力挺勞工。我們能成為消費者之前,我們是受雇勞動者,這叫做"solidarity"(團結相挺)。等到下次我的行業罷工,他們也會用不同的方式挺我們。」

那時候,我才學到"solidarity"這句話的真義。身為消費者的我們,可以抵制長榮航空,直至資方出來跟空服員解決過勞航班的問題。《勞基法》修法爭議暫告落幕的此刻,這場長榮勞資爭議協商,別具意義啊?!

資料來源:蘋果新聞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英國遊學團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