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中共對海外學生的控制

澳洲廣播公司16日曝光中共高級外交官,他們聲稱中共在澳只有三名教育官員,極力否認他們試圖對澳洲的中國留學生施加控制。在澳華人學者表示,「中共對海外澳洲遊學團學生的控制是通過學生聯誼會之類的組織進行的,所以不在於其文教官員的人數。」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去年10月,在中共駐堪培拉大使館舉行的一次晚宴上,中共駐澳洲副大使蔡偉和一等祕書劉威主持招待約12位首次當選的工黨眾議員和參議員們。晚宴上,出席者們針對中共在澳洲的活動進行了「強烈的」討論。就在這次晚宴舉行的幾天前,澳洲外交部次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曾罕見地發表公開講話,敦促澳洲遊學團澳洲的大學更好地保護自己免受日益上升的中共影響力的影響。

出席晚宴的一名議員表示,中共大使館當晚極力向賓客們強調,北京政府並沒有監視澳洲的澳洲遊學團中國學生,或對他們施壓。據信,蔡偉還告訴受邀工黨議員,「大使館只有三名教育領事官員,我們怎麼能對成千上萬在澳洲大學學習的中國籍留學生進行控制?」這位議員說,他和其他賓客注意到,至少有兩部攝像機錄下了當晚的活動。

來源:大紀元

到澳洲留學,杭州女熱情投入按摩事業

海歸回國工作不一定吃香,繼「杭州女孩6年花200萬留學,回國工作被開2000元底薪」的新聞後,四川成都也有一位女孩,花上百萬去澳洲遊學團留學,回國後到一家中醫理療店上班,幹起了按摩師。這位女孩的媽媽說:「她這樣整,叫我們如何出去見人?」華西都市報報導,「她初中剛畢業,我和她爸就送她到澳洲某知名學校去留學了。她在澳洲學了幾年,卻迷上按摩,畢業回國死活要從事按摩行業,要當一個職業按摩師。」張女士講述女兒的經歷,氣憤地說:「花了上百萬送她留學,她就想在成都當個按摩技師,簡直把我和她爸的臉都丟光了。有段時間,我簡直都不想認這個女兒了。」

2015年底,女兒回國後,在成都找了一家中醫理療館,像模像樣地上起了班。為了這件事情,張女士及丈夫與女兒多次發生激烈的爭論。據報導,為讓女兒放棄做按摩技師的選擇,張女士與丈夫做了一個局。2016年春節前後,張女士藉春節旅遊,特別安排一家人去澳洲遊學團深度遊。旅遊期間,特別安排去拜會自己在澳洲的企業朋友。

在這場事先「安排」好的見面中,這位企業家朋友詳細詢問張女士女兒的經歷,當聽說她剛從某校畢業,就熱情地希望她到自己的公司工作。「女兒聽了有點心動,我和她爸立即就在旁邊做工作。幾個回合下來,女兒同意了,很快就在澳洲的企業上班了。」講到這裡,張女士明顯十分得意地說,「女兒哪裡知道,她在澳洲上班所領的工資,都是我悄悄打進朋友帳上的。她掙的每一分錢,都是我給她開的。」

「這一場母女『戰爭』下來,雖然我是勝了,但我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呀。」唯一讓張女士欣慰的是,現在女兒在澳洲遊學團完全安定下來,不僅徹底拋棄當按摩技師的想法,還離開朋友的公司,有了自己的事業。這個月剛完婚,可以說是事業、愛情雙豐收了。

來源:世界日報
週三,聯邦政府教育部公布的大學生對學校滿意度的調查顯示,學生們對澳洲主流大學的滿意度在調查表中墊底。而規模較小的私立大學則贏得了學生們的高度認可。澳洲國立大學(ANU)社會研究中心在聯邦政府的資助下對澳洲遊學團學生對大學的滿意度進行了調查。調查顯示,新州幾所主要大學學生的滿意度排在最末幾名。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悉尼大學(Sydney University)、悉尼科技大學(UTS)和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均在最末10名之內。不過悉尼科技大學尚屬有所改善,從之前的最末一名上升到了倒數第7名。

