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學,留學,暑假遊學,打工遊學,遊學代辦,美國遊學,短期遊學,寒假遊學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據澳洲廣播公司報導,澳洲政府教育專家小組建議,未來將針對全國一年級小學生的讀寫算術考試採用一種全新的「一對一」的方式進行,在一年級的第3學期中,由老師與學生進行一對一的面試,而面試評估可以口頭進行,不僅只依賴於書寫。教育部長說,這麼做的目的是味了確保學生們的學習不會落後,且該年齡層的學生尚不需適合正式嚴謹的考試方式。澳洲遊學團

讀寫測驗將側重於語音拼讀
對於新的讀寫測驗,專家小組認為,英國政府開發出來的語音字母拼讀考試方法也同樣適用於澳洲。語音教學是一種通過學習字母發音來教孩子閱讀的方法。博士表示,目前在澳洲學校的讀寫考試沒有深入細緻到語音拼讀的部分,從而確定孩子們的掌握情況。「過去幾十年來,大量研究表明,語音教學是學習閱讀必不可少的先決條件,也是預測孩子們的閱讀水平以及他們是否可快速成為熟練的閱讀者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她認為,更為詳細的評估將使學校能夠更好地了解學生的優缺點所在。該小組還建議開發電子評分方法,以讓老師和學校能夠立刻知道結果。澳洲遊學團

教師工會認為建議的考試方式不必要
澳洲教育工會(The Australian Education Union)對專家小組提出這種新的考試方式提出了批評。工會主席海索普(Correna Haythorpe)表示,老師們已經知道了學生的學習差距在哪裡。
「我們不認為讓剛進學校的6歲孩子進行標準化考試是必要的。 我們的學校已經對學生進行了評估,他們能夠確定學生需要什麼。」 她說,「他們所需要的是支持那麼做的資源,以至於我們能夠給孩子們所需要的額外幫助。」

博士的小組還建議,對老師提供額外的支持,以讓他們有時間進行檢查和培訓,並幫助他們解讀考試的結果。她也警告,不要用這個考試結果來進行澳洲遊學團學校間的比較。教育部長伯明翰表示,該專家小組的報告強調了採取行動的必要性。他將與各州和行政區的教育廳長討論如何進行試點和推廣工作。「在學校的早期發展階段摸清學生們的準確情況,教育工作者就能進行干預,給那些需要幫助的學生額外的支持,防止他們落下。」伯明翰說。

來源:大紀元

打破固有想法,讓自己更開闊

暑期將近,遊學團又再成為父母關注的焦點。年僅13歲的女生,去年參加牛津大學遊學團時,發現自己找到真正喜歡的校園生活,回家後竟主動要求到外國升學。原本父母打算完成高中後才讓她去,結果女兒提前今年七月完成中二便前往。她的故事,教我們認識到父母有能力供給,還需要孩子主動追求才能成事。
到英國升學並非洪曼嘉(Melody)的本意。「我一向認為美國教育最靈活最好,對英國教育的普遍印象是死背書,所以牛津不是原本想讀的學校。」說話主動的Melody,有一種渴望表達的熱誠,會搶在媽媽前表達自己的所思所想,看得出中二少女心中追求獨立自主的那股衝勁。
打破固有想法
媽媽Noel自女兒升讀中一開始,便常常留意外國升學資訊,一心希望女兒完成高中後便往外國讀書。Melody讀書成績優異,才剛上中一,便被學校挑選為學生大使,以獎學金方式,於去年3月至11月期間分別到美國、澳洲遊學團和新加坡當短暫交流生,對外國就學有了初步認識。媽媽則看上暑假到牛津大學實地體驗的遊學團,模擬當地學生與教授及舊生一同上課辯論、吃傳統牛津高桌晚宴和玩英式木球,能夠更好體驗大學的生活。
Noel了解女兒對英國的印象,對她說:「不管是否能入讀這間學校,能有此機會,便從飲食文化、教育、風土人情等各方面徹底感受一下。」女兒到牛津後,真的認真地了解上課和生活的情況,更偷空與當地舊生詳談。人在異地,在全英語溝通的環境下,Melody說英語進步了,自信心也大了。回家後,她對英國學習徹底改觀,竟還拋出一句:「我想明年便往英國升學。」冷不防女兒這樣說,Noel看到她的決心和自信,便積極作準備。
鼓勵表達感受
丈夫經營飲食業、自己從事建築家族生意的Noel,承認一直為女兒張羅升學資訊,但女兒的主動讓她意想不到。身為獨生女的Melody,品學兼優,對自己的要求也高。媽媽自有一套育兒的理論:「對?孩子不要一味說不,要給予理由,多問他們甚麼才是好,孩子便會滔滔不絕說個不停。」
劍橋舊生:父母不要幫忙太多
女兒主動選擇生活環境較美國安全的英國升學,又立志讀法律系,Noel終於放下心頭大石。由於女兒有主見,每當她想灌輸新想法時,會先告訴她想做甚麼、為甚麼要做,然後問她是否願意做。
籌辦牛津大學遊學團的Senate House Education董事Samuel是劍橋舊生,他說當年高考時因病住院兩個月,仍要決心考試,之後考進劍橋大學的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他說:「現在的父母都很努力為孩子鋪路,但不要幫忙太多,留下空間讓他們探索。」

