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恆立志」的兒子與「立恆志」的女兒

讀者投書:黃宗源(建築師)

友人C君的兒子覺得工作一成不變,上班實在無趣,最近又辭職,想找有挑戰性的工作,諷刺的是他上次換工作的原因是工作壓力大,想換輕鬆沒壓力的工作。C君感嘆現在孩子太聰明而心無定性,茫然不知人生的方向。

以前孩子認命守本分,「立恆志」而虛心學習,現在孩子聰明卻缺乏耐心,總是「恆立志」而蹉跎歲月。究其原因與台灣近年的教育改革關係重大,1994年台灣的教育在廣設大學的前題下,大學數量暴增到目前全台有157間大專院校,以人口比例分析,平均每14萬人就有一所大學,密度高居世界第一。也因為人人可以讀大學,學非所用的情況司空見慣,造成教育資源的浪費。學生花費許多時間與金錢,卻不知為何讀大學?該選讀何種科系?畢業後要做什麼工作?

正常的社會人力資源架構應該是金字塔型態分布,上層大學研究所以設計研發為主,中層技職專校以技術品管為主,下層百工技藝則以實務操作為主,各階層恪守本分盡忠職守,形成強大的技術網。行行出狀元,只要堅持努力,立足社會養家糊口都非難事。在溫哥華遇到許多令人欽佩事業有成的投資移民,當年都秉持「英雄不怕出身低,百尺高樓平地起。」的精神,在各行各業努力打拼而奮鬥成功。

如今台灣技職體系與大學的分界不見了,當輕易就可上大學時,已沒人願意再拜師學藝經3年4個月學徒的磨練學習一技之長,人資架構成為倒金字塔形,將多兵寡導致技術出現斷層無法精進。當大家埋怨大學畢業生起薪低時,卻未思考現在大學生量多質降當然今非昔比。而很多學生順應潮流讀大學,不知自己的興趣與性向先讀再說,以致於畢業後才發覺學非所用,只好高階低用或不停轉換工作,因為學藝不精,當然很難出人頭地。

現在學生時興打工遊學,打工代替工作,遊學取代留學。雖說從工作中學習語言,打工遊歷增廣見聞,但是終究比不上留學或工作,無法深入瞭解異國文化。遊學打工如果沒有確切的目標,只是推遲進入社會歷鍊的時間,延緩心智成長的速度。西方社會常見英雄出少年,比爾蓋茲20歲就開創微軟,賈伯斯21歲已創業蘋果,祖伯克20歲時創造臉書,他們都很早就確定目標,創業進入社會奮鬥,而台灣的孩子卻還醉心於遊學打工。

猶記得剛畢業時,與同學拜訪留美歸國同時開業與兼課的老師,請教畢業後該先工作再留學或直接出國留學溫哥華遊學?當時他建議如果不回來或將來要走研究路線,愈早出國讀書取得學位愈好。如果準備回台灣發展,最好先入社會工作一年再出國讀書,因為工作經驗讓你摸清方向,回來也能迅速與社會接軌。三十多年後驗證老師當年的建議確切,愈早確立方向對自己愈有利。當年畢業馬上出國留學回來到學校教書的同學,專心研究發表升等論文,愈早升等為教授者更能心無旁騖的帶領學生做學術研究。留在台灣工作的同學愈早考上證照者,就無需每年為證照考試所困,也更能專心在實務工作上衝刺。時間就是前進的本錢,趁年輕愈早通過就業的門檻,未來的路就愈順暢。

溫哥華遊學國外大學學費昂貴,西人學生若非很清楚求學的目標,不會輕易投資讀學位,因此他們很早就踏進社會,從工作中學習。在國外應徵工作時除學經歷外也很重視Reference ,透過你的前公司主管了解你的能力和團隊工作的協調能力,雇主不在乎你常換工作,只在乎你是否隨時充實自己,因為公司需要的是精進中的人才。因此西人非常珍惜自己的履歷,隨時進修幫自己加分。