從全澳來看,學生對大學的平均滿意度為78.5%。悉尼大學獲得的滿意度低於全國平均值,降至74.9%;新南威爾士大學獲得的滿意度也從之前的76%降至73.7%。而同時,一些規模較小大學的學生滿意度排在最前列。墨爾本神學院(MST)獲得的滿意度最高,還有澳洲聖母大學(UNDA)、黃金海岸的邦德大學(Bond University)獲得的滿意度都在90%以上。此次的數據與以前的調查結果相似,澳洲八大院校獲得的滿意度一直很低。

這是教育部首次公開學生對各大學教學、支持和資源的滿意程度。教育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推動了這些數據的公開,他一直支持澳洲遊學團學生對大學教育的感受應該有「更大的透明度」。

伯明翰對費爾法克斯媒體說,一旦特恩布爾政府在2020年解除對大學撥款的凍結,這些調查結果將會是他用來決定大學應該獲得多少額外撥款的部分因素。不過也有一些批評聲音認為這樣的調查是有缺陷的,甚至是毫無用處。澳洲八校聯盟的會長湯姆森(Vicki Thomson)說,她對增加額外的透明度沒有異議,但她也對中學畢業生們發出警告說,不要過分依賴這一調查。

「這個調查工具是有缺陷的,」她說。「我只是發出警告,單單只看學生對大學、特別是對八大院校滿意度調查結果的學生,在擇校的時候需小心謹慎。」
她表示,澳洲80%的頂級總裁、所有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和83%的大使和最高專員上的學校都是澳洲的八大院校。

目前,特恩布爾政府凍結了澳洲大學撥款的增長直到2020年,屆時,撥款將和工作人口的增長聯繫起來,各大學將被迫進行競爭來爭取有限的撥款。伯明翰說,學生滿意度將是其中一個撥款考慮因素。他對費爾法克斯媒體說:「通過激勵大學著重改善學生滿意度和體驗,我們應該會看到畢業生和雇主都會獲益,而納稅人的資金也花得物有所值。」

本次調查結果發表在學習與教學質量指標(Quality Indicators for Learning and Teaching)網站。

來源:大紀元

澳洲政府拼經濟,擴建國家建設

澳洲墨爾本大學是世界頂尖的研究型大學,在2017年聲譽最佳大學位居第46名,拿下全澳洲之首。作為澳洲高等教育的領頭羊,墨爾本大學同時也是許多國際留學生、澳洲遊學團學生夢寐以求的學校。

日前澳洲墨爾本大學(Melbourne University)宣布已與維州政府簽訂合同,出資4980萬澳元購買漁人灣(Fishermans Bend)的7公頃土地,用於建造一個新校區。據《太陽先驅報》報導,這塊土地為前霍頓(Holden)汽車製造廠用地,墨爾本大學將在這裡建造一個世界一流的工程學院 。

該校區將於2020年代前半期開放,目前巴士是市中心通往該地區的唯一公共交通工具。該校區的第一批澳洲遊學團學生將不得不坐校車去上課。

維州財政廳長帕拉斯(Tim Pallas)表示:「政府將在該地區建輕軌鐵路。」,但拒絕確認何時開始。使用新校區的將主要是大學研究人員和研究生,本科工程學課程仍將在Parkville校區授課。

來源:大紀元

震驚!澳洲雪梨要切三半?!

CNN報導,澳洲第一大城雪梨為紓解人口激增、房價飆漲和交通等問題,上月宣布將把這個大都會分成三個城市,但可能需要20年才能實現。這項野心勃勃的計畫稱為「大雪梨區域計畫:三城大都會」,目標是讓雪梨的澳洲遊學團居民能獲得更好的住宅、工作和服務。宣布這項計畫的「大雪梨委員會」發言人說:「我們要讓所有雪梨人享有高品質生活。」

依照計畫,雪梨將分割為東港市(Eastern Harbour City)、中央河流市(Central River City)和西部綠地市(Western Parkland City),但該如何把雪梨幾百萬人口分到這三個城市呢?