資料來源:晴報
澳洲遊學團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 National University,ANU)將進行教育改革,以因應目前國內外瞬息萬變的情勢。副校長施密特教授(Brian Paul Schmidt)上週四在校內重要會議上宣佈了具體變革內容。據堪培拉時報報導,施密特在ANU大學盧埃林禮堂(Llewellyn Hall)對1000名校園職員演講中列舉了ANU未來的教學戰略方向,包括:

為五個全球重點研究項目提供資金;
一個「招收人才」計劃,即將招聘比例至少50%為女性員工的世界級科研人才計劃;
改變ANU招生澳洲遊學團程序,減少對ATAR(澳洲高等教育入學標準)結果重視程度;
創建一個「政策智囊團」,研究制定政府公共政策風險解決方案;
成為澳洲調解原住民與非原住民關係的主導角色。

施密特教授曾獲得諾貝爾獎,他在接受堪培拉時報採訪時表示,ANU部門之間過於獨立已導致聯邦政府資金資助減少的問題。他說:「我們是國立大學,必須提醒自己擔任的特殊角色及重大的責任。這個大學應該像一個大家庭一樣,相互合作是ANU建校時的宗旨,我們必須保證不失去這個傳統。」澳洲遊學團

他還說,目前ANU通過與工業界合作以及其它替代基金來源彌補了大學從政府獲得的資金不足問題。但是,他表示澳洲政府對高等教育還是極為重視的,並已經投入了大量的資助。
施密特還強調了ANU其它重要改革,包括吸引更多澳洲遊學團人才和促進學術多元化等方面。


來源:大紀元

抱著既期待又緊張心情,台灣女泳將「丁妹」丁聖祐今晚將搭機前往澳洲接受科學化訓練,期盼成績能夠再次突破,並將短期目標擺在10月宜蘭全大運。澳洲遊學團

22歲丁聖祐一直以來都懷抱著奧運夢,尤其2012年在100公尺蝶式的成績,只差倫頓奧運B標0.01秒,她說:「當時的我,覺得離奧運好近,我相信只要再努力下去、再進步一些,一定會達成奧運夢。」

不過,即便當年只差0.01秒就能前往奧運,這些年卻發現距離是如此巨大,就算她多麼努力並積極練習,成績也無法再次突破,但她知道國外有很多科學化的訓練,能幫助選手進步很多,只是在台灣卻不知道該去哪裡尋求協助,即使求助也受到層層阻礙。

丁妹先前在「體育改革聯會」拍攝「我想要科學化訓練」影片,讓外界很驚訝、也很心疼台灣選手缺乏訓練資源的困境,許多對台灣體育有熱情的前輩,便不斷鼓勵她出國移地訓練,她也在澳洲相中一位較適合自己的教練。

丁聖祐這幾天都忙著整理行李,甚至還得苦思行李該如何準備,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將朝夢想前進即感到興奮,她表示,現在也有點緊張,好想趕快知道澳洲整體訓練狀況。丁妹過去曾至中國移地訓練,但有多位國內泳將陪伴,此次卻是單獨前往澳洲求進步,也要自行打理食衣住行等,但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她絲毫不畏懼辛苦。澳洲遊學團

丁聖祐此行預計在澳洲訓練30天左右,會在10月21日宜蘭全運會點燃戰火前回國,希望透過全運會賽事,檢視自己在澳洲的訓練成效。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 

家長瘋送孩子出國 澳洲遊學人氣夯

目前,不少家長已經著手籌劃暑期的親子出遊行程,出境遊線路預訂已進入高峰期。今年各家旅遊企業的都澳洲遊學團暑期家庭遊、親子遊産品在旅遊行程中更多加入了世界名校參觀、當地人家入住等特色內容。
  