溫哥華遊學友人Y君不解女兒已經有一分穩定的工作,卻還利用週末自費進修工作上的專業課程,她說隨時充實專業知識提昇自己,日後跳槽或公司升遷都比別人更有機會。C君的兒子與Y君的女兒同年齡,但是一個「恆立志」一直轉業換工作,一個「立恆志」隨時做專業進修,讓二人對工作的態度產生極大的差別。古人說「君子立恆志,小人恆立志。」,無論各行各業都應該專心致志,方能學以致用發揮所長,人盡其才以貢獻社會。

資料來源:Yahoo新聞

城市生活便利多彩,溫哥華遊學 鄉鎮生活簡單安逸,各有千秋,但就"幸福指數"而言,加拿大一項大型調查顯示,鄉鎮居民的幸福指數高于城市居民。

麥吉爾大學和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溫哥華經濟學院研究人員分析全國1215個社區大約40萬加拿大人關于整體生活滿意度的調查問卷,結合人口普查結果,發現"城市地區的生活明顯不怎麼幸福",城市居民盡管收入更高、失業率更低、受教育程度更高,但更容易不快樂。

加拿大全球新聞網18日援引研究人員的話報道,這可能源于城市居民缺少社區生活,流動性更大,歸屬感較弱,相互之間缺乏信任,人際往來較少,不像小鎮居民有更多共性,人際交流較多。

研究人員説,影響幸福指數的因素還有住房價格,城市地區房價明顯高于鄉鎮。另外,城市居民上下班通勤時間較長,可能因而減少與大自然的接觸,也會影響幸福指數。

調查還顯示,溫哥華遊學加拿大幸福指數最高的地區是魁北克。

資料來源:新華網

留學溫哥華遭詐騙勒索

溫哥華警方透露,上個月共有三名中國溫哥華遊學留學生陷入網絡綁架敲詐勒索騙局,三名受害人及他們家人均受不同程度經濟損失。其中一名中國女留學生,被網絡騙子恐嚇說如不聽從他們的指示,就會傷害其國內父母,嚇得她逃離住處。

電話加網絡綁架騙局
據《環球郵報》報導,警方透露,騙子通過微信叫這名女孩離開住處,不要和家人聯繫,不要用手機或上網,過程中還叫她不斷轉移地點。與此同時,騙子還通過微信威脅這名女孩在中國的父母,說其女在他們手中,要想她安全,得付贖金。

幸運的是,在加中警方配合下,最後在中國找到這名女孩,直到被警方找到時,女孩才知陷入騙局。此外,女孩家人損失錢財金額不大。

警方還透露,這名女孩在Douglas College上學。學校發言人拉爾(Regan Lal)未透露該名女孩的姓名,只說學院學生是首次碰到這種騙局。拉爾還說,新生,尤其是留學生到校時,學校都會提供全面的入學輔導,提醒學生針對留學生的各類騙局,尤其是電話虛擬綁架等敲詐勒索騙局,告訴溫哥華遊學學生接到這種電話,就直接掛掉不給騙子鑽空子。

溫哥華警方發言人羅比拉德(Jason Robillard)說,這種騙局固定模式是,學生先是接到看起來像是中國領事館電話號碼的電話,被騙子在電話中恐嚇他們惹下麻煩,要被中國警方逮捕,只有先錄像,假裝顯示他們被綁架或落入其他犯罪分子手中,才能安全。騙子拿到錄像後,將錄像發給家長進行敲詐勒索,同時叫受害人離開住處,搬到酒店或另找短租住處,才能躲過警方追捕。

小女留學生易成騙子目標
羅比拉德說,學生接到這類電話,以為騙子是中國警方,擔心恐懼之下,騙子說什麼就是什麼。他說,警方再次明確提醒所有留學生,任何人都不會在加拿大被中共警方逮捕。他還說,溫哥華警方與中方配合追蹤騙子下落,警方懷疑騙子的據點可能在國外。