雪梨人口估計在未來40年將增加一倍,到了2056年,將從2016年的480萬增至800萬。目前有近半人口住在東港區,著名地標雪梨歌劇院、邦迪海灘(Bondi Beach)都在此區,重要的生活機能設施,包括雪梨機場和中央商業區也都集中在此區。雪梨面臨精華區太擁擠的大問題。

官員希望藉由把雪梨一分為三,說服居民分散居住地。這項策略的基石是創造「30分鐘城市」,所有居民都住在距離最近的都會中心通勤不到半小時的地方。為了達成此目標,政府將建新的公路和鐵路。

三座城市之間都將有新的交通紐帶連接,把雪梨變成「三個獨特又相連的城市」。不過,不會很快實現。

雪梨大學都市計畫副教授席爾(Glen Searle)表示:「我想建鐵路和公路計畫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啟動,因為建鐵路需要補助。」政府尚未表示要投入多少經費。

不過,多數人贊成這麼做。八個月前搬到雪梨的紐約人杜姆比亞(Amadou Doumbia)說:「在此之前,雪梨從來沒有好好投資在整體開發,市中心辦公大樓和漂亮的殖民時代建築林立,但一離開這些區,就到了半都會半郊區。」

席爾說,目前,雪梨人、的澳洲遊學團偏愛住在東港區,「人口密集讓市中心更有活力,而且雪梨東區的氣候也比西區好得多。在炎熱的夏天,東區有海風吹拂。」

規畫的中央河流市將以帕拉馬塔(Parramatta)為市中心,這個距雪梨中央商業區約30公里的郊區城鎮人口約2萬5800,被視為雪梨第二大商業區。

雪梨大學都市計畫教授菲布斯(Peter Phibbs)說:「若好好建設帕拉馬塔,許多住在雪梨西區的的澳洲遊學團也許會通勤到這裡上班。

三城計畫將在帕拉馬塔建一個經濟走廊,引進世界級的醫療、教育和研究機構,以及金融、商業和行政服務。

不過,三城計畫最有趣的部分是把雪梨西區改造成「航空城」(aerotropolis),亦即以機場為中心規畫和建設的副都心。

雪梨西區傳統上居民較弱勢、犯罪率高。但西雪梨機場預定2026年啟用,估計將為此區創造2萬8000個工作機會。按照三城計畫,到了2056年,此區人口將從2016年的74萬增至150萬。政府將釋出更多土地興建住宅,並有一條垂直的鐵路相連。

但三城計畫行得通嗎?

席爾不以為然,他認為「30分鐘城市」構想未必行得通,「還是會有許多人從西區通勤到東區上班。航空城和經濟走廊能創造的就業和人口成長目標訂得太高。」他解釋:「雪梨市中心就業機會有集中化趨勢,這些是知識密集工作,這類工作的集中化也是世界趨勢。」

來源:聯合新聞網

台男澳洲遊學涉恐嚇被關押 家屬哭訴

「我找不到我兒子!」吳媽媽今(10)赴立院召開記者會,指出31歲兒子吳澤濬在澳洲遊學團 ,2017年12月因被澳洲警方認為涉嫌一件恐嚇案件,而被羈押在警局及看守所1個月,經付完保釋金後,隨即又被移民局帶走。在今年3月9日時,被移到耶誕島(Christmas Island)外國人收容所,迄今音訊全無,澳洲方面從未通知台灣政府及當事人家屬。吳哥哥則怒斥,駐外辦事處從頭到尾都很消極,僅回應不干涉司法案件,沒任何正面協助。

吳媽媽在記者會上數度泣不成聲地說,她從去年12月23日以後與小兒子就音訊全斷,完全不知道能透過什麼管道尋找,直到與澳洲律師吳家維聯絡上,才知道兒子被帶走,最後知道他被帶到耶誕島,那裡關了很多毒梟等重罪犯,很害怕他在那邊出事,這段時間心情是跌到谷底,「希望政府跟外交部,救救我兒子。」