澳洲遊學團相關負責人表示,在“中澳旅遊年”的舉辦、直飛航班增加等利好刺激下,今年暑期赴澳洲遊學人次大大提升,較去年同期上漲3倍,成為今年最火的遊學遊目的地。此外,新西蘭五年往返簽證的實施,也帶動了國人赴新旅遊的熱情,今年暑期赴新遊學人次較去年同期上漲2.2倍,同比大增。攜程旅行網今年暑期與新西蘭旅遊局合作,推出了CtripKidsClub全真課堂,孩子們可參觀並入讀當地學校,學習健康、體育、英語、數學、科學、技術、社會科學、藝術等課程;還可以加入到多元化的烹飪、縫紉、音樂、繪畫課堂中,參加體育比賽、野營等活動。這一線路也為家長們設計了有趣的行程,家長除了陪孩子入學、參加開學典禮外,還要親自前往附近大型超市購買生活用品、食物,並參觀Wentec理工學院。

澳洲遊學團推出的“澳大利亞悉尼、黃金海岸、墨爾本私家農莊親子體驗營”,安排澳洲當地中小學進行插班學習,孩子們還能夠親密接觸野生海豚。“美國東海岸名校遊”,將前往哈佛、麻省、耶魯、哥倫比亞大學以及普林斯頓大學,並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參觀學習。驢媽媽“英國10晚12日一國深度遊”博物館奇思妙想之旅,帶領遊客深度玩轉大英博物館、國家畫廊、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安排教育部專家講解,以及一晚博物館夜宿。“全家人的暑假”主題係列旅行産品,聚焦學齡少年兒童家庭暑期的澳洲遊學團出遊需求。也設計了美國常春藤十大盟校的深入參訪和交流、英國牛津倫敦留學生活體驗、皇馬足球俱樂部訓練體驗營、東京動漫見學深度遊、澳大利亞海豚島海洋生態之旅等主題産品。
  
此外暑期産品豐富多樣,例如絲路主題遊、幸福私家團、暑期趣玩季、遊學夏令營、戶外、體育、滑雪等,還有今年新推的小吃街大胃王、全球旅拍、閨蜜去旅行、百人盛典等主題。特別是,為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凱撒旅遊暑期産品基本覆蓋絲路沿線國家和目的地,絲路主題遊覆蓋了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亞美尼亞等地。戶外産品中,“悅露營係列”可在乞力馬扎羅登山露營,悉尼、黃金海岸房車露營,或是厄爾布魯士登山露營;“樂騎行係列”可圍繞臺灣環島騎行、青海環湖騎行;另有貝加爾湖徒步、西班牙朝聖之路等徒步産品。