羅比拉德還透露,去年溫哥華警方共收到20起類似騙局報警,最後雖只有三人陷入網絡虛擬綁架騙局,但受害人及他們家人遭受的經濟損失相當巨大。

這類網絡虛擬綁架騙局出現已經有近一年時間,其它大城市也出現類似騙局。多倫多警方透露,最近多倫多警方雖未接到類似騙局報警,但去年11月多倫多有三名中國留學生(年齡分別為20歲、16歲和17歲)被報失蹤,很可能是陷入這類騙局。好在是,三名溫哥華遊學學生在報失蹤三四天後被找到或現身。

羅比拉德說,騙子專找中國大陸小女留學生、溫哥華遊學下手。西門菲沙大學犯罪學教授哥登(Rob Gordon)說,年輕人涉世未深,易輕信他人,加上擔心害怕和孤獨,極易成為騙子的目標,警方和校方需經常提醒這類人群不要輕易上當。

來源:大紀元
針對中國溫哥華遊學 留學生的「虛擬綁架」(virtual kidnapping)電話詐騙案已在加國流傳近一年,上週再次讓兩名溫哥華女生的中國家人誤以為孩子被綁架、支付贖金而遭騙。溫哥華警方(VPD)星期三再次向市內留學生發出警告。

溫哥華警局星期三發布聲明稱,市內上週末共發生兩起中國女留學生被「虛擬綁架」案。在兩起各自獨立的案件中,留學生均接到冒稱中國領事館的詐騙者電話,被告知自己遭到中國當局通緝或需配合調查,還被要求錄下假裝受綁架的視頻,然後前往酒店住宿、與外界切斷聯繫以「躲避加拿大警方的追捕」。

詐騙者隨後將視頻發至溫哥華遊學留學生位於中國大陸的親人手中,假稱其遭到綁架而索要贖金。溫哥華警方發言人Jason Robillard星期三未公布兩名受害人家庭的具體損失金額,但表示受騙金額相當巨大。

溫哥華警方在2017年共接到20起類似報案,2018年迄今則有2起報案,其中3起的受害人家庭被騙去錢財。警方表示,詐騙者有時將電話偽裝成中國駐溫哥華領事館加以行騙,但其很可能並不身在加拿大,因此溫哥華警方正在與中國當局聯絡此案。

警方再次提醒中國大陸留學生:「中國警察不會在加拿大逮捕你,也不會要求你給自己拍照片或錄像、假裝成一個犯罪受害者。中國當局對你的任何合理接觸都會經過本地的警方。我們會幫助你。如果你感到困惑或害怕,要向你在加拿大的本地警局尋求幫助。」


資料來源:大紀元

中國僑網5月9日電 據加拿大《星島日報》報導, 有本地移民律師上月初對2009至2017年加拿大接收海外留學生,及發出的簽證情況作出檢討,其中持學生簽證留加的中國學生,由5萬名急增至逾14萬名,移民律師因此促請政府推出疏導措施,為這群留學生提供適當的支援。
 