吳哥哥則說,找到吳律師後,立刻與布里斯本辦事處聯繫,辦事處卻直到家屬請訴後才得知此事,且對於目前收容之事,辦事處回應都是不干涉司法案件,沒有任何正面、積極協助,「我不滿的是,外交部從頭到尾都很消極,沒有向澳洲移民局抗議或協商,讓家屬很失望。」

台權會秘書長邱伊翎表示,無意干涉澳洲司法,但耶誕島收容情況很糟糕,同時澳洲法令規定,外國人收容制度並沒有天數上限,這些問題都被聯合國、澳洲國家人權委員會等組織嚴厲批評過。呼籲澳洲政府儘速開庭,同時訂定收容上限相關規定,並給予司法救濟協助;而我方外交部應陪同家屬前往探視當事人,並給予積極協助。

律師吳家維提醒:每年台灣有好幾萬人赴澳洲遊學團 打工度假,或留、遊學,但可能在不知覺中就有無妄之災。澳洲移民政策開始緊縮,對犯罪是「零容忍」,自2014年澳洲《移民法》501條款修正後,只要涉嫌暴力行為,不需等法院判決或起訴,就可取消簽證或外籍人士的永久居民證,而關在收容所等於是變項「羈押」,該條文拆散太多家庭。至於吳澤濬涉案為何,吳家維僅說,基於偵查不公開的原則,不便透露。

資料來源:三立新聞網

女同歌手爆「再婚」 渴望得認同與祝福

「坦白小姐」李德筠醞釀2年4個多月總共855天,即將在5月4日推出個人第2張創作專輯《價值觀Vol.02》,這次出輯李德筠透露:「再次發片的感覺有點像再婚,對於流程比較熟悉了,但帶著新作品與大家見面,心情還是相當緊張興奮,很渴望得到認同與祝福!」

過往2年多的時間裡,李德筠帶著歌聲旅行,她除了走出亞洲到歐洲、澳洲遊學團 ;更在對岸拿下「 華語金曲獎」華語女新人,以及「華語音樂傳媒大獎」的最佳民謠藝人。新專輯除了有8首創作,她也再度與師兄陳永龍,合唱新歌〈陽陽〉,還重唱了澳洲民謠〈Waltzing Matilda〉,李德筠說:「我想把這首歌獻給旅行也獻給朋友,希望他們感受到我心中滿滿的回憶與想念。」

李德筠表示,在這麼多趟海外演出行程中,讓她最難忘的是2017年2月到澳洲的布里斯本與雪梨的「聽台灣愛唱歌 Taiwan's Music Beat」演唱會,「因為我在那裡體驗到自由閒適的生活思維、保護良好的自然環境、跨文化的音樂感動,還有好多溫暖真摯的人情。」

從不避諱自己是同性戀的她,與在澳洲遊學團 打工遊學的女友已經分手,現在有了新的伴侶,對於這段感情,李德筠則表示沒有往結婚那個方向去想。

資料來源:今日新聞

澳洲祭出高額懸賞 盼離奇命案證人現身

39歲的華裔女子珍妮(Jenny Rose Ng)1982年被澳洲遊學團兩名年幼女兒發現她身中30刀死亡。警方對這宗36年的懸案尚未放棄,周日(22日)宣布將懸紅由5萬澳元增加至100萬澳元(約602萬港元),希望真相水落石出,緩解珍妮遺孤多年來的創傷。

珍妮的家人來自香港,後來移民澳洲。案發時她已與丈夫分開,自己獨力照顧四名子女。一天兩名女兒澳洲遊學團放學回家吃午飯時,發現媽媽遇害。

負責案件的督察戴爾(Tim Day)指,珍妮的死非常殘忍:「她的子女回家後發現自己的媽媽遭謀殺,實在超乎想像。四名子女在沒有媽媽的陪伴下成長,每一天都活在這宗悲劇的陰影下。」

警方相信仍有知情人士,能夠提供關鍵線索協助破案。

珍妮其中一名女兒2012年向澳洲傳媒費爾法克斯(Fairfax)表示,強烈感覺到兇手十分熟悉她媽媽。
警方相信一名男子在案發當日早上10時30分進入珍妮家中行兇。

來源:hk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