來源: 新京報

在澳大利亞,中國留學生批評大學教師評論涉及中國話題的新聞近來頻頻出現。這個現象受到澳洲媒體關注,當地中國使館與學生組織的關係亦引起媒體質疑。
早前澳洲紐卡斯爾大學一名印度裔講師被指在課堂及測驗中,將台灣及香港稱為國家,引起該校中國留學生不滿,雙方交涉的錄音在網上流傳,澳媒報道指中國駐悉尼領事館已"介入"此次爭議。
澳媒關注中國留學生的類似行動,以及中國使館對留學生的影響,是否令校園內的言論自由受到損害;但中國官方及媒體則批評澳媒"抹黑"。
澳洲校園一月內再現辱華標語 根源何在
「吃中國人」T恤引爭議 中國駐德使館抗議
觀察:"美國空氣甜美",網民為何敏感?
有澳洲學者向BBC中文表示,中國留學生基於民族主義的立場,阻止其他師生表達意見的情況正在引起關注,但比起質疑中國當地使館在事件中是否起了作用,更應當質疑媒體的"挑動"。
事發經過:中國留學生為何不滿?
紐大師生的對話被錄音及公開。錄音中的學生稱,講師不應反覆提及台灣是國家的說法,令中國學生感到「不舒服」,對他們"造成傷害"。而錄音中的講師則回應,他本人認為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如果你認為我不應該試圖影響你的看法,那你也不應影響我的看法」。澳洲遊學團 
當地中文網媒《今日悉尼》公開這段錄音後,在中國的社交網絡引起迴響。
紐卡斯爾大學發表聲明,指有關課​件來自國際貪腐監察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一份報告,當中以"國家"(Country)一詞指代國家及地區,包括台灣及香港。聲明指,校方期望教職員及學生均能尊重文化差異及敏感領域,但對講師與學生的對話被秘密錄音及公開,令事件失去循校內渠道處理的機會,感到失望。
這是澳洲兩星期內第二宗類似事件:早前,悉尼大學一名印裔講師在課上展示了一張地圖,當中將中印爭議領土劃入印度範圍,引起中國留學生不滿,該講師最終道歉。
中國領事館是否介入?
澳媒《澳大利亞人報》本周引述紐卡斯爾大學校方發言人指,正就事件與不同持份者聯絡,當中包括中國領事館;一些澳媒以"領館介入"來報道事件。
《今日悉尼》引述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教育組參贊牛文起稱,已就事件與校方聯絡,批評該講師的行為觸碰到"一個中國"底線、傷害留學生感情,要求校方"盡快採取措施",以免影響該校與中方關係。
牛文起這段表態被中國媒體廣泛引述,包括官方的《環球時報》及《人民日報》網站。 BBC中文嘗試向領事館求證,教育組拒絶回應任何問題,亦拒絶證實或否認這段發言。而紐卡斯爾大學校方亦拒絶向 BBC中文證實,領事館是否正就事件與校方聯絡。
中國在澳使館對留學生事務的處理方式,引起了澳洲輿論關注。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今年六月發表報道指,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透過贊助中國學生組織,安排學生參與歡迎中國總理李克強訪澳的示威。報道稱,中國學生在澳洲處於「監控」之下,又引述一名中國學生組織領袖表示,若得知有學生計劃針對中國人權問題的示威,她必定會向大使館通報。
澳洲當地學者怎麼看相關事件?
類似事件相繼發生後,澳大利亞有學者投書《紐約時報》,質疑中國留學生「威脅澳洲大學開放性」。
中國留學生的民族主義情緒和觀點,是否影響到大學課堂上師生的表達自由?蒙納士大學中國研究講師班尼(Jonathan Benney)向BBC中文表示,在澳洲大學學界,這個現象越來越廣泛,已經引起不少學者注意。
班尼指出,中國學生表達自己的立場沒有問題,但他自己及身邊很多大學教師,均曾遇到中國學生阻止他人批評中國的情形,這的確對其他師生的表達構成了限制。
墨爾本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副主任卓少傑(Sow Keat Tok)認為,隨著中國在澳留學生增加,加上中國留學生越來越自信、敢於發言,這類事件將會越來越多。但他相信,中國當局的影響並未深入到澳大利亞的教室,一些中國留學生針對他們認為"政治不正確"的看法提出異議,是出於"下意識"反應。
班尼也同意,這些通常都是學生自己的真實意見。他認為一些中國留學生會用民族主義式語言討論中國問題,並非因為受到政府左右,而是因為他們目前只認識這一種語言。他希望學生可以學會觀察中國問題的其他方式。
卓少傑強調,中國留學生提出民族主義觀點,可以透過課堂討論解決;但報道類似事件的社交網絡媒體,傾向將事件"炒作",而一些媒體擔當"挑動者"的角色,激化了分歧。班尼亦認為,一些具民族主義色彩的中國媒體,會將中國留學生面對陌生環境感受到的不安和挫折,導向有利於中方輿論的方向。
針對其他師生的言論自由是否受到影響,卓少傑說,比起中國使館是否有角色,更加值得關注的是,當中國留學生針對澳洲大學教師的中國問題立場投訴時,大學校方能否捍衛校內的言論自由。
澳洲校園是否出現了反華情緒?澳洲遊學團
在中國,關於中國留學生影響校園言論自由,以及使館影響學生的質疑被批評為抹黑。中國外交部回應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報道時,曾指有關說法毫無根據,要求澳媒公正報道。而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旗下小報《環球時報》就以"中國同胞在海外遭印度人欺負,外媒反而抹黑中國人!"為題報道紐卡斯爾大學風波,並批評澳媒"把中國學生的合理抗議與不滿妖魔化" 。
中國媒體認為,更值得關注的是澳洲校園內出現的「反華」事件:今夏悉尼、墨爾本及蒙納士大學曾出現"殺死中國人"、"禁止中國人進入"等標語,以及日前澳洲國立大學一名男子在校園襲擊他人,造成多人受傷,包括一名中國女學生重傷的事件。
不過在蒙納士大學任教的班尼就強調,該校絶大部分師生均對這些仇恨言論表明不認同,即使張貼反華標語真的是該校學生所為,也必定是校內的極少數。