  加拿大溫哥華遊學 目前接收大量留學生,在人數上沒有限制,但每年加國接收的永久移民數額則有限制,令人擔心未來許多留學生無法取得永久居留身份。然而,部分留學生卻不以為然,他們認為在加國學習,還是十分值得,部分同學更嚮往美國名牌大學。當中也有決定留在加國讀大學的同學,未來也不排除去美國找工作。
  挑戰自己 離開舒適圈交朋友
  目前就讀溫西區格雷岬中學(Point Grey Secondary School)12年級的陳思寧,最近收到美國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錄取,將會入讀商學系。
  陳思寧說,她在中國讀小學時,因為曾參加阿波斯福(Abbotsford)私校MEI的為期4個月交換生,對本地生活留下美好印象,才決定在9年級時到溫哥華就讀高中課程。她說,我母親從小就重視我的英語教育,曾經和外國人學英語,所以來溫哥華時,不需要上第二語言課程(ESL),對我很快融入高中課程有很大幫助。
  陳思甯表示,溫哥華遊學留學生離鄉別井學習,加上語言障礙,其實很不容易,她們學校就有4至5個中國留學生不習慣,最終選擇回國。"媽媽陪讀很重要,讓我沒有後顧之憂 ,可專心學習。不過到溫哥華上學,其實一開始還是蠻困難,但我喜歡挑戰自己,要求自己離開舒適圈,在交了朋友後才變得外向,喜歡跟別人交流。"她說。
  陳思寧表示,公立高中提供大學先修(AP)課程,選課更加自由靈活。此外,自己能申請到康奈爾大學,特別要感謝溫市常春藤100教育機構。由於過去成功申請的學長推薦,去年暑假起接受輔導規劃申請,才能如願以償。"我每年要繳1.5萬加元學費,四年下來花費6萬加元,還是蠻值得的。"她說。
  本地有親屬照應 盼赴美發展
  來自廣東珠海的安浩誠,就讀卑詩三角洲西誇姆公立中學,他已成功申請到美國紐約大學(NYU)入讀通識教育課程。
  安浩誠是2012年9月來到溫哥華,最初是讀7年班。他說:"我曾經在國內跟外籍老師學過英文,每週上兩個小時,所以英文底子還可以。"
  安浩誠指出,因為中國競爭非常激烈,父母覺得或許加拿大教育比較適合他,加上他的阿姨早就住在三角洲10年,才選擇到溫哥華當小留學生。
  安浩誠說:"這6年學習收穫很大,整體上我很滿意這裡的學習,未來考慮轉念國際關係或金融專業。"
  他說,不擔心無法取得加國永久居留身份,因為本身是想留在美國發展。
  留學生須有監護人 年紀小更要與親屬住
  溫哥華遊學學校局表示,它們安排13歲或以上入讀溫哥華公立學校的海外留學生,寄住於本地家庭。當學生被取錄後,合作寄宿機構Langara College Homestay會為學生安排寄宿家庭事宜,詳盡的家庭住宿計畫指南會寄發給需要申請的學生。
  溫哥華學校局表示,如果學生沒有監護人的話,可申請由寄宿家庭的家長擔任學生的監護人。所有中學生的家長必須委任一位元在溫哥華地區年滿25歲或以上的監護人,其職責是照顧學生,並確保學生的住宿和其他生活所需,包括飲食、衣物和交通得到妥善的安排。中學生必須與成年的監護人或寄宿家長同住。
  如果在溫哥華地區沒有任何人可以作為監護人,溫哥華學校局可以按照個別需要,安排提供寄宿的家庭作為寄宿學生的監護人。
  學校局表示,所有就讀溫哥華學校區的小學學生,必須與父母或成年直系親屬(例如祖父母、姑母、伯母、舅母、阿姨、伯父、叔父)同住。
  喜歡本地教育制度 準備留下工作
  就讀二埠中學(New Westminster Secondary School)的雙胞胎姐妹顧嘉瑤、顧嘉玥,雙雙拿到魁省麥基爾大學的錄取通知,分別入讀生物資源工程和生命科學專業。
  顧嘉玥說,英文學習是國際生學習最大障礙,許多同學往往敗在ESL或英文省考上,當初她們也上過英語作為第二語言課程(ESL)最高級的ELD。11年級下學期,她們曾到迦南英文學院補習雅思,對通過考試幫助很大。大學錄取雅思最低成績需6.5分,顧嘉瑤、顧嘉玥分別拿到7和8分。
  來自上海的顧家姐妹說,她們過去在中國讀普通高中,不是外語學校。"記得讀11班英語特別難,壓力很大,常要熬夜,那段時間特別想家,畢竟國內朋友多。"他說說道。
  為學好英文,二人曾在上英文和社會課,勤查單詞,努力克服語言難關。
  顧家姐妹說,父母當初覺得美國不安全,經常發生槍擊案,才為她們選擇來加拿大讀書。她們計畫未來大學畢業,會繼續留在北美工作,也不排斥去美國就職。
  逾2千留學生入讀高貴林學校
  加拿大聯邦移民部表示,非常重視國際生具有的潛在價值,歡迎他們透過聯邦快速移民(Express Entry)及省提名計畫申請移民,解決本國勞動力市場需求。此外省府指出,卑詩國際學生人數最多學區是高貴林,溫哥華則位居第二。
  聯邦移民部發言人卡倫(Nancy Caron)表示,加拿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歡迎在加拿大留學的人申請成為永久居民。2017年有近1.9萬位專上畢業生持有工作許可,另外有9000多位原本持學生簽證過渡到永久居民身份。"我們認識到具有高等教育背景的潛在申請人價值,他們擁有加拿大工作經驗和熟練使用我們國家官方語言。顯然由於年齡、教育程度、技能和經驗等因素,國際學生是聯邦快速移民的主要來源。因為他們擁有社交網路並熟悉加拿大的生活。"
  國際生畢業後多數可獲工作證
  卡倫表示,絕大多數加拿大畢業的全日制國際學生,都有資格畢業後獲得開放工作許可,這讓他們有機會獲得加拿大勞動力市場經驗,許多人都可以通過聯邦快速移民獲得永久居留身份。2016年11月修例包括,在加拿大完成學業的申請人可獲額外積分。此外,許多國際學生還可通過省提名計畫申請移民。
  移民部表示,聯邦政府移民部長胡森在去年推出的移民計畫,已適度增加永久居民數量。估計到2020年前,加拿大將透過聯邦或省提名計畫,歡迎大約526700位永久居民。
  另一方面,卑詩省教育廳發言人索羅錢(Craig Sorochan)指出,在2016至2017學年,K至12年級共有20438位非居民學生就讀卑詩學校。包括來自海外(如墨西哥、中國),鄰近省份(如亞省)和美國西雅圖的學生。他們中大部分都是國際學生。每個國際學生每年須支付14000加元學費,並且每個月要向寄宿家庭支付額外900加元住宿費用。
  卑詩省教育廳統計,2017至2018年度,國際學生人數最多5個學區,其中首位的高貴林,就有國際學生2036人。

資料來源:中國僑網

歌手曲婉婷與溫哥華市長兩月前已分手

於7月6日發表聯合聲明,證實兩人早在2017年5月份就已經分道揚鑣。但兩人都強調,他們「還是朋友」。

目前33歲的曲婉婷與現年52歲的溫哥華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於2015年初公開其戀情,共交往三年。溫哥華遊學

早在他們公布戀情已結束之前,兩人分手的傳聞就開始浮現。由於溫哥華市長辦公室收到了太多有關羅品信個人生活的查詢,迫使兩人通過公關公司發表此聲明。

羅品信在聯合聲明中表示:「作為好朋友,我們祝願對方獲得世界上所有的成功。」

曲婉婷則表示:「雖然我們已不是戀人,但我們還是親密朋友。」

曲婉婷16歲從大陸前往加拿大留學溫哥華遊學,於2015年開始音樂創作,後以《我的歌聲裡》一曲走紅。目前,曲婉婷曾任哈爾濱市道裡區副區長的母親張明傑被控賤賣國有財產以及貪污、濫用職權等罪名。如果她被定罪,很可能會面臨死刑。

而在2014年,溫哥華市長辦公室發表了另一份聲明,證實羅品信與結婚30年的第一任妻子艾米分手。兩人育有四個成年子女。半年後,羅曲二人公開戀情。

資料來源:新唐人

週一,數百名家長攜子女在卑詩教聯(BC Teacher』s Federation)樓外集會,抗議卑詩教育大綱內的「性別性向多元化教育」(SOGI),反對教導學童性別可變、同性戀正常以至異常性行為等內容,呼籲「放過我們的孩子!」。

當日,各族裔家長手舉標語牌在卑詩教聯位於溫哥華的辦公樓附近集會抗議,呼籲摒棄提倡性解放、異常性行為、性別流動的SOGI教程內容,停止對孩童進行「扭曲性別的、支持濫交的」性教育。與抗議集會相隔一街,數十名學生家長與教師手持彩虹旗與標語,表示支持SOGI教程及當前的性教育內容。