資料來源:BBC中文網

澳洲教育部(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的最新數據顯示,2015年澳洲遊學團澳洲大學有將近5成6的學生並非以ATAR(大學入學排名積分)分數、而是使用其它條件進入的大學,這一比例創下過去10年新高。而這ㄧ族群的輟學也在上升中。據雪梨晨鋒報報導,一份高等教育標準委員會的討論文件指出:「輟學通常和ATAR分數有關。」2015年,ATAR分數在91分以上的學生佔本科生人數的10%,比2005年的13.4%下降了不少。2014年的數據顯示,ATAR分數在30至49之間的澳洲遊學團學生群體輟學率最高,為24%;ATAR分數在50至59的學生輟學率為20%,排在第二位。而沒有用ATAR分數入學的學生群體輟學率上升到了近18%。取代了之前排在第三位的ATAR分數在60至69的學生。

而2011年的時候,沒有ATAR分數的澳洲遊學團學生輟學率還衹有15%。
2014年澳洲大學的平均輟學率為21.01%, 比2005年的18.86%有所上升。如果把轉專業但繼續學習的學生計入進去,總輟學率為15.18 %,高於2011年的這一數據12.79%。討論文件稱,雖然澳洲遊學代辦學生的ATAR分數和入學基礎是他們能否完成學業的重要指標,但是其它因素,如在哪個大學學習、是否遠程學習、是否全日制學生以及年齡對他們是否能完成學業有更大的影響。例如,非全日制學生和澳洲遊學團遠程學習的學生不能拿到學位證書的幾率和ATAR分數在50分以下的學生是一樣的。

澳洲大學聯合會(Universities Australia)會長羅賓遜(Belinda Robinson)說:「(討論文件)指出,輟學並不是因為入學標準低或者學生人數上升。大量澳洲遊學團學生沒有選擇通過ATAR分數入學,這不是個壞事。」他還說:「許多調查顯示,許多學生輟學的原因是不受大學控制的,屬於個人原因,如經濟壓力或者家庭責任。」討論文件稱沒有發現「輟學率危機」,並推薦高等教育學校通過提高入學流程的透明度來提高學位完成率,並為那些有輟學風險的澳洲遊學團學生提供早期支持。根據2014年的數據,在新州,澳洲南十字星大學(SCU)的輟學率最高,達24.54%。全澳輟學率最高的是塔斯馬尼亞大學,高達38.13%。而知名學府墨爾本大學的輟學率衹有3.74%。

來源:大紀元
澳洲科研機構(CSIRO)的一項最新調查顯示,過去一年中,有10%十四五歲的未成年人告白他們曾有自殘行為,5%曾試圖自殺。其中,同性戀者是高風險人群。據澳新社消息,澳洲兒童縱向研究(LSAC)項目對3000多名未成年人進行了調查。調查發現,澳洲遊學團女孩比男孩更容易出現這些讓人擔心的行為。超過四分之一的澳洲遊學團女孩稱他們有自殘的想法,15%的女孩將這一想法付諸實踐,而男孩有自殘行為的比例相對較少,為8%。他們的自殘行為包括割傷自己或者過量服藥。

研究還探究了與自殘相關聯的因素,發現同性戀和雙性戀的澳洲遊學團未成年人自殘風險更高。澳洲家庭研究所(AIFS)的達拉格諾娃(Galina Daraganova)博士說,這項調查再次證實了自殘和試圖自殺之間的關聯。「在那些試圖自殺的人中,近三分之二(63%)的人曾自殘。」

根據澳新皇家精神病醫生學院(PANZCP)對自殘行為的描述,有這種傾向的人會通過故意傷害自己的身體來釋放情緒上的痛苦,或通過這種方式向澳洲遊學團其他人表達他們承受的壓力。大部分自殘的年輕人都會隱藏他們的行為,並且可能從不尋求幫助。澳洲家庭研究所所長霍蘭茲(Anne Hollonds)稱,該調查的發現將這一隱藏的嚴重問題推到了聚光燈下。

霍蘭茲希望能有更多的社會教育和預防措施來應對這一問題,她認為,這是「整個社會的責任」。「大部分此類事件並沒有引起醫療服務系統、父母或朋友的注意,」她說,「醫療服務系統和學校需要意識到這些風險因素,並幫助(自殘者的)父母和朋友了解怎樣最妥善地處理這個問題。」有任何需要幫助或者尋求更多信息的人可以撥打預防自殺熱線Lifeline:13 11 14。



來源:大紀元