除溫哥華外,加拿大、美國、澳洲三國另有15座城市也於當日發起家長溫哥華遊學罷課反對極端性教育的抗議活動,主旨為「你怎麼敢用公共撥款,摧毀我的孩子的童真」(How Dare You Take Funding To Destroy My Children』s Innocence)。該活動最初由數名學生母親提議,經社交媒體傳播後演變為國際性的家長草根運動。

家長心聲
溫哥華抗議活動發起者之一–文化守護組織(Culture Guard)義工蔡女士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對大紀元表示,同性戀、變性人團體曾大量發聲,導致社會與政府逐漸對其接受;因此家長面對孩子被迫接受的極端性教育也需強烈發聲,才能讓執政者聽到呼聲。「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她笑稱。

另一名參與抗議的華人家長劉先生則表示,自己的孩子雖已長大,但年歲較小的孩童對性教育缺乏辨別能力,心理容易受其中內容的影響。「我一個朋友有一個10歲的女兒。她有一天回家後說:『媽媽,我覺得我80%是女孩,20%是男孩』。」她說。

專程從距溫哥華100公里以外的卑詩省希望鎮(Hope)前來參加當日抗議的西裔女士Linda Evans對大紀元表示,自己最小的孩子只有5歲,卻已經在溫哥華遊學學前班開始被教育「你可以有兩個媽媽,可以有兩個爸爸」等同性婚姻倡導內容,令自己相當氣憤。

Evans表示,自己已請律師向教聯要求自己5歲、8歲和10歲的孩子不參加此類課程,但遭到教聯明確拒絕。「他們回信說,你的孩子不會被允許離開教室的。」她說。「我們作為家長,卻沒有權利說『我們不想要我們的孩子學那些東西』。我們今天來這裡就是為了爭取家長的權利,讓家長有權不使孩子被迫接受那些溫哥華遊學教育。」

她認為,家長利用集會、抗議等形式向教聯和政府發聲非常重要。「當人們發出聲音,當人們去投票的時候,一定會產生巨大影響的。」她說。

來源:大紀元
新華社溫哥華4月22日電(記者李保東)加拿大溫哥華市政府22日就歷史上對加拿大華人實施歧視性法律和政策作出正式公開道歉。

溫哥華市長羅伯遜當天在溫哥華唐人街的華人文化中心宣讀了正式道歉聲明,並表示:"歷史上遭受歧視的陰影至今仍然籠罩著加拿大華裔,我們城市必須首先承認其帶來的傷害,然後才可以向前邁進。"溫哥華遊學

中國駐溫哥華總領館代總領事孔瑋瑋當天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溫哥華市長今天承認歷史事實,對過去非正義非公正的行為進行道歉,是明智之舉,對此我們表示讚賞。"他表示,在加拿大建國和建設的過程中,華人作出了巨大貢獻,這被各種史實證明,也有目共睹。

加拿大參議員胡元豹表示,"今天對溫哥華和整個加拿大來説都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希望所有加拿大人一起反思社會中的歧視現象,並堅決與歧視作鬥爭。

加拿大眾議員關慧貞表示,不希望這一道歉只是一場儀式,期待看到接下來的具體行動。溫哥華遊學

據了解,在華僑華人的要求下,溫哥華市議會從2014年開始檢討該市1886年至1947年間實施的涉嫌歧視華人的政策,並于2017年10月推出相關道歉報告,提出溫哥華市政府應就過往歧視史向華裔社區作出正式道歉。溫哥華市議會同年11月1日一致通過了這份報告。

19世紀後期,大量華工參與修築加拿大太平洋鐵路。但1885年鐵路竣工後,加政府通過《華人入境條例》,用徵收高額"人頭稅"的辦法限制華人定居和入境。1923年,加拿大政府實行新的《華人移民法案》,完全禁止中國人入境和入籍。此外,各省議會還制定相關法規,在華人就業、上學、升遷等方面進行諸多限制。排華法一直到1947年才被廢止。

2005年以來,加拿大聯邦政府、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政府和新西敏市政府先後就歷史上歧視華人的政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